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谭赵】遇见 第二十四章 &

产粮自吃:


前言:自产自吃,欢迎同好,评论尽管评,撕逼的删评论加进黑名单,有什么事私信联系~


以及&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四月裂帛》
24.almost
赵启平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喜欢上一个人,让自己的心安定下来,停靠在某一个人的臂弯里,而现在他的的确确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在时间悄悄溜走的缝隙中,他抓住了那份最为纯粹的感情。
赵启平一直以来的男女不拒的玩乐生活突然结束,取而代之的却是细水长流的相爱。在爱情方面,赵启平可谓是一个老司机,不娶但却撩人技能满分,如果非要找一个形容的话,那应该是祸害人间的妖精,狐媚又神秘,让不少男男女女前仆后继地落入他的爱情圈套中;可同时赵启平也是一个初学恋爱的小学生,他的态度的新鲜的,他的行为是新鲜的,他的感触是新鲜的……
他在认真学习如何真诚去爱。


谭宗明一直都认为,两个人相识相恋都是有缘分的,命运驱使两人相遇,萌发情愫,再到坠入爱河,这需要一个过程作为纽带,而这个过程,就是上帝赐予所有人最珍贵的礼物。而谭宗明的礼物,名为赵启平的爱。
谭宗明从未因为一个人的爱恋而骄傲,得意,甚至沾沾自喜过。他身上的大气与隐忍在赵启平面前早已荡然无存,他将因为赵启平给自己的爱恋而喜于言表的状态摆在赵启平面前,这是他的最好回应。
他在让自己学会回应赵启平的爱,并鼓励彼此。


赵启平推开门,加班加点的工作让他没时间打理自己,好不容易放假了,推开门却是空无一人,他对着镜子洗了把脸,才发现太久没有刮胡子的自己早就被胡子丛覆盖了自己整张脸,显得格外的邋遢颓废,剃了胡子弄了弄头发,换上一身帅气的黑西装,才开着自己的车子去了和谭宗明约好的餐厅,今晚他们决定一起共进晚餐。黑眼圈实在是太重了,显得赵启平整个人都不精神,眼皮也是十分沉重,赵启平都快睁不开眼了,但还是忍着睡意去找谭宗明。
果不其然,谭宗明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赵启平泊好车,三步并两步地往谭宗明的方向小跑而去。谭宗明拉着赵启平的手腕,把他往里面领,最靠窗的位置坐着一对夫妇,虽然上了年龄但仍是风韵气质不减,谭宗明向赵启平介绍了这对夫妇,是谭宗明的父母。
“父亲,母亲,这是我说过的,赵启平赵医生。”谭宗明正式地介绍赵启平,“是我的……伴侣。”
谭父阴沉着脸,他有些不快,但仍是没有表现出来,上下打量着赵启平,抿着嘴不语。谭母的表现十分的意外,但仍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让赵启平和谭宗明入座,吩咐服务生上菜。
这是五年来谭宗明第一次与自己的父母共餐 也是第一次让赵启平见自己的父母,谭宗明很是激动。谭宗明早就预料到了自己父母的反应,但他不想把赵启平藏着掖着,他希望他们的爱恋可以得到祝福。赵启平虽然以前都在情场上得心应手,应对也是游刃有余,可是他太没有安全感了,如果不紧紧地抓住他的手给他足够的安全感,谭宗明敢打赌赵启平肯定还会逃开。
赵启平也是有点紧张,他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想找一些话题缓解一下气氛,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埋着头吃着自己餐盘里的东西。赵启平虽然是一个吃货,但是在应对工作中,是宁愿不吃也想让自己休息够,他现在很累,重负荷的工作让他的胃部隐隐作痛,没胃口再吃进任何东西,但还是不得不一口一口地将那些食物往自己嘴里塞,既是不让自己失礼,又得满足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资料的需求。
“宗明,我们在美国遇见你的冯叔叔了。”打破沉默的是谭母。
“冯叔叔最近身体怎样?”谭宗明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口牛肉,不急不慢地说道。
“他一切安好。”谭母说道,“你可还记得他的大女儿?现在也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二十七岁,我们帮你相中好了,是个美人胚子,文凭也很高,与你有很多共同爱好……”谭母的话说到一半,就被谭宗明打断:“需要我帮她介绍对象吗?”
“我们是想……”
父母的意愿谭宗明清楚,可还是装作不懂,又一次打断了他们的话:“如果是我的话,那我就把话撂在这里,我只会和启平在一起。”
“你这样会砸了晟煊的名声的!”谭父怒气冲冲地说道。
“晟煊是我自己奋斗的心血,他会怎样,还不用您老费心。”谭宗明反驳道,“我不想耽误一个女孩子的一生,如果你们尊重冯叔叔的女儿的话,我希望你们可以去收回你们说过的话。我不会娶她,我更不会和启平分手。”
赵启平被夹在中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现在可明白了谭宗明平时的顽固脾气是像谁了,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话真是有道理。
“我们已经帮你定下了,你这婚必须给我结!”谭父阴沉着脸,说道。
“如果这顿饭不能好好吃的话,那么也没必要了。”谭宗明说着,牵起赵启平的手,转身离去。


“老谭,你这样对你父母说话真的好吗?”赵启平试探般的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前程似锦,何必呢?”
“如果没有你,生命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我只爱你,我也只想要你。”谭宗明知道赵启平又一次想要逃离,可是这次他不同以往,他会将赵启平的手紧紧握住,让他逃不了,“这顿饭是我这三年来与我的父母吃的唯一一顿饭,从小他们便是各自忙碌,他们完全没有尽到做父母应尽的责任,而且孝顺不是盲目的顺从,我的人生不想被他们决定,任何人都应有选择爱的权利。”
谭宗明看赵启平抿唇不语,追问道:“启平,我的父母不要我了,难道连你也是吗?”
赵启平正视着谭宗明的双眸,张开双手给了谭宗明一个大大的怀抱,弯下腰低下头将脸埋在他的肩膀上,说道:“不,我会陪着你。”
不是浪漫的我爱你,而是最为简单朴素的愿望——陪伴着彼此。
“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安全感,如果……我是说如果,在这两年内,你觉得我将你那缺失的安全感补上了,你可以和我结婚吗?”谭宗明十指于赵启平的手紧紧相扣,问道,“现在同意同性恋结婚的国家很多,我们可以去找一个教堂,举行一次最简单的的婚礼,有你和有我,一切就都足够了。”
贫富的差距让赵启平在这段爱情中占据劣势的地位,所以总是没有安全感,可是谭宗明却愿意停下脚步来牵起他的手,和他并肩同行共同前进。世界上没有完全相配的两个人,也没有什么注定在一起的一对,有的只是互相的磨合与耐心的等待。
“有何不可呢?”赵启平微微一笑,说道。


“almost”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悲伤遗憾的词语了:我们差一点就相爱了,我们差一点就可以在一起了,我们差一点就相伴一生了。

评论

热度(45)

  1. 风从窗前过产粮自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