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谭赵/凌李】我的生命里缺了一个你

搭车人:

【“遇上”系列之——纯情凌李遇上色情谭赵】


  一个大鳄两个医生,外加一只披着警服的小狗子——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顶配阵容。


  所以当这四个人千年难遇地有了相同的假期,而后决定来个情侣旅行,为什么要放着阳光沙滩比基尼不去,非得带着帐篷去那沙尘遍地的西北大漠?


  嗯……这得问四个人里唯一脑回路不正常的李熏然,也得问毫无原则顺着他的凌院长,最后得问老来叛逆又立场不坚定的谭总。


 而刚下车就被风沙糊了一脸的洁癖小赵医生,真想打死这个小不死的和两个老不死的。


 


  昏黄夕阳昏黄沙漠,空荡的栅栏周围散落着零星的马粪,说是露营地但目之所及都看不到一个人影,更别说帐篷了。


  深深喘了几口气,仍是没压住升腾的火气,赵启平一记眼刀甩给李警官,凌院长悄悄拉住李警官的手,拍拍手背以示安抚。


  “要不咱们,订个山庄吧,”谭宗明打破沉默,指指落得只剩一半的太阳:“趁着天还没黑。”


  赵启平冷着脸,转身就要上车,那潜台词明晃晃摆着:“废什么话还TM不快走!”


  谭宗明扳着他的后脖子,响亮地对着那生气紧抿着的嘴唇嘬一口:“消消气儿!”


  在后头默默拉着手的凌李,莫名有种被秀了一脸的感觉。


  1Round,谭赵 胜。


 


 


  要不总说“晟煊出品,不同凡俗”么,谭宗明那个美艳火辣的小秘书还真不是个花瓶。老板一个电话打过去,车还没跑热乎就给指了最近的别墅区地址,等到老板到地方下车,房东竟已经在小区门口迎着了。这鬼畜的执行力,不得不给个赞。


  房子还不错,2层洋房还带车库和阁楼,因为本来就是出租给游客的,热水啊供电啊网络啊甚至电视频道,妥妥的完美。


 


  李熏然最有眼力见儿,看赵启平烦得跟只沼气瓶一样,背包还没卸就窜去厨房忙活着做饭,谭宗明怕这崽子毛手毛脚的会闯祸,也跟着进厨房转悠。


  “老谭——记得锅要用热水刷一遍,米也要洗一下啊!”赵启平把几只沉重的背包从门边拖到沙发上,整理行李还不忘对着厨房唠叨。


  “熏然——有你爱看的球赛啊,换我做饭?”凌院长手脚麻利地拖了地板擦了桌子,打开电视还不忘先瞅瞅李熏然最爱看的CCTV5。


  暂时是凌李看起来更恩爱一些对吧?然而不羁的上帝总会在你生活里安插一些反转剧情。


  “哗啦——”在小赵医生的粗暴对待下,背包外层的拉链不争气地断掉了,继而哗啦啦掉出一串套套……是的,套套,那一整盒印着风骚butterfly的男男专用套套,刚巧掉到了凌远的脚边。


  如果有一天论坛上出现一篇匿名帖子,大概名为《勾搭了上司的好兄弟并且被当面抓包是什么体验》,那一定就是脸皮时厚时薄的赵医生写的。


  2Round,谭赵 胜。


 


 


  厨房里也“哗啦——”一声。就算一分钟之前赵启平刚刚叮嘱过锅要刷米要洗,可李熏然什么时候听他指使了?


  扭头对着谭宗明比了个闭嘴的手势,李熏然就默念着“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豪气地把米倒进了电饭锅,末了还悄声解释:“没事!现在的米都是免洗的!”


  谭宗明了然地点头,想着赵医生每次累到睁不开眼也要飘着去洗澡的样子,满心爱怜地放轻了声音:“医生嘛,难免有洁癖。”


  “就是就是!”警察同志如小鸡啄米:“凌远啊,他可烦了我跟你讲!鞋边不能有泥,衣服不能有褶,我偶尔心情不错好心帮他刷一次碗他都要自己再洗一遍!啊——早晨出门洗澡,手术前后洗澡,刚回家洗澡,睡觉前还得洗澡!你说现在水资源都这么匮乏了,他这么浪费是不是特不道德?”


  哦……刚回家洗,睡觉前还得洗,这说明在这之间是做了些什么的。


  谭宗明懂。


  可他偏要问。


  “那,他是每天都睡觉前再洗一次吗?”谭宗明摆明了调戏小孩子,问得李熏然一愣,随即稍稍脸红。


  拽拽衣服挠挠头,好一个不自在:“啊哎呀,也不是,就…偶尔。”


 


  一肚子坏水儿的谭宗明又点点头:“哦,赵启平是每天都再洗一次。”活生生给李熏然羞了个大红脸。


 


  ……谭总您一把年纪了跟个小孩子争这面子干嘛!


 


  总之,3Round,谭赵 胜。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