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谭赵】为了遇见你

阿墨:

 @蓝子 答应给亲爱的点梗,为了你我也是很拼了,祝食用愉快,文有些长可慢慢食用~


 


01


 


谭宗明跟在凌远身后随意打量着周围听他介绍,第一医院自生殖中心之后,凌远就有意愿向其他一些重要科室投入更多资源,然而资源并不是想要就能从天上砸下来,为此,凌院长只能想方设法地利用各种途径寻求化缘。


 


和谭宗明是在一次饭局上偶然认识的,相谈下来双方甚欢,谭宗明的名声凌远早已有所耳闻,年纪与自己相仿却已凭借自己双手创造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晟煊涉及到许多领域唯独没有涉及到医疗,谭宗明最近正好也有向这方面发展的意向,凌远自然是不能放过这个机会,约了谭宗明来视察自己带领的第一医院,好就目前的形势谈进一步的合作方案。


 


赵启平昨天刚值完大夜,早上查完房后嘱咐了身边的实习医生几个病人的注意事项,就往办公室走去,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昨天白天接了手术,晚上又连着大夜,即使年轻也架不住这连番的折腾,现在的他只想快点回他那个蜗居躺在床上睡到天昏地暗。


 


谭宗明在二楼的落地窗内向外望去,在看到对面回廊上走过的一个人时,不由驻足了脚步,那人穿着一身白净的医师袍,身形挺拔,目不斜视地向前走着。


 


“谭总?”


 


凌远在前面发觉身后的谭宗明并没跟上,回头一看他正在看向回廊的方向,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但那里什么都没有,他有些疑惑地问,“怎么了?”


 


“没事。”


 


谭宗明回过神笑着跟上了凌远。


 


也许是看错了吧,他心里想。


 


02


 


赵启平是被一阵声声不息的手机铃声给吵醒的,他睁着朦胧的眼,手无意识地向床头柜摸索着,好不容易摸到了手机,按下接听键,就听到一个有些欢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启平,晚上出来撸串吧!”


 


“不去。”


 


赵启平毫不犹豫地拒绝。


 


“为什么?你今天不是休息吗?”


 


“我要睡觉。”


 


赵启平的声音有些低哑带着点刚睡醒的慵懒。


 


“来嘛,老凌今天有饭局他不会回来吃的,正好我们去撸串啊,我跟你说我新发现的一家烧烤特别棒,尤其是他们那的肉……”


 


“闭嘴!上次就是被你拉去撸串,你家老凌让我多值了两个小夜,这次再跟你去,还不知道会被怎么了,求放过。”


 


“别呀!我好不容易有这么宝贵的机会你忍心吗,你都不知道这阵子我都快成兔子了,专吃草。”


 


赵启平被手机里那滔滔不绝的话吵得瞌睡都跑了,他扒了扒头,“好了好了,我答应你就是,我是上辈子欠你俩的,这辈子就被你俩轮着折腾,你把地址发我。”


 


李熏然得到满意的答案,立刻爽快地说,“好啊,我马上发你,一会儿见。”


 


赵启平切断后不一会儿就收到了李熏然发来的微信,点开地图一看,离自己家还算近,他起身去洗漱了一下,换好衣服出门。


 


03


 


由于离家步行过去也就半小时左右,赵启平没有开车而是直接走过去,到了店里李熏然已经到了,看到他向他招手,“启平,这里。”


 


赵启平坐下后看到李熏然早已叫好了几大盘肉串摆在那里,看这阵势是要大干一场,他也干脆坐了下来,拿起一串肉串往嘴里塞,火候正好且有嚼劲,李熏然也就只有在吃上面的信用度是满额的。


 


“怎么样不错吧,我跟你说这还是我那小徒弟发现的好地方,性价比高又实惠。”李熏然嘴里塞着肉含含糊糊地说。


 


“你也就只能乘师哥不在才能那么嘚瑟。”


 


“革命是一步步来的,不能一蹴而就。”李熏然一挥手,“打伏击是我们的专长。”


 


“吹吧你。”


 


