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楼诚/谭赵】恰遇正好 10

蓝子:

食用说明:


1、一切同上!


2、食用愉快:-D




===============


赵启平又做梦了。




这次梦里没有公主也没有城堡,他在空旷的道路上奔跑,跑过了城镇又奔到了田野,可是也没有谭大鳄的身影。




赵启平感到了落寞,他对着四周大喊出声:“喂,你来抓我啊!抓到了我就是你的了!”




可是依旧没有谭宗明的影子,风吹着四周的麦子,金黄色的一片,赵启平抬头,感到今日的阳光格外刺眼,晃得他头晕,他向身后的麦田倒去,似乎葬在秋日。




赵启平猛地睁开了眼,又眯了起来,哪里还有什么麦田,他安稳的睡在自己舒适的床上,因为没有拉窗帘,阳光是真的刺眼。




他有些后知后觉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头晕呼呼的,突然有些今夕不知是何夕之感。他伸手去摸手机,按亮屏幕,有李睿的信息,大概就是问他感觉还好吗之类的,赵启平想要笑,这小子新婚第一天竟然起得这样早,他再定睛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哦,原来已经不早了。




赵启平一边想着,一边动动手指给李睿回了短信,等到回完短信又把自己伸直躺好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




昨天是真的喝多了,导致现在醒来也有些思维停滞,所以昨天最后是怎么回的家?凌远和李熏然送的?还是三牛?赵启平开始努力回想昨晚的情形,谭宗明的脸就那么晃了出来,赵启平猛然一惊醒,抓了手机开始翻记录。手机上明晃晃的“谭大鳄”三个字,让赵启平瞬间头也不晕了,人也精神了。




他仔细去回想昨晚的事情,可也只有几个零星的片段闪现在脑海,他似乎跟谭宗明说了类似于“你抓到我我就跟你走”这样的话,所以这是做梦做得走火入魔了?




赵医生有些想要捂脸。




再之后他似乎吐在了谭宗明的车上,还把他的衣服也弄脏了,而谭宗明……就这样把两人的衣服给扔了?




真是个败家的!




赵医生又忍不住感慨,他那件小西装可是为了李睿的婚礼专门去买的,花了他不少,这才穿第一次,就被谭宗明给扔了。




后来呢?记忆有些模糊,他唯一记得的只剩下自己一个劲儿对着谭宗明睁着眼睛傻笑,而那人一点也没有不耐烦,帮自己大致清理了一下,似乎还换了衣服?




赵启平低头去看身上,果然穿着舒服的睡衣。




谭宗明太好。




赵医生觉得自己的心突然就那么“噗通、噗通”跳了起来,跳得飞快。




赵启平把脸埋进了被子里,又抱着被子滚了两圈,得,这次他栽了,他认。


赵启平可以对天发誓,他昨晚是真没有想给谭宗明打电话的,但这个意料之外似乎带来了一个情理之中的答案。




不就是两人之间的差距吗?




这都还没在一起呢,他考虑这么多又有什么意思?他赵启平是冷感惯了的,难得出现一个能够让自己心悸的人,此时不追更待何时?他赵启平从来都不是委屈自己的人,及时行乐才是他。




一旦想通了这点,这段时间的纠结在赵启平眼里就变得无比矫情,甚至开始自我嫌弃起来,怎么一遇见谭宗明,就变得畏首畏尾起来,这样是不对的。




赵启平把自己团成了一团,抱着被子又滚了滚,哧哧笑了起来。




这面赵医生还在琢磨着要如何行动,那面第二日一上班,凌远就把他叫去了办公室。




凌远看着赵启平走进来,精神不错的样子,心里稍稍松了一些,他清了清嗓子,开口:“启平,有点事想要问一问你。”




