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谭赵】月亮代表我的心 4

阿灰爱吃虾:

谭宗明家里有个手摇式箱体留声机,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说起这个还是源于几年前他去法国参加一个展会。在巴黎逛街时经过一家杂货店偶然间得到的。他这个人没别的爱好,就爱捯饬一些旧玩意儿。


所以当时他走进那家店就被这个老家伙给吸引住了,他仔细端详,居然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询问店主后得知,原来这留声机是瑞士产明末清初时进口的中国。应该是属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不过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应该只有富贵人家才能用的起这东西。


他又问这东西怎么就在这里呢,店主说十年前是一个中国人把这个东西寄放在他们店里售卖。“那个中国人年纪很大了,他看起来很伤感。”店主说。“他叮嘱我不论多少钱卖出去,一定要卖给有缘人且一定是中国人。”


就这样谭宗明只花了不到1万人民币就成了那个有缘人,他千里迢迢带着这个老家伙回到了上海。后来他找人估价这台留声机按照现在的行情卖价达10万。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今晚谭宗明睡不着了,烦躁不安时他想到了这个留声机。书房的壁柜里存放了谭宗明这些年收集到的邓丽君所有的唱片,我们谭总可是邓丽君忠实的小粉丝一枚呢。


除了邓丽君还有京剧,特别是梅兰芳和梅葆玖的黑胶唱片也是收集的差不多了。不过这都是老爷子在世的时候爱听,谭宗明对京剧可欣赏不来。


“浮云散 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 今朝最,清浅池塘 鸳鸯戏水,红裳翠盖 并蒂莲开。 ”谭宗明换了一张唱片,这应该是民国时期最红的一首歌了。因为邓丽君多次翻唱他也间接爱上了听周璇的歌。


最近电视剧里不正在热播一个民国电视剧吗,那里面不就经常有人唱。是谁说这些歌都是老年人听的?现在依然火着呢。


“时间是静止的,流逝的是我们。”谭宗明总是这样认为。


谭宗明开了瓶白葡萄酒光着脚站在窗边,他摇头。


今天自己做了件蠢事。


年轻时虽在爱情里栽了跟头,后来再也没有主动追过人,但这些年游戏人间烟酒女人一样不少,他也没觉得有多快乐。外面对他的传奇经历褒贬不一,说到底自己就是一个生意人罢了。


今天晚上月色不错,天空里除了月亮还有很多星星一闪一闪的像是在诉说着什么。诶,怎么出现了赵启平的脸。谭宗明甩了甩头又揉揉眼睛抬头再看,小赵医生正冲着自己眨眼呢。


“我去...我真是老糊涂了...”谭宗明点燃了一根烟,躺在窗边摇椅上闭着眼睛嘴里哼哼着。“让疾风吹呀吹,尽管给我俩考验,小雨点,放心洒,早已决心向着前。”


谭宗明也不知是怎么的,总觉得夜空中的星星越看越像赵启平的眼睛,闪的他眼睛疼。


他亲了人家啊,总得说点什么吧,不然表示表示也行啊。谭宗明又觉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亲一口怎么了,这都什么年代了。烦啊烦,也不知道烦什么。




床上的手机响了,吓得谭宗明从摇椅上跳了起来。


“喂,安迪?”谭宗明一看是安迪打来的。


“老谭,想请你帮个忙。”


“说吧,你的忙一定帮。”他把电话放在耳边夹着走到书架边把留声机给关了。


“是这样的,我有个邻居她最近很...难过...,但是她很喜欢参加一些高档的酒会...你不是每个月会组织很多这样的活动吗?所以...我想让她开心一些。”


“这有什么,这周末在外滩我正好有个酒会,你就带着你朋友去吧。”谭宗明开玩笑说:“你不是挺喜欢你那几个邻居的吗,都一起带过来吧,反正也不是什么正式的场合大家一起出来玩开心开心。”


“谢谢你老谭,那我就不客气了。”安迪接着说,“对了,你的脚好点了吗?”安迪听老严说谭宗明昨天晚上在家下楼时不甚扭到脚了,听到这消息安迪是哭笑不得,不过她还是得问问。


“脚?”谭宗明突然想起来。“没事了,我早上去医院找大夫看过没问题。放心,明天我就回公司。”


“我说老谭,你可得悠着点。之前你是的手被车门夹了,这次又是脚,你说你身边没个人照顾着怎么行呢?”安迪就老谭的个人问题不知和他交流过多少次。“就没有中意的?”


“家里有桂姨,我不需要别人。”谭宗明回答道。


“桂姨终究是要变老的,等她百年之后你的身边总要有个人陪着你不是吗?”


“好了安迪,我们不讨论这个了行吗。”


“OK,goodnight。”




“先生睡了吗?”管家先生敲了敲房门。


“什么事?”谭宗明把门打开。


管家先生递给谭宗明一支钢笔:“这是我是今天整理车子的时候在后座椅上捡到的,我看这应该不是先生的,想必应该是今天那位赵医生的吧。”


“谢谢,您去休息吧。”谭宗明接过笔点点头。“这么晚您还不睡?”


“呵呵,先生不也睡不着?”管家先生指着桌子上喝了一半的酒瓶。“晚安,祝您做个好梦。”



赵启平接了一个急诊,一个40岁的男性在工地上被一根钢筋直插大腿昏迷不醒被送到六院来。大早上就来这么惊心动魄的,真是够刺激。


几个科室联合手术,直到手术室的灯灭了赵启平从手术室里出来。


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被一众家属围成一团,他只看到一个差不多5岁大的小女孩和一个年级稍大的老人,应该是小女孩的奶奶。


老人似乎很镇定但赵启平看的出来她其实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只有小女孩走过来拉着他的裤子:医生叔叔,我爸爸他怎么样了?”


赵启平扯下口罩蹲下来揉揉小女孩的头:“你爸爸已经没事了,但还要再观察一段时间因为那根钢筋已经生锈了,怕会造成二次感染。”赵启平拉着小女孩的手走到老人面前。“您是她的奶奶吧?您的儿子手术很成功,不过还要再观察几天,如果...”


“谢谢你医生,我们不观察了。”老人抹去眼角的泪水。“和你说实话吧,我这儿子没什么文化,好前几年他媳妇外遇跟人跑了,卷走了家里大部分的财产,我老伴也因为这事心脏病突发去世了。现在家里就我们仨,生活来源都靠着我这儿子,哪知道今天突然出了这样的事情...手术费我会尽力凑齐的...但是住院费我真的承担不起...今天我就带他走。”


“诶诶,老人家。”赵启平拉住老人,“这件事情总有办法解决的,您先别着急。人只要活着比什么都强不是吗,况且你也要为您等我孙女考虑考虑吧?”


“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老人抱紧了小女孩一度哽咽。


“哎哟老人家,您要是现在把您儿子带家去那他可真的就是没命了!这样吧,这事我帮您。”


“谢谢医生,我们虽然穷但也...”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我会和院长申报核实你们家的具体情况如果属实,我们是可以减免一部分的费用的。加上我们院设有贫困家庭的资助项目,你们目前的压力是可以解决的。”


“真的吗?”


“是真的,先去吃点东西吧。下午你们应该可以去探视了。”赵启平笑着说。


老人家拉着小女孩要给赵启平磕头,他被吓得不轻,他可想多活几年。嗯,是得找几个施主化缘了。


————————————


谭宗明:我啊 我有钱( •̥́ ˍ •̀ू )

评论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