赵启平和李熏然认识也是通过凌远,赵启平在国外拿到学位后接到了凌远的邀请,回国后才发现自己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师哥竟然已经找到了真爱,当看到李熏然的那刻,赵启平就有种从骨子里泛起的亲昵感,两人也算志同道合很快就结交了起来,还常常背着凌远去吃那些被他再三禁令的东西。


 


李熏然当时一手拿着烤串,一手举着啤酒向他干杯:“为我们的革命友谊干杯。”


 


当然,最后两人被院座抓到时已是醉得分不清对方是谁了,院座黑化的后果是一个请了两天病假,一个连值了两天小夜。


 


后果惨痛的,但两人屡教不改。


 


两人最后都喝得有些醉,赵启平还好,李熏然的酒量比他差点,但偏偏每次喝得最豪迈,好在李警官是知法守法的,在吃之前就预定好代驾,等两人吃完,代驾也正好来了,赵启平将李熏然塞进车里,对代驾说了地址,李熏然还在那边嘟嘟囔囔,“你不许走,我们再战!”


 


“战你个头!”赵启平笑骂道。


 


他看着车子在视线中远去,夜晚的风是凉爽的,倒是吹散了他些许酒意,他转身准备回家却听到身后有人唤他,“启平?”


 


04


 


谭宗明和凌远对于投资方面聊得很愉悦,也许下次就可以针对具体方案进行合作洽谈,他看到凌远眼睛瞟了下表,笑着打趣道,“凌院长莫非有约?”


 


“家里有个小孩不太放心。”凌远笑道。


 


“我倒是不知道凌院长竟然都已经有孩子了。”


 


“不是,那是我爱人,只是他平常总是不注意自己。”


 


“既然如此,我们就下次再谈吧。”谭宗明起身向他握手,“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出了饭店,司机已经在门口等候着他,谭宗明坐上车后眯眼向后靠去。


 


车内响起了优雅的古典乐,悠扬平缓,凉风从后座窗里飘进,舒缓着他的神经,他静坐了一会儿睁眼看向窗外,司机把车开得很稳,黑色的迈巴赫仿佛是融于夜色中的鲸鱼,在湍流的车浪里无声地游弋。


 


他看向窗外迷离的灯光,璀璨,夺目,带着大都市独有的一份疏离与冷漠,人与人,车与车,彼此之间留着不远不近恰到好处的距离,擦身而过。


 


他觉得有点累,安迪曾笑他说这是到了年纪开始多愁善感起来,他不置可否地笑一笑,只是在刚才,看到凌远低头看表时脸上一闪而过的温柔让他心里起了一丝羡慕,原来这人也还有这样的表情。


 


他曾经爱慕过安迪,然而安迪对他并没那份意思,他有失意但也仅此而已,就算无法做恋人,那做那个无可替代的朋友也很好,也许是今晚凌远那不显于人前的温柔,也许是夜风拂面而过的温柔,也许是醉意发酵后的微醺,让谭宗明在这样的夜晚不禁有些感慨起来。


 


他的目光无意识地游移着,突然他对司机说,“停车。”


 


车子良好的性能即使是在它猛然停下时也没有什么震荡,谭宗明下了车,向那个人走去,他的眼里有着一丝惊喜和犹疑,终于在那人转身时唤住了他,“启平?”


 


05


 


赵启平转身听到有人在叫他,转身看到了一个男人,男人西服革履,光是看那一身行头和他手上戴的腕表都让赵启平心里咋舌,脑子里浮起了李熏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万恶的资本主义。


 


他在心里想他什么时候结识了这么有钱的主,但来回想了好几遍都没有想出一个人来,酒精让他的脑子一团乱,他有些莫名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你是哪位?”


 


谭宗明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身休闲的打扮,脸上有着几分醉意地打量着他,那双像小鹿一样的眼眨了眨,像是在思索着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上前了一步,“启平,我是谭宗明。”


 


赵启平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他上下来回在男人身上逡巡了好几遍,似乎想把眼前的男人与记忆中的那个人串联在一起,但无论他怎么想,记忆中的那个人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雾,让他怎么也无法看清,他有些迟疑地看向男人,“哥?”


