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凌李】这该死的好胜心 5

嘿!就让你找不着:

上一章点这里。




05


那天吃完午饭,李熏然就回家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简瑶,凌远和自己这三人的组合怎么看怎么都有点奇怪。究竟是哪里奇怪呢,对了!他一拍脑袋,一定是因为那个林什么初的没有来,所以凌远的表情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别扭,非常不自然,一定是被塞了一把狗粮心里暗暗妒忌自己呢,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点点小得意。


 


李熏然为自己的聪明感到无比骄傲,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在上面狂按了一通。他的大致计划就是要约凌远带上女朋友和自己带上简瑶,一块儿去露个营。夏天嘛,郊外山上可以看的东西很多,星星,月亮,萤火虫,再买一点烟花棒子,那气氛,那景致,啧啧啧啧。李熏然被自己不多见的浪漫情怀感动坏了。


 


桌上一阵震动,凌远收回了望向窗外的目光,放下了手里转着的笔。远远瞥了一眼,屏幕上是李熏然传来的简讯:“小凌子,下周二和朕一块儿去露营怎么样?”嗤,他笑了出来,拿过手机,手指也飞快的按了起来。


 


“狗皇帝,不怕刁民暗害?”这边屏幕一亮,李熏然笑的也是一脸痴,啊不对,是一脸阳光。


 


“滚,你去不去啊?”凌远想了想,下周二确实也没什么事,手底下接的翻译稿子赶一赶也来得及,刚想回复。李熏然第二条短信就过来了,“你叫上林年初,我叫上简瑶。”


 


“叫她做什么?”凌远已经对李熏然这记不住名字的毛病已经无力指正了。


 


“Double date啊。”李熏然还在下面造了一个例句,“Jan and I like to go double date with Mike and Nianchu.”Jan是简瑶的英文名,Mike是凌远的,至于李熏然嘛,和凌远就差个打头字母,他的是N。


 


凌远还记得小学的时候,英语老师让大家选名字,李熏然死活要让他选Mike,就因为和Nike很相像。这名字可是他从三四五六个身强力壮的小男孩中竞争到的,老费劲了。多亏他成绩好,皮相也讨喜,深得英语老师喜爱,这才夺得此“芳名”。


 


依稀记得下课以后他还被几个小孩子围在教室后面的卫生角,还是李熏然挥着拳头挡在自己面前说着什么“要动他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镇住一众小孩。也不知道是乐极生悲还是怎么的,李熏然一转身就撞到安在墙上收纳着扫把,半开的橱柜门,一阵晕眩,直挺挺倒在地上,乍一看真的还挺像尸体的,吓得一众孩子一同倒吸一口凉气。还好那几个同学有良心没去踩上几脚,最后还是自己陪着背着他的老师一块儿去医务室抹了点红药水,那小子眉心一坨红艳艳的,被几个同学笑话了大半个月。




说起来Double date是两对情侣的约会吧,可是他和林念初…凌远扶了扶额,自己是不是很早以前说了什么让李熏然误会的话了。


 


看着凌远回的简简单单一个“OK。”李熏然嘿嘿一笑,又发了一条:“一会儿晚上来我们这打篮球吧?穿上次送你那球衣。”


 


“可别那么招摇了,上次看你穿,被人往死里防不说,最后打输了还被人调戏,忘了?”凌远刚才想着小时候的事情,眼里嘴边全是笑意。


 


“这回不是有你嘛,不虚!”李熏然心里还是有点慌的,上次还真是有点丢脸。


 


“行吧,一会儿我过去。”


 


“晚上见。”李熏然雀跃的躺回床里,凌远笑了笑继续动笔写东西,就算是暑假,两个少年的生活还是不断的相交着,像是永远不会分开似的。


 


夏天的天,黑的普遍比较晚,凌远刚到了李熏然他家附近的篮球场,挺远的就看到他站在刚亮起来的灯杆下面,咧着嘴朝他笑,边笑边挥手,看起来傻得要命。也许是路灯太亮的,李熏然看起来像是会发光似的,闪耀的不行。凌远愣了愣,随即一路小跑过去。


 


“小凌子,让朕好等啊。”一巴掌拍在凌远的肩膀上,李熏然喜笑颜开。


 


