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谭赵】错位20

风声依旧🐰:

谭宗明把汽车开出车库,视线不经意的落在后视镜里,另一个单元门口站着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年轻人,似乎是在看门上的密码。


谭宗明皱皱眉,年轻人的体型看上去非常眼熟。


“怎么了?”赵启平拉好衣领,遮住了那上面的一个显眼的吻痕。


谭宗明摇摇头。


 


他们到餐厅的时候,明楼和阿诚已经到了。


大明星坐在光线最暗的角落里,瞥到谭宗明,明楼放在阿诚身上的目光立刻收了回来。


“谭总。”阿诚站了起来。赵启平认出了他身上的那件衣服,是拍完伪装者之后飞瑞士的那件风衣,整个人看上去比电视剧里面的更加清瘦修长。


“这位应该就是……”清亮的眼睛里闪着和赵启平完全不同的光彩。


“赵启平。你好。”赵启平握住了那只和自己如出一辙的手,如果不是清楚自己父母的为人,赵启平绝对怀疑他们搞外遇……而且他发现谭宗明和明楼也长得过于相像,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赵启平有些坐立不安,真实生活中的楼诚兄弟和剧中还是有些差距。明楼包裹在温和眼光里的锐利直愣愣的戳在赵启平身上,让他如坐针毡,好像所有最阴暗的秘密都被那个眼神看了个明白。


谭宗明敲敲桌子,拉回了明楼赤裸裸的视线。“所以你们怎么想的?”


阿诚恳切的看着明楼,“大哥……”


赵启平打了个寒噤,阿诚撒娇的语气让他有点无所适从。


“……好吧,”明楼看着阿诚向下的唇角,笑的不明意味,“我会让经纪人把我们的档期空出来。”明楼站了起来,向赵启平欠欠身,“失礼了。”


明楼向餐厅里的洗手间走去,阿诚看着他的背影,眼神里满满的迷恋,“我也先去一下。”


赵启平偷偷回头看了一眼一前一后走过去的两个人,愕然的看着谭宗明,“……你确定……他们是兄弟?”


谭宗明拿着小面包的手指一松,在餐巾上蹭了蹭,“当然,DNA 相似度百分之97,当年查出来的时候,整个明家都乱成了一锅粥,我本来以为明少爷会对这个不能见光的私生子痛下杀手,谁想到呢,”谭宗明耸耸肩,“不过,他们都能是兄弟……我们呢?”


赵启平主动吻上谭宗明挑起的笑容,“Daddy你还想要吗……?”


“小妖精……”谭宗明回吻着几个小时前被自己艹透的情人。


 


阿诚笑嘻嘻的看着倾身贴在谭宗明身上的赵启平。


“嗯?想要?”明楼揽过阿诚被风衣遮的严严实实的细腰,挤压着再向下的柔软坚挺的臀肉。


 


赵启平看着脸色微微泛红的阿诚,“你……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阿诚躲闪过赵启平的目光,“有点热而已。”


谭宗明在赵启平再开口之前,捏捏他放在桌子下面的手,赵启平乖乖的收了声,尽管一肚子的疑问,不过……赵启平低下头,好像明白了,这样的真相让他害羞又有点窘迫。


“这家的牛排很不错,”谭宗明看看阿诚,“多吃点。”


接下来的午餐,赵启平没有敢再抬头看明楼或是阿诚其中任何一个人。


 


“你说什么?一个男人?”坐在阴森的办公室里的老人几乎捏碎手机屏幕,“开什么玩笑……”他按了一下桌子上的响铃,一个穿着衬衣西裤的男人走了进来,小牛皮带勒过肩膀,两只手枪别在腋下的枪袋里。


“请他过来一趟。”


男人恭敬的鞠躬后,退了出去。


摔在办公桌上的照片上是穿着手术服或是白大褂的赵启平,澄澈的眼睛和单薄的骨架像是树林里的小鹿,精致坚韧,但是不适合这个世界,老人残忍的擦过赵启平的下颌,就像亲手碾碎了他的骨骼。


 


“老板,目标附近有不明身份的可疑分子,需要动手吗?”戴着帽子的青年压低了帽檐。


“可疑分子?”被称为老板的陈程踩着玻璃窗坐在椅子上转了一圈,他端着酒杯,单手打开电脑,屏幕上出现了几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他放大了画面,男人的风衣腋下奇怪的凸起,让他警惕起来,“谭宗明这个废物……”


“老板您说什么?”


“……干掉他们,手脚利索点。”


 


站在窗边假意拉窗帘的谭宗明眯着眼睛看向小区里微弱的灯光下扭打在一起的人影,其中一个就是前几天早上的那个青年。


“看什么呢?”赵启平刷了碗筷,从书柜上捡了几本骨科的专业书放在桌子上。


“没什么,”谭宗明拉好了窗帘,他走过去低头扫了一眼赵启平摊开来的那本书,上面血肉模糊的画面让他哽了一下,还没有在胃里消化完的食物跃跃欲试的往上翻。


“……”赵启平沉默地看着趴在马桶上吐得胆汁都咳了出来,呼哧呼哧干呕的谭宗明,稍微有一丝愧疚。


 


“嗯?咱们的人都被拿下了?谁做的。”


“不知道,下手的人行动很麻利,没有留下……但是,肯定不是谭宗明动的手,”黑衣男人补充道。


老人靠回了椅背里,“只要谭宗明没有发现……加派人手,绑架也要给我绑回来。”


 


赵启平被谭宗明压在身下,被完全覆盖住的安全感和一波一波不可控的快感占据了赵启平所有的神经。窗外月色皎洁,几个昏迷不醒的黑衣人被拖进了阴影里。路灯散发出暖洋洋的光,吸引着扑火的飞蛾,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TBC

评论

热度(104)

  1. 风从窗前过桑葚洱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