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凌李/非ABO生子】I was made for you 8

青城山下白素贞:

前文:http://750993712.lofter.com/post/1dac719d_ba89871


老凌小心!酒品不好的李熏然要耍流氓了!😂


八.


那天之后,凌远都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李熏然,只要闲下来就一轮一轮地查房,一个病人一个病人地嘱咐,可是无论怎么装作不经意,他最后都会查到李熏然受伤的同事房间,还都赶上午休或者下班时间。


如此的清纯不做作,让李睿都觉得受伤的小警察是不是跟凌远有一腿……


这不,李睿向韦三牛使了使眼色,今天又去了。




“小刘啊,今天感觉怎么样啊?”凌院长表面冷静心里打鼓目不斜视地进了病房,看不看得着李熏然都让他紧张,那莫不如就不去看。


“好多啦,谢谢啊凌院长,您工作这么忙,就不用天天来看我了。快坐,副队你快起来,让人家坐坐!”


好!!!凌远立刻转过头看着扶手椅上的李熏然一脸微笑。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天天来看你,我工作就不忙……来,凌院长坐。”李熏然刚要起身就被凌远按了回去,顺手又把自己拎来的水果塞到他手里。


“没事,你坐,你们工作这么累,又危险,好不容易正点下班好好歇歇,我这习惯了。这是他们团购的时候买的葡萄,给我分了一点,我不爱吃甜的,正好给你俩一会吃了吧。”凌远一边翻着病例,一边装作漫不经心地背台词。


“哎呀,凌院长,你这,我真不好意思,你看,昨天你送的汤我和副队俩人都喝不完,今天又拿水果,我真不好意思,要不您带回去给您家里人吃吧。”刚说完,李熏然下意识瞪了他一眼,自己也尴尬地不敢看凌远。


“啊,我家就我一人,没事,不吃该坏了,你俩小孩一人几个就没了。”凌远看着李熏然的尴尬脸就得莫名有趣,“你副队说了,一个小伙子在外地,工作又这么危险,我们照顾照顾你没什么的,我也喜欢照顾人,行了,你这没事,我也放心了,我就回去了。”


李熏然见他要走,赶紧抓了外套跟了出去,把葡萄往床位一扔,“吃吃吃!我走了!”


“诶,我——”




凌远刚出病房没两步,就被李熏然追上了,小警察站在他旁边 ,两手插在兜里,微微歪着脑袋收着下巴,“那个,凌院长,谢谢你这么照顾我们这孩子,天天往这跑还送东西的。”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像是刷在凌远心头上,弄得凌大院长不好意思了起来。


“哎呀,没事,我这也算是本职工作,再说这是为了保护人民群众英勇负伤的人民警察,多照看着点应该的!”凌远笑着拍了拍小警察的手臂又要走,却被李熏然拉住了。




“要不我请你吃个饭吧,就当替他谢谢你了?”




“好。”




俩人商量了一下,把车停到李熏然家楼下,然后再在附近找一饭店,喝点酒。




一喝上酒,话就多了起来,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说着就酒逢知己千杯少了,凌院长充当知心大哥,给年轻人排忧解难,小李警官越说越起劲,案子多难办,工作多不容易,家里人逼得多紧,暗恋的女孩子多瞎,说到后来凌远听得哭笑不得的,这孩子也真放心自己,什么都干往出说啊!


凌远一看他明显是多了,就赶紧付了钱,领着人回家。


一路上李熏然时而对国家大事侃侃而谈,时而絮絮叨叨抱怨着少年烦恼,凌远苦笑着答应着,两个一米八多的大男人磕磕绊绊地好半天才回到了楼上。


凌远把他撂在床上,去给他投了个湿毛巾擦擦脸,一边擦李熏然还一边比比划划晃来晃去,凌远烦得很,就一手搂住他,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才能让他不乱动,只是还是一样的絮絮叨叨。


“哎,我说,那个——对,啊,就是,哎,凌远……”


凌远无奈地回应着,一手擦着他躲闪的小鼻子,“嗯,我听着呢……”


“那——那天,啊,在,那个酒吧,你知道,我为什么就——就,嗝~”


“你这孩子,愁死了……”凌远别过头皱着眉,但手上还是没放开。


“就找——找你吗?”李熏然不管他,依旧自顾自地说着,“我,我跟你说,那是因为,因为你看起来特,特别有文化,特别帅,还有钱,嘿嘿嘿嘿,我一眼就看上你了,嘿嘿嘿嘿~”


凌远楞了一下,又笑了,把他放倒,帮他把外衣脱了,盖上被,俯下身子,摸了摸他的额头,“好了好了,你独具慧眼,赶紧睡吧啊,明天还上班呢,睡吧~”


凌远坐在床边,看他安静下来了,给他倒了杯水放在床头就打算回去了,刚套上外衣要出去就听见背后有声,还没等他回头——


“凌远!”


声音大得吓得他一抖,他赶紧转过身,却突然说不出话来。


衣冠不整的李熏然跪坐在床上,歪着头,黑暗中,两只水汪汪的大眼似乎长在了凌远心里一样明灭可见。




“凌远,如果,我真的看上你了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lo主对不起大家,已跪……


拖延癌真可怕,我要努力克服他!


爱你们,谢谢大家的不离不弃!





评论

热度(54)

  1. 风从窗前过青城山下白素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