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楼诚衍生】【杜方】小宇宙1

7月19日:

小宇宙
杜方  现代ABO


又名《方孟敖是怎样送羊入虎口的》


有私设。目测有荣霖。
退役士兵和傲娇少年的故事。
年龄差为五岁。


1.
方孟敖在半夜对杜见锋实施电话轰炸。
杜见锋困得不行,迷迷糊糊中伸手按掉好几次,最后终于不堪其扰,只穿一条裤衩,爬起来跟方孟敖视讯。
隔着时差,杜见锋看见方孟敖大白天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一张脸黑得跟眼珠子的颜色一样。
“杜见锋同志,请求你对我进行人道主义援助。”
杜见锋还没来得及从大脑死机的状态下清醒过来,整个人晕晕乎乎,只见方孟敖往身后一捞。
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站在镜头前,穿着简简单单的白T恤和牛仔裤,眉眼和方孟敖有些相似。
杜见锋怔怔地看着画面里那人浅笑的酒窝。
“我弟弟。”方孟敖说,“我们家正在进行着腥风血雨的斗争,我要求组织把我弟弟转移。”
杜见锋一个枕头扔过去:“你丫好好说话,妈的看多了抗战片还真把自己当做潜伏在国军里的共党了!”
“就是我表妹闹早恋要离家出走我爹寂寞太久要娶新老婆我要哄女朋友要不然一辈子光棍我弟弟没人管你帮我照顾一阵子!”
“哦,”杜见锋心太大,“你是老子的兄弟,你的兄弟就是老子的兄弟,这点小事,没问题。”
方孟敖点头,把他的兄弟往后一扯,然后踢到床底下去。
杜见锋惊讶无比:“你你你……”
“一块板子,我弟弟学校招生用的,”方孟敖云淡风轻,“他应该已经下了飞机,你看看时间,给他开个门吧。”
门铃在这个时候邀功似的响起,杜见锋见了鬼一样套了件老头衫,从床头扒拉下长裤。开门,看见板子上的男生站在他面前,白T恤牛仔裤,提着一个小小的拉杆箱,礼貌又带点疏离地伸出手:“方孟韦。”
夜色温柔。
很多年后,杜见锋才想起来,那个夜晚,他被方孟敖用一块木板哄骗,脚步虚浮打开了门。从此以后,呼吸被打乱,连心跳都失去了节奏。
清瘦的少年站在月光下,眉眼如画。






杜见锋,成年男性Alpha。经济情况还算良好,拥有一套小小的两居室。国家各项补贴够他吃饱。如果抽烟喝酒爆粗口不算的话,一般来说无不良嗜好。
他挠着后脑勺,从柜子里,给新房客拿出没有用过的床单被罩。方孟韦安静地站在床边,行李箱没有打开。杜见锋听见他轻声道谢,想了想,在准备离开时又折返回来。
“你要是缺啥,尽管开口,”杜见锋靠着门框,“你大哥和我是很多年的好兄弟,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方孟韦嗒一声把箱子打开,偏过头来看他:“谢谢。但是,我自己可以,你不用担心。”
油盐不进啊。
杜见锋把盘子扔进洗碗池,想着这个孩子真是有点奇怪。
方孟韦走路几乎没有声音,杜见锋去厨房,经过客厅被他吓了一跳。他好像一夜没睡,面容有点疲惫,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房间里出来,端坐在沙发上,听到了杜见锋的声音就乖巧地抬头看他。
杜见锋给方孟韦倒好了牛奶,犹豫了几分钟还是发问:“你大哥为什么要把你送到这里来?”
方孟韦咬着面包片:“不知道。”
“那他有没有说你什么时候回去?”
方孟韦放下杯子,盯着杜见锋:“房租水电和三餐我会按时交,对你不会造成任何负担。”
杜见锋摆手:“卧槽你在想什么?我就是想好好照顾你。嗨,也不对,那啥,唉,当我没说好了。”
坐在他对面的少年抿了抿嘴唇,把杯子推回去:“真难喝。”





