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凌李] 一往而深(5)(先结婚后恋爱AU)

梨酒春风:

警告:李熏然第一人称 狗血ooc兼有


预告:爱人是Beta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正文:(1) (2) (3) (4) 


番外:理性讨论Alpha和Beta的x生活是什么样的


         在婚姻生活中因生活习惯不同会发生哪些事



坐在候机室的时候我没想到能看到凌远。


他看上去状态不是很好,整个人都风尘仆仆。我看见他这个样子,心里没来由的难过。他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认识的凌远永远冷静,克制,完美的无可救药。


 


他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全是拜我所赐。


 


我在心里自嘲,啊,原来我对凌远的影响力有这么大啊。


 


他黑着脸走到我面前,攥住我的手腕把我往外拉。我没有反抗,很顺从地跟着他走出去。知道这最后一场争吵肯定是不可避免了,我也就不再逃避。


 


他把我塞进车里,自己坐进驾驶座的时候,发现我已经拔了他的车钥匙。


 


他想从我手里把车钥匙抢过去,反被我制住了手腕。


我说过的,要是真动起手来,他根本干不过我。


“你到底要做什么。”


他问我,另一只手拿出我早上放到他床头的离婚协议书,拍在我面前。


“李熏然,你到底要做什么?!”


“机票,离婚协议书,原来你早就准备好了啊?”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不过这几样东西联系在一起,确实很容易让人误会。


我没有反驳,索性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对。我等今天确实挺久了。”


 


“你昨天说离婚根本就不是一时冲动,对不对?”


“……对。”


 


“为什么?”凌远看着我,声音几乎在发抖,“熏然,你告诉我,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对你没感情了。”


我平静地陈述。


“你对我的感情如何,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反正也没多大意思。”


我心里难受的要命,几乎是一阵一阵绞着疼,可头脑又异常清晰。


“一厢情愿了这么久,我现在累了,放弃了。不行吗?”


 


“如果我说不同意呢。”


凌远的声音发涩。


 


“如果你不同意,我当然也没办法。我也不能逼着你往上签字。你可以那么做。”


“我只想问问你,凌远,你究竟把我当什么?”


“附庸?所有物?还是你的宠物?可以撒娇耍赖,可以吵可以闹,就是不能离开你?”


我指着自己的心口:“我是人,活生生的人,凌远,我有心的。我有自己的想法和感情,也会伤心会难过,会坚持不下来最后放弃。”


“我承认我曾经爱过你。但是现在不爱了。”


“我真的累了。”


“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凌远。”


 


 


他一直没有看我,只是低着头,我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有什么湿润温热的东西落在我手背上。


李熏然,你真的很厉害了。弄哭自己,再弄哭他。把好好的两个人都折腾成这个鬼样子。


互相折磨,互相伤害。两只拥抱彼此不肯松手的刺猬,终于沦落到鲜血淋漓又伤痕累累的地步。


“你可不可以,再最后给我一次机会。”
凌远万分艰难的开口。
“就最后一次。”
“我不想……我不能离开你。”
“我做不到。”


凌远吞下一声极短促的抽噎。声音不大,小心翼翼得近乎卑微:
“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他的恳求诱惑太大了。


重新开始,把一切误会都解开,彼此坦白。坦坦荡荡,再无遮拦。我们可以互相深爱,然后再相守一生。


好不好?


他问我,我也问我自己。


这段婚姻原本有无数种可能性,却偏偏走到了最绝望的境地。如果凌远的请求能早些日子,哪怕早一天,恐怕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只可惜,始终没有那么多如果。


我看着他,最终只说了三个字。


“……我累了。”




坐在飞机上的时候我一直看着窗外。这一天天气非常好,几乎是晴空万里了。我看出去,满眼都是高空的那种纯粹的美丽的蓝,和绵延不绝的云层。


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解脱的快感。


我撒了谎。即使是现在,我依然爱他。虽然这没有什么用,一点用都没有。


我们究竟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


一瞬间我有一个非常荒唐的念头。


如果一开始,我们没有那么多误会和隐瞒,没有故作理解互相掩饰,而是彼此坦白,那么现在,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或许吧。


但那永远都不会成真了。


TBC

评论

热度(122)

  1. 风从窗前过梨酒春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