 


“是我。”谭宗明这回确信了白天在医院里看到的确实是赵启平,他问道,“你是不是在第一医院上班?”


 


“你怎么知道?”


 


谭宗明笑了:“看来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聊一聊。”


 


赵启平带着谭宗明去了家里,谭宗明四处打量着这个一室户大小的住处,赵启平的家不大,即使把所有面积加在一起都还不及谭宗明办公室的一半。


 


赵启平去厨房为谭宗明沏茶,谭宗明在客厅坐了下来看着赵启平将茶放到他的面前问,“你就住这儿?”


 


赵启平点头:“这里交通方便,离医院也近。”


 


“那叔叔阿姨呢?”


 


“他们搬回老地方去了。”赵启平笑了一下,“现在他两退休也没事可干,时不时就去报团跟着一群年纪相仿的大叔大妈到处去旅游,不过,哥,你倒是变了很多。”


 


“变得更帅了?”


 


赵启平被逗笑了,他眯着眼笑得得意,“变得更富态了,我还在想我什么时候傍上了这么一个大老板。”


 


“臭小子。”


 


谭宗明虚点了他两下。


 


赵启平看着眼前的男人,记忆中那人的轮廓透过袅袅的氤氲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06


 


谭宗明从小就是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高大帅气,温文有礼,学霸中的战斗机。


 


无论是期中还是期末永远站在顶端俯视底下芸芸众生,每次家长会后父母们总会用羡慕的目光洗礼着谭妈妈,回去再训自家孩子,“你看看人家谭宗明,你要是能有人家一半好,我都不知道要省多少心!”


 


高中时的谭宗明个子窜的飞快,已然超过一米八的个子挺拔的像棵树一样,宽肩窄腰光是站在那里就吸引了一大波的目光,女生们总是会聚在一起私下讨论着他,更有心者会主动送他一些自制的小点心,无论是谁谭宗明总是笑着道谢一并收下,这无疑又让女生们更是好一阵激动。


 


“哥!”


 


谭宗明刚踏出学校大门就看到一个背着书包穿着隔壁小学制服的男孩向他跑来。


 


谭宗明笑着揉揉他的头:“等很久了吧。”


 


小男孩叫赵启平,是谭宗明的邻居,赵父赵母由于工作缘故没法接赵启平上下学,谭妈妈见了就让谭宗明每天去接他一起回家,顺便在家吃饭,一来二去,时间久了,两人的关系好的如同亲兄弟般。


 


赵启平抬头看着谭宗明,漂亮的大眼一瞬不瞬地盯着谭宗明的书包,谭宗明每次都是败在这双眼下,只要小家伙拿这双眼瞧他,他就没原则的妥协了,他敲了一下小孩的脑袋,“就知道你惦记着吃的。”


 


赵启平毫不客气地从他包里掏出那些手工饼干小蛋糕,边走边吃,“这个手艺要比上次的好,上次那个腻的我牙疼。”


 


“少吃点,待会儿吃不下饭我妈肯定要怪到我头上。”


 


“知道啦。”


 


赵启平吃完手中的小蛋糕,将剩余的点心塞进自己的包里,谭宗明不喜欢吃甜食,但又不好拒绝人家姑娘们的好意,因此收到的东西大半都进了身边这只小馋猫的嘴里。


 


 


然而不久之后,赵启平就因父母工作缘故而搬家,而谭宗明与母亲之后也去了美国,两人就这么断了联系,直到今天的偶遇。


 


那时的谭宗明耀眼至极,赵启平每次总能第一眼就看到他,然后迅速地窜到他身边去,而现在的谭宗明比起那时更多了圆滑世故,但在赵启平的眼里眼前的人仿佛是穿梭了时光,记忆中的那个谭宗明与面前这个合二为一,时间磨平了那人的棱角,但他仍能从谭宗明身上看到过去那人的傲然,甚至更甚从前,赵启平忙低下头饮了口茶。


 


07


 


谭宗明那晚并没有逗留很久,他与赵启平互相留了电话微信便也就离开了,两人就像一般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谈心叙旧,然后继续过着自己的日子。


 


谭宗明今天又到了第一医院,只是这次他不是找凌远的,他是来找赵启平的。


 


昨天他发信息来约赵启平吃饭,赵启平一看自己今天没有手术只是正常日班便欣然应允,谭宗明便让人定了位子,安迪看着谭宗明竟然一反常态地提前下班,惊得差点拿不稳手中的咖啡,“你这是去约会?”


