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谭赵】错位15

风声依旧🐰:

冷气开到22度,赵启平窝在沙发里,把自己裹在空调毯里尽可能的缩小。他在看鬼吹灯系列的黄皮子坟。他不得不把所有屋子里的灯都打开,特别是盥洗室。


书里的主人公在抓黄仙姑的时候遇到一只人熊,看得赵启平全身发冷。他突然有点想念谭宗明那个温热的吻。


 


“老谭?我没有打搅你的好事吧?”安迪还是有点忍不住了,这个消息并不难以接受,只不过自己第一次对于谭宗明的事情这样置身事外,还是有好奇心在驱使的。


对面坐在沙发上的四个人紧紧地盯着安迪,以及放在桌子上开了免提的手机。


谭宗明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镇的矿泉水,“什么好事啊?我已经不年轻了。”


“那你和小赵……?”安迪对对面的四个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五个人紧张兮兮的等着谭宗明的回答。


谭宗明单手拧开盖子,冰水在嘴里过了一圈,慢慢的咽了下去,“我和启平,一切尽在不言中。”


小姑娘们齐刷刷的红了脸。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赵启平差点把手机扔飞,“……安迪……你真是吓到我了……”


电话这边听到赵启平气息不稳的低音炮,无声的抓耳挠腮尖叫咆哮。安迪有点嫌弃的看着在沙发上拧成一团的几个人,分不清在空中的手和脚都是谁的,“我有这么可怕?Do I interrupt you?”


赵启平惊魂稍定,“Of course not,what’sup?”


安迪等待着某些疯狂的女生平静下来,才继续说,“你和老谭是在一起了吗?”


“我第一次知道你这么八卦……”赵启平光着脚走到落地窗边的书架旁,上面有好几层摆的都是漫画书,书脊上有两个男人精致的侧脸,“我们在一起了,安迪你知道吗?他就是那个Sauerkraut,我跟你说起过的……”


“……”安迪沉默下来,无视了来自对面询问和质疑的目光,“May every happinessbe yours,my dear friend. ”


“Thanks,Andy. ”


安迪挂了电话。


“……那个人是谁啊?”曲筱绡完全没有听明白赵启平话里的陌生名字。


“赵启平在学生时代就很依赖的一个网友,没想到,世界这么小。”


 


赵启平是被门铃吵醒的。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谭宗明说过今天早上会过来。赵启平蹭的从床上爬起来,像一台人体清扫机把房间尽可能的清理干净。


赵启平走过去开门,不意外的被收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我是不是打扰到你睡觉了?”赵启平听到谭宗明在自己头顶的温柔的声音。


他在谭宗明怀里蹭了蹭,好像他已经无数次的做过这件事了一样。


谭宗明放任赵启平像只还没睡醒的奶猫,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低头去吻小赵医生软软的耳朵,“你知不知道你撒娇的时候看上去很美味……”


谭宗明的语气实在是过分痞气和色气,赵启平瞬间炸了毛,灵活的跳出谭宗明的怀抱,跑进屋子里。


赵启平顶不住谭宗明灼灼的视线,倒牛奶的手指都被坐在对面的男人湿漉漉的眼神舔了个遍,“……你今天打算做什么?”


“做你。”谭宗明抱着手臂说的顺理成章。


赵启平手一抖,牛奶洒出来了一点。他有点想知道谭宗明怎么做到的,一本正经的开黄腔。


“开玩笑,别紧张。”谭宗明扯过旁边的餐巾纸去擦,“今晚有个上流社会的晚宴,我得和几个老板谈点生意……我过来是想问你,你想不想跟我去看看,可能会有一些明星之类的……”


赵启平喝着自己那杯牛奶,白白的奶皮沾在上唇,谭宗明皱皱眉,努力控制着自己一大早非常容易被勾引起的欲望,“怎么样?”


“……当然去啊!!!!”赵启平眼睛亮晶晶的。他很想看看谭宗明的世界。


可是谭宗明看在眼里的,是赵启平对于他嘴里的明星的特别的兴趣。


 


“谭总,你带来的这个,真是不一般。”几位身家不菲的老板站在二楼的天井边,看着下面的赵启平。纯白的西装皎洁干净,赵启平精致的面容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显得极美,像是一颗未涉世的珍宝。


谭宗明看着他,恨不得把他拆吃入腹,省得身边这些猥琐的老男人用那种赤裸裸的,让人极度厌恶的眼神贴在赵启平的细腰翘臀上。


“谭总,今天还和往常一样吗?”


谭宗明又看了几眼在一楼的赵启平,宾客这么多,想来也不会有事,“嗯,把人带我的包厢去。”


赵启平过了一圈,吃喝也差不多,他问过站在楼梯口的侍应生,走上二楼的楼梯,迎面撞上今年新晋大火的荧屏鲜肉。


漂亮的小演员显然没有在意赵启平,趾高气扬的擦肩而过,浓烈的香水味里掺杂了他很熟悉的另一种味道。


“我还以为谭总总算是收了心,没想到还是老样子啊。”坐在谭宗明左手边的一个老头子吸着雪茄。


“这种东西向来是以新奇为主,谭总这是会生活,不过刚才那个货色还真是蛮不错的。”谭宗明右手边的一个年轻人也附和道。


谭宗明轻轻地哼了一声,似乎在想心事。


房门没有关严,伸手握住门把手的赵启平慢慢的收回了手。




TBC

评论(1)

热度(108)

  1. 风从窗前过桑葚洱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