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食不言寝不语(四)

阿灰爱吃虾:



“小李警官不怕,这个一点也不疼。”凌远说。


“呵呵,院长你这是在哄小孩呢。”护士被逗笑,她握着李熏然的手给他擦拭皮肤。


“差不多吧。”凌远悄悄伸出手从背后揽住李熏然的肩膀。


李熏然进退两难,他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就在他纠结的时候针头已经毫无预兆的戳进了他的皮肤。


“啊...!”李熏然突然瞪大眼睛,他别过头咬着手指。“啊,原来...就这么点痛啊!”


“李熏然先生,点滴快完的时候你喊下我。”护士收拾完东西后离开了。


“我知道了,谢谢。”



凌远看护士走远了,他搭在李熏然肩膀上的手轻轻用力就让李熏然就倒在了自己怀里:“我知道你是怕打针,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


“我才不怕!”李熏然誓死捍卫自己的尊严。他有些别扭的推开凌远,这个人浑身的消毒水味,鼻子闻着还挺不舒服的。“凌院长,谢谢你陪我。你去忙你的吧。”


凌远站起来揉揉李熏然毛茸茸的头发:“好,小李警官。”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瓶水塞到李熏然手里,弯着腰对他笑:“多喝水。”


李熏然盯着手中的水看了半天,他在想这个凌院长怎么这么闲?难道官大的每天都没什么事干吗。他想了半天觉得太费脑子了,还是想想几天后拔牙的事情吧。




“诶诶,你们看见没。刚才凌院长笑了!”


“我也看见了!太帅了!呜呜呜。”


“那个男人是谁呀,我看凌院长对他笑了好几次了。哼!”


“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我们院座的笑容,我死而无憾了...”


李熏然睡得迷迷糊糊,只听见一些嘈杂的声音,似乎是在讨论凌远。




“醒醒。”


吃的!美食的香味!李熏然睁开眼看到一个人拎着饭盒站在自己面前,他慢慢抬头,愣住了。


是凌远。


凌远大概是觉得自己疯了吧,想着那个小警察牙痛不能吃东西,外面的他又不放心。他还是把手术推了,回家给他亲自熬了一锅皮蛋瘦肉粥。


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走廊里没几个人。他放慢脚步走到李熏然面前,小警察歪着脑袋靠在墙边,嘴角还挂着口水。


“真是...”凌远觉得自己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已经被眼前这个睡得毫无形象的人给戳到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给小警察擦擦嘴角。


“怎么就这么睡着了?”凌远坐下,他把饭盒打开。“饿不饿?”


“饿...”李熏然砸砸嘴巴。


凌远没好气的点了他的额头:“你饿怎么不知道打电话让你同事给你买点东西吃?”


李熏然有些不好意思:“我睡着了,然后...就忘了。”


凌远盛好粥把碗递李熏然:“吃吧。”


李熏然捧着碗深深嗅了一口:“好香,凌院长你在哪买的啊!”他迫不及待的舀了一勺送进嘴里。“好好吃!”


李熏然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粥,他这人平时饿了就吃泡面。在警队里这么些年了,也就李夫人的饭菜能重新唤回他的味觉。


他以风卷残云般的速度解决了这碗粥。


“盒...”吃完还不忘打个饱嗝。“凌院长,你买的这粥可真好吃。说实话,平时在警队忙的我天天只能吃泡面。”


“你喜欢的话,我...下次亲自带你去。”凌远收拾好了饭盒。“我好像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李熏然。”


“电话号码多少?”


“啊?”


“交换电话,以后工作上也许能用的上。”凌远掏出手机,让李熏然把号码输进去。


“也对!”李熏然觉得凌远说的很有道理,他居然这么轻松就弄到凌远的电话号码了。


“凌院长你平时不忙吗?”


“忙,每天都有病人要做手术。”凌远反问李熏然。“小李警官平时忙吗?”


“忙,各种大大小小的案件要处理。”李熏然大吐苦水。“都没时间谈恋爱了!”


凌远愣了愣,他看着李熏然:“你有女朋友了?”


“没有啊...之前是有的,可是她有喜欢的人了。”李熏然语气有些沮丧,他靠着墙壁,闭上眼睛。“我好像...从来没有人喜欢过我。”


“小李警官这么好,肯定会有人喜欢的。”


“谁啊。”


“嘘,睡吧。”




凌远离开的时候招呼护士给李熏然换了点滴瓶。他一路回到办公室,想到李熏然就觉得这个人分外的可爱。


下午的一场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凌远站在消毒池前洗手。


“三牛,你当初是怎么追的你媳妇?”凌远问。


韦天舒停下手中的动作,他坏笑:“我说,凌远你小子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不容易啊,万年冰山终于有融化的那天了!”


“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怎么那么多问题。”


“想当初我追我媳妇,我就是给她做了一碗面,然后她就感动的痛哭流涕,哭着说要嫁给我。”


“是不是真的?明天我要去找弟妹问问清楚。”凌远擦手,他打开衣柜换衣服。


“你管我真的假的,现在事实是我有媳妇,你还是单身。”韦天舒得意对冲凌远挤眉弄眼。


凌远换好衣服,把手机开机。


一条短信。


[凌院长,我在门诊大厅等你。]


是李熏然发来的,他嘴角有了弧度。小警察找自己做什么呢?


“三牛,我先回家了。”


凌远出了电梯,看见坐在门诊椅子上的小警察。他双手紧握,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


“李熏然。你找我吗?”


“哦哦...是的!”李熏然开始结巴了。“我想让你带我去吃你中午买粥的那家店吃饭。你放心,我请你吃。”


凌远双手交叉在胸前,他挑眉:“想吃?那地方还挺远的,你恐怕不好回家。”


“没事,我打车回家就好。”李熏然才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以后自己怕是没时间去觅食了。


“好,我去开车。”


车子开进了一个小区,凌远转动方向盘把车开进了车库。


“凌院长...不是去吃饭吗?”李熏然满脑子疑惑。


“是啊,下车吧。”凌远给李熏然解了安全带,然后绕到另一边给他打开车门。


“这是什么地方?”李熏然被凌远带进了电梯,他看见凌远按了十八楼。


“你不是警察吗,我又不会把你卖了。”


“这饭馆在居民区?”


“既来之则安之。”凌远领着李熏然来到一户住宅门前,他掏出钥匙把门打开。“小李警官,请进。”


李熏然有种预感,他觉得自己被骗了。


————————————


吃货总有一天要被自己这张嘴给坑了

评论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