 


谭宗明笑眯眯看着她:“是啊,有约。”


 


安迪惊奇:“我能八卦一下是谁吗?”


 


“下次介绍你们认识。”


 


安迪看着谭宗明的背影,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这可真是大新闻,老谭竟然这么快就找到春天了?


 


由于之前来医院时,凌远对他介绍了各个科室,所以他对于地形也还算熟悉,找到骨科还未进办公室,谭宗明就听到一道有点尖锐的女声嗲声说,“赵医生,你今晚有没有空啊?”


 


谭宗明循声望去,一个身材娇小穿着时尚的女子正趴在桌前看着赵启平,赵启平看上去显得有点疲倦,“不好意思曲小姐,晚上我有约。”


 


“什么约会啊,我这边晚上有party,你可以和你朋友一起来嘛。”


 


曲筱绡仍是不甘心地劝说着,她自从上次脚崴了来看病,在见到赵启平的那刻起,就被他迷得七晕八素,然而赵启平跟她以往交往过的男人完全不同,无论她做什么统统不买账,既不逢迎讨好也不冷漠相待,只是非常普通的客套,以一个医生对一个病人的态度。


 


而他越是这样却越是激起了曲筱绡的征服欲,她要的男人就从来没有要不到的。


 


然而赵启平心里是有些烦躁的,曲筱绡已经影响到了他的日常工作,为此凌远还找他谈过让他注意一下,出于礼貌他做不出对女性爆粗这种事,即使曲筱绡已经让他在快暴走的边缘,他也只是对她冷漠拒绝。


 


“不好意思,他跟我有约。”


 


谭宗明踏进了办公室,打断了两人。


 


两人闻声朝他看来,赵启平的眼亮了一下,他的眼里有着欣喜和惊讶,而曲筱绡在看到谭宗明的那一刻态度立刻转变了,她一改刚才的嗲声造作,显得有些恭敬讨好,“这不是谭总吗,您怎么会在这儿?”


 


曲筱绡自从知道安迪的顶头上司是谭宗明后就一直想方设法地想与之搭上线,虽然她家境富裕,然而她的家世跟谭宗明这种商界大鳄相比如同大鱼见小虾,现在真主就在眼前,即使是赵医生的美色对于曲筱绡而言也只能暂时靠边站了。


 


“我跟赵医生有约却不知曲小姐也约了赵医生。”


 


谭宗明是从安迪口中得知她那有趣的邻居最近在疯狂地追求一位医生,但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赵启平,但转念一想也不奇怪,像赵启平这么优秀的又怎么会有人来追,谭宗明笑了笑,他看到之前赵启平想发火却还要忍着的样子觉得有点心疼,那是他从小护着的人,他可从来没见过赵启平要对谁忍气吞声的样子,对曲筱绡也没有了最初从安迪口中得知的兴趣。


 


“原来赵医生是谭总的朋友啊,我都不知道呢,赵医生你怎么没和我说呢。”曲筱绡朝赵启平嗔怪道,赵启平翻着手中的病历没理她。


 


曲筱绡自然也是个有眼力见的人,寻了个借口便走了。


 


待她走后,谭宗明坐到了椅上笑道,“赵医生果然是青年才俊,瞧人家也是懂得闻香识美人的。”


 


赵启平抬头看他:“我跟她没关系,说起闻香那也是闻你的,你可比我香。”


 


“我这满身铜臭有什么香的?”


 


“钱的味道可是最香的,哪像我一身消毒水味。”


 


谭宗明听着他的话起了戏弄的心思:“那能让赵医生赏脸吗?”


