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楼诚衍生/凌李】竹马竹马 二十四

黄桃罐头:

chapter 24


饭后抢着刷好了碗,李熏然连蹦带跳地冲进凌远的房间里,却正见到他哥故作镇定地放下了手里的手机,脸上有一丝丝的慌乱。


李熏然大眼睛骨碌碌一转,眼神最终定到了凌远的手机上。


“哥?那个挂坠谁送你的?”


凌远愣了下,继而掩饰般地捂住嘴咳了下,“嗯……朋友,朋友送的。”


“朋友?”李熏然瘪瘪嘴巴,鼻子耸了下,小步小步地靠过去,拎起来看了看。


凌远的手机是高考结束以后凌院长给买的,本来养父还要帮他买下笔记本电脑,但被凌远以价钱太贵用途不大为由拦下了。从前小的时候还好些,成年以后,凌远在钱的事上总是格外敏感,总怕欠了情。


黑色的诺基亚手机握在手里刚刚好,因为用的时间并不久,凌远又细心,所以外壳还是干干净净光泽度很高的。手机顶端有一个挂配饰的小凹槽,不长不短的小黑绳下面,坠着一只棕色有机玻璃的Q版小猴子。


李熏然捏在手机左看右看,这只卡通小猴子笔墨简单,却表情生动可爱,手里抱着的大香蕉映衬得整个画面色彩和谐,又平添了几分顽皮跳脱。


这可不是他哥的风格……李熏然默默撇嘴。


“喜欢?”打李熏然一拿起这个小挂饰,凌远就瞧见他眼睛一亮。这个吊坠做得确实活泼又不失精巧,别说一向喜欢小动物和卡通片的熏然,就是凌远自己,当初一见到时也有些爱不释手的感觉。


李熏然眼睛骨碌骨碌一转,握着小猴子就不撒手,“哥~送给我呗。”


“想要啊?”凌远倒是不怎么在乎,虽说是女友送的,不过但凡熏然想要的,他还真没有什么舍不得的,不过一时兴起了想逗逗李小猴子,“拿什么来换?”


“我成绩提高了啊!”李熏然脱口而出,然而用凌欢口里很是“恬不知耻”的姿势扑过去黏在凌远身边碎碎念,“哥送我吧送我吧,我再送你一个新的!这个给我吧给我吧……”


坐在床边的凌远笑呵呵地伸手扶住闹腾的李熏然,防止他一时动作大了滚下去磕着,“真这么想要……那就送你了。”


“噢耶!”李熏然开心地拿脑袋在凌远怀里顶了下,以表示那激动的心情,接着就迫不及待地笨手笨脚去解挂在手机上的绳扣,看起来比领自己的零花钱还兴奋。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要,然而就他哥刚刚那反应,想都不用想这东西肯定来路有蹊跷……嗯,没错!他李熏然的嗅觉可是一向灵敏得要命的~


这一年的新年过得很是热闹,已经成年的凌远和有了奔跑方向的李熏然默契地在不知不觉里变了样貌和心绪,就连一向见面掐的凌欢,在这寒假的一个月里也不免多看了这个从小的冤家李熏然几眼,总感觉,这家伙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而等她再一次见到凌远时,已经又是一季炎热。


那个暑月里李熏然以他最大的努力考上了市里的重点中学,虽然不是重点班,但是这样的成绩对于全家人来说,都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惊喜了。


凌远回家的时候似乎情绪并不怎么高涨,学校的课业本就繁重,他那从一开始就有些飘忽的恋爱更是越发地添乱。林默然算是通情达理的女孩,但是恋爱中的人,哪怕是再理性,也受不了这样太过理智冷静的恋爱模式。


很多时候,林默然都在怀疑凌远根本就不喜欢她,哪怕是一点点。虽然每次她提出的约会凌远大都不会拒绝,可她这个男朋友就像接受了指令的机器人一样,虽然会按时赴约,却永远不会有丁点的主动和逾矩。看着别的校园小情侣总是甜甜蜜蜜地腻在一起花前月下,而她自己这边,凌远就连牵手和拥抱都要在她无数次的暗示之下僵硬地完成。


对于一个女孩子,特别是从小成绩外貌都出众的骄傲女孩子来说,这简直是莫大的讽刺和挫败。


终于在一次有些沉闷的单方面争吵以后,凌远有些郁闷地拖着行李箱归家过暑假,他实在有些弄不明白女友的心思,或者说是搞不清楚恋爱应该怎么谈。再说破一些,他承认虽然对林默然有超出别人的好感,但那究竟是不是爱情,或许他也该有个时间好好考虑一下了。


穿好手术衣戴好口罩,刷手完毕后凌远跟在主刀大夫、一助二助和器械护士身后,进了手术室。


这家私立医院的院长是他的养父,对于因立志成为最优秀的肝胆外科医生而学医的凌远来说,这层关系给了他最便利的观摩和实践机会。真实的外科手术比起学校实验室里解剖小白鼠和研究“大体老师”来当然不可等量齐观,一场大手术的过程对于凌远来说,不仅是体力上的挑战,更是对观察力和脑力思维的考验。


午饭是在值班室里匆匆解决的,下午临时加了台重要的手术,凌院长决定亲自主刀。凌远对于这场跟在养父身边的手术尤为重视,直到换手术衣的前一刻,还在翻带来医院的课本和资料。


李熏然有些无聊地在家里等着凌远来带他去书店买辅导资料,可是左等右等,三根冰棍儿两只水蜜桃都啃完了,却还没看到他哥的影子。


不耐烦的李熏然口袋里揣上钥匙找出门来,正看到隔壁家属楼的单元门口刚刚走出来的凌欢。


怎么又是你?!


对视的瞬间,两个人难得的心有灵犀。凌欢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用猜都知道这家伙是出门干什么的。


“别问,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凌欢一摆手,制止住了李熏然刚刚准备讲话的动作,“我哥在医院呢,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回来。”


得到情报的李熏然兴致勃勃往医院方向跑,路过大门口小商店的时候,还贴心地给他哥买了好几瓶解暑的冰饮料。


哪知道刚刚进到医院大厅,李熏然就看到的让他终生刻骨铭心的一幕——


凌院长歪歪斜斜地仰面往后倒下去,看不清楚什么状况,而他身旁的凌远,胸口和手臂上沾满了鲜血。

评论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