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凌李】似是故人来

米卡入了楼诚坑要kkw亲亲:

 @楼诚深夜60分 


*似是故人来






01


上海虽大,郊区却大,好端端的高等院校,就因为大学城的限制被笼在了一堆。


警校和医学院的后门,就差了一条街。


李熏然如同在除夕夜放飞理想的有志青年般走进了警校的——后门。


没办法, 百度地图真的有毒,李局长的车在马路上调头调了三四次还是没能找到正门,李熏然坐在副驾驶有些着急,“爸,你就把我后门放下去吧没事。”于是李熏然拎着大包小包一个人孤冷凄清的从后门迎来了自己的大学生活。




向门口保安大叔说明情况并得到了同情的眼神之后,本想着偷偷摸摸进学校报道的李熏然被一边小树林看书的凌远抓个正着


凌远作为医学院难得一见的帅哥,因为其清冷气质和藐视群雄的成绩成为了医学院的七大奇迹之一,即使上个厕所都可能有人围观,来隔壁学校看书纯属下策,少了些叨扰没想到还能捡到宝,


“同学,你新生?”


李熏然看着眼前的人有些怔楞,点了点头,“学长你好。”




这学长,一叫就是一辈子。






02


凌远听了只是笑笑也不反驳,毕竟解释起来太烦,只是拿着书站起身来,“走吧,我知道你们宿舍在哪”


李熏然一路上都乐呵呵的笑,原来学长们这么有心,在各个角落都安排了新生服务,简直体会到了家的温暖,而且——


李熏然看着身边笑起来很好看的人,


这也太温暖了。




抄着小道很快就到了,凌远看着门口热火朝天的报道热潮,欠身准备告辞。


李熏然连忙叫住,“学长,留个联系方式呗”


左手上写了一串号码的李熏然在整个收拾宿舍期间都不敢洗手,生怕把手机号码给洗没了。


凌远,真好听。




开学实在是太忙,直到半个月的军训过去之后李熏然才想起那串记在本子上的号码,该以什么理由打过去呢,这段时间也根本没在学校见过凌远,傻乎乎的暗戳戳想着,不管怎么样也想再联络一次,等到反应过来时手机已经是接通状态,


“喂?”


声音如同电磁波铺天盖地席卷了李熏然的脑神经,他足足呆滞了三秒才回过神在听筒边轻轻回道,“学长,我是李熏然”








03


然后故事就如同爱情小说的前三分之一一般展开,李熏然和凌远越来越多的开始一起看书,一起吃饭,一起……运动,


只是打打羽毛球而已。


新生的闲暇和大三学生的游刃有余显得特别契合,凌远也就跟着他疯,带着他吃遍了学校旁边的一条街,那时候的凌远没有胃病,李熏然也还没有碰到谢晗,二十出头的少年如太阳般耀眼。


李熏然在知道凌远其实是别校学生的时候如意料之中炸了毛,手里的汽水也洒了三分之一,浇在凌远的身上,满身黏腻腻的笑的无比大声,李熏然看着被他弄得乱七八糟的人,眼眸闪耀,走近了一步,


吻轻轻印在嘴角。




李熏然在那天之后再也没见过凌远,手机里躺着的只有一条最近很忙没空见面的短信。


于是他开始有些自暴自弃,回归了正常的大学生活,上课、训练、晚上撸串、通宵唱歌。


隔壁的包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李熏然一个恍神就被别人抢走了麦,他偷偷的钻出去瞄了一眼——


凌远唱着歌,身边坐着他们学校有名的校花林念初。




连个被拒绝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学医的还真是无情,


李熏然坐在包间外冰冷的瓷砖上埋住了头,掏出手机删除了凌远的联系方式。




04


雨果说“真爱的表现,在男孩身上是胆怯,在女孩身上是大胆。”


偏偏两个都是男孩,两个都胆怯。




再次相遇在医院的走廊,李熏然落荒而逃,凌远居然低下头来系鞋带,韦天舒看着那双白色发亮的皮鞋找了半天鞋带在哪里。


李熏然惊魂未定,呆在医院的楼梯间不敢回头,然后就直直的撞进了凌远的视线。


“熏然…有些事情我们需要谈谈”


“不!不用谈!那个……我还有事”




李熏然如同飞一般的刮着风下了楼梯,随后一楼传来一声尖叫,得,摔了。




早知道就不逃了,李熏然躺在病房里内心哀叫连连,凌远坐在床边一语不发。


“那个……学长…啊也不是啊,那个,凌医生”


凌远抬起头半晌才憋了一句,“两年前为什么逃?”


李熏然满脸问号,“谁逃啦?是你先不理我的好伐……”


凌远握住李熏然放在被子外的右手,“我想找个时机好好告白,一拖却拖了这么久,抱歉。”




误会从来都不是感情之间的问题,李熏然看着凌远挂在胸前的实习医大头贴又觉得他好看起来。


凌远俯下身,把五年前没来得及做的事情继续了下去。还好,未来无论有什么,都能一起走下去。












似是故人来,容颜未改,初心仍在。






END


欢迎光临:米卡米卡米的Wonderland

评论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