 


赵启平没想到被谭宗明给戏弄,脸一下子有些烧,他取过放置在一边的水杯灌了几口压下脸上的燥热,“哥可别来戏弄我啊,我这人意志力薄弱,一百块就足以让我叛变的。”


 


谭宗明大笑着揉了揉他的头:“走,吃饭去。”


 


08


 


所谓有一就有二,上次谭宗明带着赵启平去吃法料,回头就被赵启平直呼资产阶级实在是太腐败了,瞧这一顿都快赶得上他两月的伙食了,坚决从简,以免以后被谭宗明给惯坏了嘴。


 


谭宗明笑说就他那个小身板他还是喂养的起的,要是哪天他失业了,他愿意给他留个家庭医生的位置,被小赵医生直呼要与万恶的资产阶级划清界限。


 


所以这次谭宗明没有去订那些高档餐厅的位子,而是直接让家里的厨师准备,不管是中式还是西式都可以选择,赵启平早已听说过他那大的离谱的别墅,咋舌道,“阿姨住在那里不寂寞啊?”


 


谭宗明笑道:“我妈和我家老爷子住纽约呢,别墅那里我也不常回去,只是有时办聚会或是邀请人时才回去。”


 


“我是不是该说一句能得谭总赏识,深表荣幸?”


 


谭宗明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请你吃饭你还瞪鼻子上眼了。”


 


然而这一顿并没有约成,赵启平临时要做手术,只好打电话与谭宗明约下次。


 


谭宗明听着电话那边的语气有点失落便安慰道:“没事儿,房子在这里又跑不了,想什么时候过来都行。”


 


挂了电话,厨子出来对他说,“谭总,这边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您看什么时候可以端出?”


 


谭宗明盯着手中的手机,厨子的话让他抬起了头,“不用了,你准备一个大一点的保温桶,将每样菜都放进去一些,我要带走。”


 


赵启平的这场手术并不轻松,病人的情况比他想象中还要糟糕的多,他拼尽了全力,却仍没有成功,看着家属随着病床的推出哀嚎哭泣,赵启平只觉得心里堵得难受。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手术台上的死者了,但他仍是想尽自己全力去救治每一个病人,可即使如此也总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他坐在手术室外的等候椅上垂着脑袋一言不发。


 


谭宗明来到医院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走廊上白炽灯明晃晃地打在狭长的走道上,那人穿着手术服坐在椅上垂着头一动不动,谭宗明不知道他这个样子维持了多长时间,他走了过去,站在他面前。


 


走道上静悄悄的,赵启平感觉到有人站在他面前,他抬起酸涩的眼茫然地望去,却看到谭宗明举起了手上的保温桶笑着对他说,“饿了吧,我猜你一定没吃饭。”


 


赵启平感觉胸腔里那颗似乎已经死寂的器官又再次有了跳动,声音越来越大,跳动地越来越有力,他的眼一下子红了,“哥……”


 


谭宗明揉了揉他的头发,赵启平的头发短,有些像刺猬的刺根根竖起,但摸上去却又像是刺猬的肚皮那般柔软,现在的他把这份柔软脆弱摊在了他的面前,让他忍不住想把他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


 


他拍了拍他的肩:“走,吃饭去。”


 


09


 


安迪正在向谭宗明汇报进度,谭宗明桌上的手机却蓦然响了起来。


 


安迪看到谭宗明在看手机上的显示时,脸上露出一个十分愉悦的笑接起了电话。


 


“哥,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赵启平的声音显得有些欢快。


 


“你说。”


 


“我今天有空,你来我家吃饭怎么样?”


 


“你家?难不成你要下厨?”


 


“对啊,你有空吗?”


 


“有。”


 


“好,晚上你到我家来,我先挂了。”


 


谭宗明看着手机一时有些回不过味,赵启平这是向他约饭?


 


两人吃的几次饭都是由谭宗明这边发起的,赵启平因为工作的缘故,有时即使想约也被各种事情给绊住,今天还真是头一次来约谭宗明。


 


也许是谭宗明的脸上笑看起来太傻,安迪翻了个白眼敲敲桌子,“你这是佳人有约?”


 


想来赵启平也算是他的家人,谭宗明点头,“对,有约。”


 


“让我提醒一下,你今晚可有饭局。”


 


“什么时候的事?”


