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凌李】夏季恋爱方程式---第五章 第一位

※阿醇和他家本命※:

原名:夏季恋爱魔法


取名废如我给姬友看过这个故事之后赐了个新的名字,于是改名啰!


前面的内容请走新tag


第五章 第一位


 


       我就这样被凌远带了回家,凌远说既然以后是室友了可以直接喊他「老凌」,虽然我口头上答应了,但总觉得有些过于亲昵,仍是凌远或凌院长换着称呼。


 


       凌远家是三房两厅,除了杂物间比较凌乱之外其他地方都十分整洁,客厅里有木质书柜、酒柜及浅咖啡色加长型沙发,餐厅从橱柜、厨具到天花板悬挂的吊扇、餐桌椅皆是同一香槟色系,书房中的藏书总类包罗万象、还有CD、DVD和小公仔,卧室色调是简单的北欧风、米色双人床床铺放置在靠近门的那一侧、另一侧则是衣柜和一扇拥有丝柔材质窗帘的落地窗,卫浴设备和百年后有所差别、凌远有跟我说明免治马桶与按摩浴缸的使用方法。


 


       三房两厅一个人住的确是怪冷清的,凌远说这里大概只能称作「旅店」不是「住家」,自离婚之后在「家」一周的时数跟在医院两天的时间差不多,没什么生活气息但要什么有什么,希望我可以住的习惯--凌远即使语调轻快地自嘲,可我永远忘不了他此时的眼神,多么寂寞、多么孤独。


 


       介绍的差不多之后,凌远带我去附近的超市买食材,说是要煮顿好料欢迎我这位新室友的加入。


 


 


       夏季晨阳的白亮被半开的落地窗窗帘挡下一大半,早已睁眼的凌远顺手将房内的冷气关掉,轻拍身边卷去一大半棉被的李熏然--偌大的双人床久违地有了另一个人的温度,以为两个长手长脚的大男人睡在一起会显得拥挤、不自在,但自躺上床的那一刻至今,李熏然的活动范围只有床到床边的四分之一大,可能是昨晚喝了酒没意识地倒床就睡,尴尬什么的根本没有这回事。


 


       半夜凌远担心李熏然睡在陌生的地方会做恶梦,醒来看他好几次,每次都将快从床边掉下去的他重新捞上床躺好。


 


       又是倒床就睡又是只睡床的一小部分,这到底对自己是信任还是防卫?


 


     「熏然,该起床啰!」李熏然整个人卷在米白色的棉被里,只露出脸部,这次除了在棉被上轻拍两下之外,又戳了两下脸颊,手感不错--今晚得注意控制冷气的温度,把他冷成这样真是糟糕。


 


       渐渐回温的房间、渐渐从梦中醒来扭动着踢被子的李熏然、随着脱离棉被渐渐露出裸露的肌肤--半遮半掩健康小麦色的大长腿、环抱住棉被一角有两段色差的手臂、稍大的领口让下颚、颈部到锁骨漂亮的线条一览无遗……


 


       凌远突然意识到自己从遇见李熏然到现在,有好一大半时间都在盯着他的身体和脸部看,真是不可取。


 


       啊,一定是昨晚的醉酒还没醒,加上早晨的生理需求未解决才会出现奇奇怪怪的想法。


 


       决定去冷静一下的凌远喊了李熏然最后一次,得到了软软糯糯的响应,那声「嗯,我起来了」像羽毛搔得凌远心痒痒,只好赶紧离开房间。


 


 


      「小李小李,凌远家怎么样?大吗?漂亮吗?」赵启平一面挑着自家医院食堂的菜色一面八卦道。


      「跟你租屋的地方一样,三房两厅,漂不漂亮我不知道,不过蛮符合凌院长的风格。」李熏然将赵启平不要的菜「收归国有」。


 


       今天早上凌远请了两小时的假,要带李熏然去申办一支智能型手机,本来想教导他如何使用,却被医院那边叫去处理一场严重的车祸急诊,只好请自家师弟午休时间帮忙指导,赵启平是很愿意的,毕竟能跟未来人说明「手机怎么操作」是非常特别、绝无仅有的经验,而且也和李熏然莫名的很合得,但当他口沫横飞讲到一半,收到一封来自师兄的简讯,顿时有想把凌远拉黑的冲动。


 


       --先把我的号码加进熏然的手机通讯录,放在第一位,设定按键一当快拨。


 


       隐藏含意明显是想要当李熏然的「第一位」,连手机通讯录都不放过,和高中生情侣把彼此的手机号码设在第一个,一开就能看到的概念差不多。


 


       乖乖听话怎么叫赵启平呢?凌远打开熏然手机的通讯录时,看见自己的号码被设定成「0远」在「1启平」之上,直接打给赵启平的男友说今天小赵医生又被多少位女病人送礼物,这就是后话了。


 


 


      「你们睡在一起?」「嗯啊。」


      「同一张床?」「嗯啊。」


      「我以为师兄会去睡沙发。」


      「我有跟他说我睡沙发就好,可是昨晚我喝醉了,看到床就睡没意识到今天早上。」


      「天哪,师兄灌你酒啊!」这可稀奇了!


      「凌远没灌我酒啦,我昨天是第一次喝,喝两口就醉了。」


      「啧啧。」迟早有一天会被吃掉。




TBC




求爱心求评论~



评论

热度(28)

  1. 风从窗前过※阿醇和他家本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