“你说,师兄。”赵启平点头,态度认真,一般凌远这样起头,那么接下来的内容就会很正经严肃,这是赵启平多年与凌远相处下来得出的结论。




“你跟谭宗明很熟?”凌远一板一眼问。




他的话一出,赵启平就愣住了,然后差点嗤笑出声,他还当什么事呢,同时暗自思忖着自家师兄这是有读心术?他这才想出个眉头,凌远这就问了。




“既熟又不熟。”赵启平忍住笑如实回答了。他跟谭宗明确实算不得熟,这加起来前后认识也就这几个月,除去那些不期而遇,正经的见面也没几回,怎么能够算得上熟。可若说不熟,又对不起自己的本心,他跟谭宗明虽然交集并不算是多,但每次看见他都感到特别熟稔,想起来就像是上辈子就已经认识了的感觉,很奇妙。




赵启平这么说,凌远也就明白了大半,能够被赵启平用这个口气说出来的,那大概就是熟的了,提醒的话也就出口了:“启平,师兄要提醒你,谭宗明是一个十足精明的商人,你不要跟他走得太近,就你那性子,斗斗小鬼还行,真要跟谭宗明这尊大神斗,最后只怕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谁说要跟他斗了?”赵启平觉得好笑,凌远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跟谭宗明的关系,“师兄,谭宗明确实很精明,不过他也只是一个人,就跟你、我、大家一样的人,他也需要交朋友,需要正常的交际。”




“但你真的只是在跟他交朋友?不是在谈恋爱?”凌远皱眉,直接点中核心。




“就目前来说,只是交朋友。”赵启平肯定,但之后,谁又说得清呢?




“你这是想好了?”




“想得差不多了吧。”赵启平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师兄你好歹给我一些信任,你师弟我可是久经沙场,也算是风月老手了,这最后到底鹿死谁手谁知道呢?”




凌远想起了赵启平在大学时候和这些年的斑斑劣迹,点了头:“也是,你跟他半斤八两。”




“你这是夸呢还是贬呢?”赵启平笑了起来。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凌远摇摇头,“总之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我也就只能言尽于此了。”赵启平的性子他清楚,从来都是只要认准的,就不撞南墙不回头。




去撞吧,反正撞不坏,再不济还有他这个师兄给他当人肉垫呢。




凌远这样一想也就放下了心来,又交代了几句,就让赵启平去工作了。




赵启平从凌远的办公室出来有些感慨,凌远这个师兄虽然平日没有少压榨他,可真到了关键时候却比谁都靠得住,说不感动是假的。




赵启平不知哪里心血来潮,拿出手机就给李熏然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李熏然你赚到了。”再之后任李熏然怎么回信追问,赵启平都不回了。




赵启平恶作剧成功一样心情很好的看着李熏然的夺命连环回信,想了想,点开了与谭宗明的聊天框,开始往里输字:“谭总,前天晚上真是多谢你了,不过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你,请问你看见我的外套了吗?”他当然知道那外套最后的下场,他不过是想要用此来跟谭宗明搭上腔,套路一下。




回信来得很快,赵启平看着谭宗明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回应就想要笑:“抱歉,衣服脏了,所以被我扔了。”




“啊?扔了……”赵启平手指飞快地输入,笑了笑,发送。




“我会赔偿的。”看着手机上回复来的几个字,赵启平抿唇笑了,眼睛眯了起来,狐狸一样,他要的就是这句话。




“赔?怎么赔?”赵启平以退为进,应了,可谁知这次就是石沉大海了,谭宗明没有再回信息。赵启平等了一会儿,确认并不是自己手机信号的问题。


也许是有急事。




赵医生想,可还是有些失落。




但当赵启平看见谭宗明的小助理提着一件黑色西服出现在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他就有些哭笑不得了。




这赔偿,也是真的赔偿了,不过也是够新颖够别致的。




所以谭宗明果然是来克他的吧。




赵医生拿着西服陷入了一阵深深的思索中。




【TBC】




小剧场:-D







于是这章码完只有两个感想~~


院长真是大暖男!以及……老谭你真实诚_(:зゝ∠)_




以上~~


于是晚上好


评论来玩耍吧:-D




lo主其他码字的汇总看这里  :-D



评论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