 


“如果你没有接起电话,我正打算和你说。”


 


“那就改期。”


 


安迪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就为了佳人?”


 


谭宗明严肃:“家人自然更重要。”


 


安迪的好奇心被勾起了,之前谭宗明就对这位“佳人”表现的很不一般,现在竟然还为了她推了饭局,看来这位“佳人”在谭宗明心里的影响力非同一般。


 


她想起刚才谭宗明接起电话时,她不小心瞄到的电话显示的称呼,小刺猬。


 


安迪觉得她似乎知道了什么爆炸性的消息。


 


10


 


赵启平这边在超市里采购,挂了电话的他心情显得很愉悦,他推着采购车转身向海产区走去。


 


谭宗明来到赵启平家时,赵启平正在厨房炒菜,他探头看到谭宗明笑道,“马上就好,你先去洗手。”


 


谭宗明一进门就有种回到从前的感觉,那时的他和赵启平回来时,谭妈妈也在厨房里炒菜,看到他们回来就让他们洗手准备开饭。


 


谭宗明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么有烟火气的时候了,年轻时候的他一心只想着向前冲,他不会在意周围的环境对他的影响,但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反而是越发怀念从前,他交往过的人不算少,可那些人都只是冲着他的名或利而来,也许满足的是一时的欢愉,但之后心里却是更加空荡。


 


而现在,看着赵启平在厨房炒菜,他感受到了久违的烟火气,桌上饭菜的香味,厨房里蔓延着的油烟味与炒菜时发出的炸锅声,还有一个人微笑地看着他。


 


他在得到很多的同时也失去了很多,现在想来他其实内心渴望的一份归属就是最简单的,一桌简单的饭菜与一个温暖的微笑,然而这对于他来说却又太难了。


 


“哥?”


 


赵启平端着菜出来看到谭宗明站在那里没动,推了推他,“愣着干嘛呀,洗手开饭。”


 


谭宗明回过神来看着他笑道:“想不到你竟然还会做菜。”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赵启平得意道,“今天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11


 


如果说谭宗明对赵启平会做饭感到惊讶,那他对于这一桌菜肴竟然烧得几乎有他家老太太的水准的赵启平则是惊叹了。


 


“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手。”


 


“这不算什么,在国外念书时吃不惯那边的菜,就只好动手自己做,我这招还是跟师哥学的。”


 


“你师哥?凌院长吗?”


 


“是啊,你也认识?”


 


“我最近正在跟他谈有关医疗器械的事。”


 


一顿饭下来吃得很是愉悦,赵启平还拿了自己宝贝的酒出来,两人边喝边聊,不自觉仿佛回到了多年前,那时的两人即使年龄有差距,但彼此却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可以说。


 


赵启平趴在桌上睡着了,他的酒品要比李熏然好很多,喝醉了也就直接睡过去了,谭宗明看着对面的人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不禁失笑,他起身拍拍那人的肩,那人嘟囔了一声又继续睡去。


 


谭宗明只好把他抬起往卧室里走,将他放到柔软的床上,谭宗明心里嘀咕着看着跟个猴似的,没想到还挺有分量。


 


赵启平翻了个身,谭宗明帮他把手塞进被子里起身要走时却被赵启平拉住了,赵启平盯着他,眼里亮晶晶的,他忽然扯开了一抹笑,自言自语道,“我一定是在做梦。”


 


谭宗明被这样的他逗笑了,这样的赵启平是他从没见过的,“是啊,你现在是在梦里。”


 


赵启平点了点头,“那我就放心了,梦里我做什么都只是梦。”


 


“你想做什么?”


 


赵启平看着他忽然倾过身,轻轻地吻住了他。


 


谭宗明懵了,赵启平含着他的唇滑进了他的唇中,谭宗明尝到了馥郁的酒香,那带着青涩的香甜让他也有了微醺的醉意,以至于他还未有所反应时赵启平就退了出来,看着他痴痴地笑,“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很久了。”


 


谭宗明觉得也许他也醉了。


 


12


 


谭宗明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的赵启平家的。


 


他的脑子完全被那个吻合那句话所占据。


 


“哥,我喜欢你。”


 


谭宗明是个有极度控制欲的人,他喜欢一切尽在掌握的那种感觉,然而有时他也享受一时的偏离轨迹,但无论如何他最终都会将之重新掌握在手里,然而现在的他再次偏离了轨迹,只是这次他却不知该怎么做了。


 


安迪一向觉得自己脾气还算不错,然而现在她开始有些抓狂,谭宗明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出神了,她将文件猛地敲在桌上,谭宗明被吓了一跳,抬起头有些木然地看向他。


 


“我讲的东西就那么无趣以至于谭总连听都不愿听吗?”


