风从窗前过

【欢乐颂/谭赵】小赵医生幸福委员会 01

鹿德七:

||谭宗明x赵启平|| 


原作向,1vs1,私设多。日更。


设定:七年前谭赵见过一面,之后重逢先撩拨再相爱。


其实就是个宠小赵医生和花痴谭总的故事o(*≧▽≦)ツ。




(原名:烈日灼金)


01 是金子就找得到


这天,自从收购了鸿星公司之后就很少出现在公司的谭宗明大刀阔步地来到安迪的办公室。


“老严已经查到地址了,在一家养老院,院长对你弟弟不错。”谭宗明一脸春风得意的表情,“这几天老严会安排带你过去找他。”


“什么?”安迪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明明不久前还没有任何消息,此时消息来得太过突然,一时无措,想要走近谭宗明问清楚具体情况,突然一个痉挛,小腿一软,穿着高跟鞋的右脚脚踝一阵刺痛,让她不禁跪倒在地。


“你这怎么了?”谭宗明也有些惊慌,连忙扶起安迪,安抚道,“你也别太激动了,脚怎么样了?”


“没事,不要紧。”安迪坐下,紧紧握住脚踝,刺痛隐约传来。


“算了,走,我带你去医院看看。”谭宗明扶起安迪,不容拒绝地说,“你这腿啊,必须得看看,不然过两天就麻烦了,正好路上我也跟你说说你弟弟的事情。”


“那工作——”安迪回头看着桌上的文件,“下午还有个会议。”


“万事有我。”路上谭宗明大概地说了下老严传回的信息,具体得等老严回来亲自向他们说明。安迪也接了个电话,是曲筱绡的,听说安迪脚受伤,非嚷着让安迪去赵启平那里看看,安迪拗不过她,想想赵医生能力不错,倒也没说什么。


“又是你那小朋友?”谭宗明笑笑。


“是啊,她听说我脚崴了,非要我去上次她治伤的那家医院,找她心心念念的赵医生。”安迪轻轻摇头。


“赵医生,哪个赵医生?”谭宗明随口问。


安迪回想了下当日的情景,然后简单说了下赵医生的事情,笑说:“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医生。”


“还不错?是长得还不错吧!”谭宗明听到赵启平的名字时轻微一怔,随后莫名觉得十分好笑,“从你嘴里说出来的不错,我觉得肯定挺帅,这个必须看看。”


“你必须看什么?”安迪有些茫然,“人家小朋友是女生有些花痴,你看他干什么?”


“这……”谭宗明轻笑不语,看得安迪有些不明所以。




来到诊室,赵启平正忙着给人看病历单,谭宗明扶着安迪坐下,随后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位这位忙碌不停的青年。赵启平感受到头顶一股莫名关切的眼神,抬头对上谭宗明的视线,对方朝他微微一笑,赵启平突然觉得有些烦躁。


“你这腿没什么大碍,”忽视掉那股一直追随着自己的视线,赵启平认真地看了看安迪的片子,然后按了按她的腿,“不过还是要好好静养几天才行。”


“赵医生真心细啊!”谭宗明不无感慨地说,颇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白衣大褂、不苟言笑的青年。


“这是我的工作……”赵启平这才抬头看了眼谭宗明,对方的眼里充满戏谑,他心想,我们很熟吗?


“哎呀,小赵医生,我前两日手有点酸,不如你也帮我看看?”谭宗明靠在桌前笑盈盈地说。


“可以,有空你去拍个片子,我来看看!”赵启平心中的疑惑加深,这人到底是谁?


“这样啊。”谭宗明正准备说什么,突然注意到一旁的安迪正用一种清澈的眼神注视着自己,于是拍拍手道,“下次吧,明天有空我再来找小赵医生啊,怎么样……”


“好啊,我等你。”赵启平平静地回应,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心中浪潮早已翻腾不已,他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这种表面看起来绅士友好、实则肆无忌惮的眼神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到底在哪里呢?


谭宗明送完安迪,回到家后,斜靠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轻摇晃酒杯,看着玻璃高脚杯中灵透醇和、泛着宝石光泽的酒色,低低笑道:“赵启平,好久不见!”




第二天,谭宗明如约来找赵启平看手,赵启平看着片子上完好没有任何问题的手臂,心中猛地叹了口气,随后板着脸说:“你这手没有问题,不用开药,偶尔酸痛时热敷下就好。”


“可是这都从昨天痛到今天了,要是好不了,我还怎么用?”谭宗明斜靠在椅子上,换只手撑着下颚,“病人手受了伤,疼痛难忍,赵医生你这样不管,合适吗?我这还要写字呢。”


“看谭总这样子,还需要写字啊,分分钟口述就完了。”赵启平扯动嘴角,调侃道。


“那我也要签名吧!”谭宗明继续盯着他笑。


赵启平总算知道这人是来干嘛的了,是来找茬的,他放下手中的片子,眨眨眼:“如果你有发烧或者其他严重的症状,你再来找我。”


“哦”谭宗明直起身,微微前倾,头凑到桌面,盯着赵启平,“不错,赵医生说得对,那我就听你的。”


“好了,你可以走了。”赵启平被他看得有些尴尬,轻咳一声,“下一位。”


“别啊,赵医生,我这要是明天厉害了怎么办?”谭宗明不动,仍是意兴盎然地盯着他,“不然,赵医生考虑下做我的私人医生?”


“不好意思,我不出私诊。”赵启平无语。


“哦”谭宗明点头,然后站起身,捋捋衣领,似乎是无奈的惋惜:“好吧,那我先走了!”


“等等。”赵启平站起来,走到谭宗明面前,他的身高比谭总矮一点,面对面刚好看到对方的眼睛,一如既往地戏谑,却又能轻易让人误会为温和,这到底是种什么样的眼神,而谭宗明这个人也是神秘,“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哈哈,”谭宗明盯着赵启平看了半刻,随即大笑,手拍上赵启平的肩膀,“你终于发现了,七年前,我们确实见过。”


“七年前……”赵启平蓦地想起来,曾经有个人嘴里总是念念不忘的“青梅竹马的哥哥”……


“居然是你!”


“对啊,赵医生,当年的一面之缘你想必早就不记得了,谭某可是记忆深刻啊!”谭宗明意味深长,眯起眼睛抿了一下嘴,说,“长高了。”


 










————


这篇之前发过,因为中途修正了大纲,前边有了bug,修正重发了一下。


正在修文,第二章等下就发上来。

评论

热度(152)

  1. 风从窗前过鹿德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