“去你的。”一手拍在他脑袋上,凌远佯装着嫌弃的模样。


 


“我和他们约好了,一会儿再等几个人,咱们开打。”李熏然早就习惯了,笑眯眯的,现在对一会儿的球赛很期待。


 


“嗯。”他应了一声,两人在球场边并排蹲着看了一会儿,偶尔谈论几句,这人技术不错,那人耍帅动作花哨。好容易才凑齐人上场,李熏然显然很是兴奋,一摸到球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冲的可带劲了。凌远则不同,更注重配合一些,传球什么的从不吝啬,给李熏然打助攻打配合,两人默契的简直是铜墙铁壁。李熏然被对方防的狠了,他就投个三分,几乎百发百中。同队几个人看着这又谦虚又勇猛的大兄弟,纷纷点头,这回赢球赢定了。


 


可打着打着,几个人肢体接触就难免多了些,好几次对方的手肘打在凌远的身上,甚至都磕到下巴了,李熏然觉得不大对劲,分了点心注意了一下,那臭小子分明借着打球欺负凌远啊,这能忍?火气轰的一下上来了,手一挥,篮球嘭得砸在了铁丝网上,震得网子嗡嗡作响,球滴溜溜的滚到一旁去。“你干什么?”他的声音很大,傻子都能听得出他有多恼怒了。


 


“没干什么啊?”对方只是笑嘻嘻的,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当我瞎的?”李熏然一手抓着打头那人的领子,那人还比他高一些,这让他很不舒服,微微扬了扬下巴,盯着那人的眼神绝对可以用凶悍来形容。


 


“熏然,别惹事。”凌远摸了摸下巴只是微微朝那伤了他的人笑了笑,那眼神像是看不懂事的小孩似的,随后去拉李熏然,把他和那人的距离拉开了些。那人得了便宜,显然也没打算惹是非只是抱着手臂,因为被扯着衣服,梗着脖子轻蔑的看着李熏然。


 


只觉得手臂被紧紧的抓住,李熏然一下子上脑的怒气才渐渐平息了。松开了那人的领子,侧头问他:“你没事吧?”


 


“没事,打篮球磕磕碰碰难免的。”凌远拍了拍他的胳膊,笑了笑,这小子火气倒是大的很。这么一弄要不就打一架,接着打篮球。要不就走,眼不见为净。想了想凌远做了决定,他可不觉得李熏然打完架以后还有力气打篮球,也不想他回去被他爸揍一顿。


 


之后李熏然被凌远拉着走了,还想和那小王八蛋打一架的,可凌远这个不好事的,死活不让。这让他很纳闷啊,怎么可以就这样就认怂呢。“干嘛不让我揍他一顿?”


 


“这种人迟早有人收拾。”凌远扯着他的手臂,生怕这小子一转身又跑回去,冲那人腚上就这么来一脚。


 


“你和他之前有过节?”听着李熏然这话,凌远倒是有点诧异,这小子难得敏锐啊。


 


“他女朋友和咱们一个初中的,前几天给我发了几条讯息,好像有点误会了。”他的语气很平淡,丝毫没有炫耀的意味,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行啊你!看不出来那么招人爱。”李熏然揽了揽他的脖子,他还是比凌远矮那么一丢丢,所以这样走路别别扭扭的,“老实说,是不是脚踩几只船!嗯?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他眯了眯眼睛,掩不住的八卦。


 


“没,就一个。”凌远定定的看了看他,一下子李熏然只觉得四周格外的安静,难得两人这么认真的对视上。


 


“噫。一个就一个呗,不就是那个林念初,说的那么认真干嘛,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李熏然又使劲揽住他的脖子,“以后可不许见色忘义啊!为兄弟两面三刀,啊呸,两肋插刀听到没有!”手里头的劲道又重了重,凌远挣扎着,李熏然不让,两人和打架似的闹了一路,谁都没发现莫名的越来越快的呼吸和心跳声。


 


“知道知道,快松手。”凌远快被这臭小子掐死了。


 


“不许为女人插兄弟两刀啊!”李熏然更大声了些。


 


“真不晓得你小子这一句一句的都哪里学来的。”


 


“QQ空间!”一路两人的身影越来越远,影子越拖越长,也越来越近。



评论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