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离婚男人第二春 【凌李】

正直的阿黄:

【诈尸般的更新……】


第十六章  巧合,都是巧合


梁仲春刚进门就被“嘭”地一声撒了一头的泡沫,一时没顾上掩饰情绪,整个人脸上呼之欲出的两个大字“懵比”,脑门上还有白色泡沫在缓缓往下淌,整个房间都能听到震耳欲聋撕心裂肺的歌声“全都是泡沫!!!!”


凌远默默地把脚又后退了几步,这年头的黑道质量是真差啊……本来还担心熏然会不会有危险,看到这一幕瞬间担忧就小了很多。


终于回过神的梁仲春,不顾糊在脸上的泡沫,用力拿手杖敲了敲地,“说了多少次!!!不要在我家开party!!!”然而这点声音全部淹没在了客厅的大屏幕尽职尽责地播放的MV里,一转头就对上凌院长无限同情的目光。凌院长在心里感叹,这他喵的就是个KTV啊……


狂拽酷炫霸的黑道大哥是什么气质,就应该是一座阴森的别墅,门口几棵枯树,时不时还有蝙蝠和乌鸦掠过,破旧的雕花铁门,推开后西装革履的手下戴着墨镜分列两旁,然后最好还有一个管家手拿沙漠之鹰、一脸冷漠,梁仲春一直觉得这是自己的奋斗目标和生活标准,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今天破灭了……


看着一旁极力克制面部表情的凌远,梁仲春感到身为老大的气质被森森地鄙视了,扭头就冲一旁的手下们发火,“滚滚滚!散了散了散了!看到你们就心烦!”


随后调整了下表情,努力摆出一张高深莫测的脸“凌院长见笑了,这边……”哗啦被浇了一身香槟,梁仲春“……”


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地当老大了!!!梁仲春气得两眼翻白几乎抽过去。凌远眼里的同情满得都快溢出来了,在全身上下摸索一遍,掏出来一布料递了过去,眼神示意对方擦擦脸。


虽然气氛已经破坏殆尽,但是气质还是不能丢的,粱仲春收拾收拾身上的水,摆好造型,今天的我依然是个帅气的大当家!尽量无视KTV一般的客厅,带着凌远飘飘然上了二楼。


一进到二楼,凌远的眼皮狠狠地跳了一下,本来以为KTV似的一楼已经很可怕了。到了二楼一看,这就是个KTV啊!尤其是房门上那没有锁,一个巨大的把手从上横跨到下的金光闪闪的……门……


我现在一点都不担心熏然的安全了……凌院长的心情更加放松了……


甚至又重新揣起抱着英雄救美一把的准备,设想了好几个破门而入的plan,打倒绑架犯梁萌萌救出熏然宝宝然后等着对方以身相许报答自己……想想简直都要笑出来……


然后凌院长就摆出一张高深莫测脸,静静地看着粱仲春东拉西扯,从上次真是不好意思,到哎呀李警官跟您真是天生一对,再到最近风声比较紧警局有没有什么动静,大家交个朋友嘛有事多照应……凌远郁闷地想怎么还不到重点,做了个手势打断对方的喋喋不休,“熏然呢?”


“啥?”粱仲春正说到兴头上,“谁?”


“熏然啊!?”凌远觉得有点不对。


粱仲春一脸茫然,“我不知道啊。”


凌远心中警铃大作,“不是你把他绑来的!?”


粱仲春一脸委屈,“我没说我绑过他啊……凌院长!我可是良民!你不能因为我开过酒店就歧视我……”


凌远大怒,“那你把我喊来扯什么皮!?我以为熏然在你这!”


粱仲春更委屈了“我就是想交个朋友……”


凌院长“……”


经过两个人坦诚的交流,凌远终于相信粱仲春真的只是想交个朋友……但是他心情更差了……尤其在一连给李熏然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的情况下。


他在房间来回踱步好几圈,粱仲春被他的行为搞得更紧张了,“现在怎么办啊?!”


凌远抬起头异常坚定,“找!”


另一边,李警官醒的时候头疼欲裂,第一眼映入眼帘是沈老板那泛着油光的大脸,整个人还没来得及给出反应。就见对方淫笑地作势凑过来,几乎都要和自己鼻尖对鼻尖,电光火石间刑警的本能上身,不怕疼的一头撞向对方的鼻子,使得沈老板惨叫一声捂着脸倒在地上。


“哎呦!疼死我了!”


李熏然眼神飘向自己双手双脚的禁锢,沈老板捂着鼻子往后退到沙发附近,随即凶神恶煞地冲身边的两个保镖发号施令,“去!!让他老实点!”


其中一个保镖迟疑了下“袭警是犯法的……”


沈老板气的不行,伸手指了指床上被捆得结结实实的李熏然“人都弄回来捆好了不是犯法?!”


保镖理直气壮,“这是你让我干的,我最多是帮凶,动手我就是真袭警了……”


沈老板气的差点抽过去,“这月奖金你们别想要了!”一转头正对上李熏然带着冰渣子的眼神,顿时冻得后背一冷,但很快壮起胆子,故作凶狠地威胁“瞪什么瞪!”


李熏然作势抬腿,沈老板条件反射的踉跄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地上。保镖在后面直接笑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在老板回头时迅速摆出严肃脸。


沈老板正准备发作,突然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粱仲春的号码,指了指床上的李熏然叮嘱其中一个一直沉默的保镖“看好了。”然后示意另一个保镖跟着自己出去,随即摸着屁股哎呦哎呦得走到门外接电话。


李熏然跟留下的那个保镖小哥互相无辜的大眼瞪小眼,后者特别老实的一开口,“警官大哥啥事啊?”李熏然嘴唇上下开合了下,试探性得询问“给我松松?”说这话时他眼睛里面水汪汪的,再加上没穿警服刘海也搭在脑门,整个人看上去特别像二十岁出头的大学生,加上捆得结结实实让人特别有罪恶感。


保镖小哥果然招架不住,李熏然看着对方晕晕乎乎的走过来,干脆利落的把手铐绳子都解开了。还特小心翼翼“大哥疼么……”


李熏然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多大了?”


“二……二十三……”对方不争气的脸红了。


“乖……”看上去只有二十二的李警官特别知心大哥的嘱咐他,“好好做人,以后别干这个了……对了,这是哪?”


保镖小哥用力点点头,告诉李熏然这家酒店的名字,还颇为认真的告诉了他周围在哪打的在哪坐公交……


李警官特别满意,打了招呼就毫不犹豫拉开门走了。身后保镖小哥一脸崇拜的看着他直到门关上……等到沈老板进来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和貌似没事的保镖,整个人都要炸了,手指指着床哆嗦的仿佛要犯病,而被他指的地方只有一个闪闪发光的手铐彰显存在感。


“人!人!人!人呢!?!?”


保镖小哥特别冷酷的看了他一眼,“我不干了!我要好好做人!”


沈老板两眼一翻恨不得抽死自己。但现在还不是晕的时候,他翻出手机犹犹豫豫的拨通了粱仲春的号码,不等对方开口“我要是说人跑了你信么……”


过了好一会,电话里传来凌远冷嗖嗖的声音,“我脸上……写着白痴两个字么……”

评论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