水池里全是泡泡,杜见锋动作迅速捞起盘子,冲洗两遍,擦干净水,方孟韦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杜见锋身后。
他一只脚踏进来,一只脚还留在外面,杜见锋用眼角余光瞥见他有点迟疑,一直等到白色瓷盘在架子上摆放整齐,杜见锋转过身,方孟韦才微微退开,跟着杜见锋回到客厅。
“我们要约法三章。”
杜见锋点头。
“第一,你不能说脏话,不能在房子里抽烟。”
杜见锋挑眉:“在阳台也不行?”
“我闻到烟味就难受。”
杜见锋把茶几上的烟灰缸扔到垃圾桶:“行。第二条,以后你洗碗。”
“其他家务一人一半。”
“第三呢?”
“还没想好,以后再说。”
杜见锋伸出一只手:“那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击掌一声,杜见锋痛快地收回手:“对了,你是Beta还是Alpha?”
方孟韦神色一滞:“为什么这么问?”
“房东总要清楚房客的属性吧。”
“我是说,”方孟韦咬牙,“你怎么不问我是不是Omega?”
杜见锋笑:“如果你是Omega方孟敖那个混蛋怎么会放心你到我这里来住,我可是一个成年的,精力旺盛的,需求正常的Alp……”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方孟韦:“不会吧……”
杜见锋用手摸了一下脸,再次看着他的时候脸涨得通红:“……你你你……”
他刚往前靠,方孟韦脚步后撤,客房的门砸到杜见锋鼻梁,哐哐作响着关紧了。





一个成年的,精力旺盛的,需求正常的Alpha,正隔着房间的木门,朝里面的人大喊。
“我我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闭嘴!”
“你放心在你那啥的时候我一定不让别人靠近你房间……”
“闭嘴!”
“你要是被哪个Alpha欺负了,告诉我我来帮你收拾——”
“杜见锋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方孟韦攥紧拳头,“带着你落后封建都思维去死吧!Omega不是供人观赏的玩偶,我不需要Alpha保护!”
拳头从门缝里伸出来,杜见锋躲闪不及,本以为会结结实实挨一拳,却在他眉前停住了。
“你,你流鼻血了……”
方孟韦手忙脚乱把杜见锋扶到沙发上,扳过他的头往后仰,凑近来找出血点。
“刚才关门砸到你了?”
杜见锋双手接着沾血的纸巾,方孟韦愧疚得不行,要去拿药箱,杜见锋把他拦住了。
“没事,”他放轻声音,“小伤而已,一点也不疼。”
方孟韦怀疑地瞪着他:“你刚才都疼得龇牙了。”
“方孟敖没跟你说我以前当过兵?身体素质好着呢,没事,你去忙你的吧。”
不敢再提自己是体质强健的Alpha,杜见锋只好扯出陈年往事。
“那我去给花浇水。”
杜见锋点头:“好。”
方孟韦抿嘴微微笑开。






杜见锋罕见地失眠了。脑袋里全是方孟韦那个笑。
他十分嫌弃地扇自己一巴掌:人家就是出于礼貌对你一笑,你怎么这么没出息。
方孟韦还是个小不点的时候就跟着他爸出了国。杜见锋还记得,在跟方孟敖例行罚站的时候,天天闯祸的方大魔王,有点忧伤地看着办公室里,明老师桌子上的仙人球,对杜见锋说:“我弟弟要走了。”
杜见锋那时候在想着晚餐怎么忽悠食堂大妈多给他一个鸡腿,他正在长身体,老是吃不饱,听到方孟敖的话,就象征性地嗯了一声。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方孟敖心心念念的弟弟回来了,抱着一个枕头住进了杜见锋家。
杜见锋烦闷地翻了个身,想着下次一定要问问方孟敖,他弟弟要在这里住到什么时候。
不是杜见锋小气,是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共处一室。
还真他妈不太好。
杜见锋在凌晨终于睡着,迷迷糊糊的梦里,全是阳台上茉莉花的香气。









感觉我再不更文良心要受不了了。开学一个月,各种事情堆成山。慢慢适应着,拖了这么久特别不好意思。鞠躬。其实这文没存稿。好不容易攒了两千多字,咬咬牙发出来了。也算是给大家的国庆礼物吧。以及,这文不更新时间不定,不过既然开始了,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祝大家国庆快乐!站稳楼诚不动摇!

评论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