 


安迪按捺着火气道。


 


“不,是我的问题。”


 


谭宗明难得的一本正经让安迪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是怎么了?这可不像我认识的你。”


 


“有件事超出了我的轨迹,我本以为也许那条线会一直沿着那条轨迹也应该沿着那条轨迹,然而他现在偏轨了。”


 


安迪联想到谭宗明最近的反应,试探着问,“因为你那位‘佳人’?”


 


谭宗明不说话。


 


“我不知道你与她发生了什么,但是以我的看法是如果你不清楚现在该怎么做,那就暂时保持距离吧,也许你冷静下来你自然会理清你与她之间的关系。”


 


赵启平那日宿醉之后,第二天醒来时谭宗明早已不在了,他也没多大在意,毕竟他对自己的酒品还是有点信心的。


 


他给谭宗明发了信息后不久收到对方的回复说是最近要去国外出差一阵子,恐怕这段时间不能见面。


 


赵启平笑了笑回了对方,哥也注意身体。


 


过了好一阵,谭宗明才回复,只有一个字,好。


 


13


 


赵启平觉出事情有些不对劲是李熏然又拉着他出来吃饭时无意间的吐槽。


 


“启平啊,我跟你说老凌最近可高兴了,说是搞到一大笔投资用来医疗设备什么的,据说对方还是大鳄,老凌为了他可没少花功夫。”


 


大鳄?赵启平联想到之前谭宗明曾与他说过的话,似乎也说过与凌远有合作。


 


他试探地问道:“那人是不是叫谭宗明?”


 


李熏然喝得迷迷糊糊:“好像是叫这个名儿,老凌可高兴了,前几天刚签了合同。”


 


“他回来了?”


 


“啊?”


 


“谭宗明。”


 


“应该吧,毕竟老凌那晚很晚回来呢,来,我们继续喝。”


 


赵启平喝着酒,但到了嘴里却觉得泛起了一阵苦味。


 


他回来了,为什么没有联系他?


 


14


 


谭宗明站在他的办公室里看着窗外,他的办公室位于大厦的顶楼,从大片的落地窗向外望去,灯火迷离,市中心的景色几乎尽收眼底。


 


这段时间他有意避开了赵启平,然而对方的身影却总是不时地闪到他的眼前。


 


我越是逃离,却越是靠近你。我越是背过脸,却越是看见你。


 


他以为他与赵启平保持距离一切就能恢复如从前,然而他发现自己却已没有了最初那般的心境。


 


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对的呢,只是赵启平的一个吻和一句我喜欢你还不足以让谭宗明改变。


 


赵启平像水,像空气,更像是毒药,他润物无声地侵入到谭宗明的世界,待得谭宗明察觉却发现自己如同上瘾了一般无法逃离,无法断开。


 


赵启平于他来说是毒药也是枷锁,让他一边不由沉醉,一边却又为彼此的身份而踯躅。


 


那是他的弟弟啊。


 


铃声蓦然响起,谭宗明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沉默了一会儿后,终还是接了起来。


 


对方那边迟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了,“哥。”


 


“嗯。”


 


“你回来了对吗?”


 


谭宗明一愣,他回来的事并没有对赵启平说过。


 


只听赵启平在电话那头又接着问:“你是在躲我吗?”


 


谭宗明不知该怎么回答,赵启平说,“是不是我做了什么惹你生气的事了?”


