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谭赵】传闻中的谭先生 11

嘿!就让你找不着:

上一章点这里。




这才下午呢,赵启平就早早的就收拾好东西,瘫在沙发里等下班。谁教他是老板呢,想着昨天陪那个老古董去挑衣服,左看看右看看都不满意,最后也就那件白色的背心有幸被他相中。赵启平真心害怕看到他把那玩意儿穿在白T恤或者白衬衫里头,那可真是...他翻了个白眼,将手枕在脑后,他倒是不知道此时自己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多荡漾。


 


其实从午饭以后他就呈现出这种坐立难安的状态,一会儿站起来溜达一圈,一会儿找点东西吃吃。这时间过得怎么就那么慢呢。


 


“老板思春呐~”小烨拿着赵启平刚画完丢在桌上的图稿过来,“我看看,我看看,迎面扑来一股子荷尔蒙味儿呦。”赵启平性向这事儿也没有刻意隐瞒过,店里人都知道。画稿子上的就是前几天客人要求的那个谭老板,别说画上这人还挺帅。


 


“边儿去,你老大我这是写实派。” 赵启平双腿一使劲,整个人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蹦跶起来,抚了抚衣服上的褶子,“一会儿穿什么好啊。”


 


“老大穿什么都好看!”小烨双手比大拇指,笑的一脸狗腿子样。


 


“说的深得朕心,有赏。一会儿手头剩下的工作都交给你了。”他拍了拍愣在那里的人,笑的嘴都快咧到耳朵那儿去了,果然很愉悦。


 


好容易挑挑弄弄衣服,磨蹭着到了八点,赵启平这才晃晃悠悠进了隔壁酒吧,若无其事四下瞟了几眼,没见到想见的人,找了个吧台位置坐下,“小刘,老规矩!”他手一抬,头一甩,看起来好像很霸气的样子。酒保小刘把一杯汤力水推到他面前,他就笑笑不说话,这位大哥酒量不行,他们这儿还有谁不知道。


 


今天酒吧里气氛明显比往常活跃,感觉灯也加了不少,坐了一会儿,台上台下都开始骚动起来,是开始表演了。赵启平侧头一看,没什么新意啊,几个外国帅哥美女唱唱歌跳跳舞,洋腔洋调的。他撑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酒保聊着天,汤力水也一口一口的喝着,那是个没劲啊,这心里落差大的有点令人失望。


 


“哥!哥!老板出来了!”小刘拍了拍赵启平的肩膀,只听得“诶呦我去!吓死我了。”一声,赵启平显然是被他给吓到了。可他也没在意,两人都有点激动,就差没抓着对方的手跺脚转圈圈了,当然他俩也没这么做过。对于小刘来说那可是他们大老板,亲爸爸啊!竟然也来给他们撑台面。而对于赵启平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兴奋。


 


嚯!赵启平微眯的眼睛瞪了瞪,又微眯了起来,总有一种所有灯光都聚集到那男人身上的错觉,目光锁定了那张脸,瞧那嘚瑟样,还背了把红吉他,弹得有模有样的。目光缓缓下移皮衣,皮裤,皮鞋,好吧,赵启平扶住了额头,别往下看就好了。尽管吐槽着,眼睛就跟黏在他身上似的。谭宗明唱的是崔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和他平日里说话得声音很不像,感觉更粗犷,也更爷们儿。


 


赵启平此时的心理活动非常的丰富,面部表情也是,诶诶!旁边那女的靠那么紧干什么,还笑的那么恶心。他皱着眉,死盯着台上的几人。过了一会儿,又笑了出来。都快笑死他了,谭宗明那么嫌弃那个女的啊,还转了个方向挪开几步。伴随着盒盒盒盒盒的笑声,赵启平一面看着一面笑着一面还直捶桌子,简直跟中了毒似的。


 


小刘看着面前的男人,转头看了一眼垃圾桶里刚扔掉不久的易拉罐。不是啤酒啊,这哥们儿怎么就醉了?


 


间奏的时候酒吧里气氛更hign了,台上的谭宗明皮衣一脱,里头就穿了一件白背心,那一身筋肉啊,赵启平刚喝了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咳了半天,脸都呛红了。抹了抹嘴角,嘴角一点一点越扬越高,这男人还真性感。目光紧紧的锁定他身上,直到台上那人对上他的目光,赵启平笑了,笑的从未有过的痞气,心里已经开始翻涌起一股子强烈的征服欲。台上这个男人,让他有点心动啊。“之前那些就一笔勾销了。”他喃喃的说着,和众人一样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


 


谭宗明将身上的电吉他交给一旁的工作人员,帅气的下了台,朝他这里走过来。气氛太火热了,这里的人都知道,刚才台上这男人可是大老板,尖叫着,笑闹着,甚至还有女人直接往他的怀里撞。可谭宗明半点反应都没有,该推开就推开,该拒绝就拒绝,非常礼貌。远远看着的赵启平,那双眼在灯光下笑弯了,笑的一脸的灿烂。


 


好容易才走了过来,他有些喘,热得一身的汗,这回倒是不怕衣服透了。赵启平的目光在他胸前瞟了又瞟,直到被他发觉,才收了打量的目光,却是一点儿都没不好意思。笑着道:“谭老板,你们酒吧庆典,都没有什么集体娱乐节目的?”


 


“我们这里是正经酒吧。”谭宗明笑了笑,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额上的汗,“唱的怎么样?”


 


噗,赵启平还是头一回听到这样的话,酒吧哪还有什么正经不正经的。


 


“你的意思是弄点射飞镖,桌球?”看他也没搭话,谭宗明一本正经的问。


 


“哈哈哈哈,你一定是有毒。”赵启平笑着往前走了一步,两人贴的更近了些,“比如带点儿肢体接触的。”


 


“钢管舞?”贴的那么近,谭宗明只觉得更热了些,也有些口干舌燥的。


 


“Nonononono。”察觉出面前的男人肌肉开始紧绷起来,赵启平嘴角弧度越来越大。紧张啊?


 


“还有什么?”谭宗明咽了口口水,赵启平又往前走了一步。


 


“譬如...”他嘴角勾了勾,嘴唇倏地印上他的,舌头轻轻缓缓的舔了一圈,很快就分开,退远了一些,让人意犹未尽。“谭老板唱的可真不错。”他笑意深深,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谭宗明第一次有了一种被人调戏了的错觉,看着那人笑着退开了几步,灯光下笑得一脸的得逞,嘴角边的梨涡深深的,露出的白白的牙,眼睛里那种肆无忌惮的挑逗还真是符合他的性格。像是被蛊惑了一般,谭宗明只觉得心里痒痒的就好似有人拿着一根羽毛缓缓拂过那蠢蠢欲动的地方,让他有些躁动。



评论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