 


“没有。”


 


赵启平吸了口气:“如果我做了什么你不高兴的事我向你道歉,你别放在心上,就把那些事忘了吧……”


 


忘了,要如何能忘,这些天,他也想过要忘,然而他做了许多事,他用繁忙的工作来压迫自己,但在结束工作时,那人的影子还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对他笑得眉眼弯弯地唤着他,哥。


 


谭宗明想说什么,然而那边的赵启平没有给他机会,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你知道吗,我一直喜欢一个人,从我离开的那刻起,在很多的午夜梦回中,我想着他,想得不得了,想看见他的脸,想听他的声音,想得不得了,好像是腿上扎着滚烫的针灸,只能忍耐着不动一样。后来,我又再次见到了他,他变了,但即使他变了,却仍是与我记忆中的他重合在了一起,我这才发现所有的想念在见到他时统统变成了喜欢。”


 


谭宗明觉得自己的心像是一块海绵浸透了水,在被人用力一点点挤干。


 


赵启平在电话那边说:“哥,我喜欢你,但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15


 


直到电话那端的忙音传来,谭宗明才像是回过神来,他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蓦地反应过来赵启平刚才说了什么。


 


赵启平喜欢他,那个人说喜欢他,然而现在他却又对他说不要再见面了。


 


谭宗明有许多情绪一时全都涌了上来,但比起其他,他现在更多的是生气,什么叫不再见面了?他以为他在说过那些话做过那些事之后就能当作全然没发生过吗!


 


安迪看到的就是谭宗明如同一阵风般从自己面前急速掠过,安迪有些惊奇地看着那已经消失在电梯里身影,谭宗明刚才经过她身边时,从他身上她看到了过去的谭宗明的影子,强大,凛冽,带着要狩猎猎物的那股凶狠,难道是为了那位“佳人”?


 


谭宗明开着他的那辆黑色迈巴赫一路向第一医院疾驰,但到了医院他却并没有下车,他的视线移向了某层楼的某一个房间,坐在车里默默的等待着。


 


赵启平挂了电话之后坐在办公室不发一语,他本来还要干一份凌远交给他的报告,然而文档打开了老半天,却是一个字也没有打出来,屏幕阴恻恻的光打在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灰败感。


 


终于说清了,明明应该有解脱的感觉为什么却堵得更加难受?


 


面对着空白的文档他叹了口气,今天看来是无法写了,他收拾好东西走出了医院。


 


“启平。”


 


赵启平刚出医院就听到有人叫他,而这声称呼却让他有些不敢回头。


 


“启平。”


 


又一声叫唤,赵启平终于回头,谭宗明从车里探出头对他说,“上车。”


 


“我有车。”


 


赵启平的话被谭宗明打断:“我知道你有车,但我要你上车。”


 


赵启平不再多语,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他刚坐稳,车就立刻启动,一路向着夜色中行去。


 


车上的氛围很沉默,谭宗明没有说话,赵启平也没有说,赵启平悄悄觑着谭宗明,今天的谭宗明和以往的谭宗明截然不同,这样的谭宗明让他陌生,就像是一头猛兽,释放着气息威慑着他的猎物,然后露出那锋利的獠牙撕咬吞噬着。


 


谭宗明将他载到了晟煊,赵启平下车后,谭宗明却牵过他的手,赵启平有些惊讶也有些慌乱,他想挣开却被谭宗明紧紧抓着将他一路带到了自己的总裁室。


 


总裁室里谭宗明没有开灯,他牵着赵启平的手来到了落地窗前,赵启平看到大半城市的夜景在他眼前铺成开来,无数的灯火仿若银河中的星辰耀眼夺目,在他眼里幻化成一片斑斓的迷离。


 


“我很喜欢在这里俯瞰着这片景色。”


 


谭宗明在他身边开口,赵启平朝他望去,只听他继续说,“每次我俯瞰着这里,我都在告诉自己这是属于我的领域,总有一天我要带一个人来看,让他和我一起共享这个地方。”


 


“现在我终于找到他了。”谭宗明看向赵启平,“你说他会愿意和我一起共看这片风景吗?”


 


赵启平的眼眶有些发红,他牵住了谭宗明的手与他十指交扣,“他愿意。”


 


他回头迎上了那片似乎要把他融化的温暖。


 


Fin

评论

热度(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