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房客 06

白羊入了狮子的口:

06




房租这个事情,算是合了李熏然的意,但是他还是有些过意不去,除了水电煤这些基本的,家里的吃一般也由李熏然承担。另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李熏然发现凌远对吃根本毫不在意,与他却是至关重要。


另外,他发现凌远这个人真的不像表面这么冷冰冰的,他总是会在意细节的地方,给你一些贴心的帮助。最近李熏然工作不忙,除了值班基本都能按时下班。刑警的工作就是这样,忙起来24小时不着家,不忙的时候跟一般上班族也差不多。现在他每天买了菜回家等凌远做。当然,凌院长有的时候不可避免的要值班,也有临时有手术的,李熏然就叫个外卖什么的。


这天,桌上放着李熏然买回来的菜,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他刚叫的外卖。李警官撇撇嘴,最近医院怎么这么忙啊!以前,外卖时间是他一天中最期待的,现在,他还是比较期待凌远的手艺。凌远说的对,能在家吃就少在外面吃!


打开外包装,同时,手机铃声响起,李警官第一次在接电话和吃东西两件事上选择了接电话。


“李警官,好久不见!”


“……”李熏然懵了大概三秒钟,然后房间里充斥着李熏然的吼叫声:“好你个赵启平,你还知道给我来电话,你死哪儿去了!”


“哎哎哎……我说你轻点行不!”对面的赵启平掏掏耳朵:“我在老地方等你!”


“好类!十分钟!”说完匆匆挂了电话,换衣服,穿鞋出门,动作一气呵成。


赵启平,李熏然一起长大的兄弟。一个是警察的儿子,一个是医生的儿子,就是这么巧,两人是邻居。差不多时间出生,差不多时间上学,成绩差不多,总之什么都差不多!除了性格……李熏然是那种能不惹事就不惹事的乖学生,而赵启平是那种能惹事绝不错过的熊孩子。李熏然内向可爱,赵启平外向活泼。一直到高中,两人都是同班同学,后来,李熏然进了警校,赵启平进了医科大学。再后来,赵启平就出国念书了……至今也有八九年了,其间只见过一次,就是李熏然受伤那次= =;




嗨吧,位于深巷里的酒吧,精致安静。赵启平和李熏然喜欢在这里聊天发呆。


“什么时候回来的?”李熏然一眼就认出坐在花园里的赵启平,拍了他的肩顺势坐到旁边。“不早点说我好去接你啊!”


“哎……不提了,早就该回来的,不小心在那边的医院工作了两年!”


两人之间并没有过多的嘘寒问暖,这大概就是朋友吧,许久未见,一如既往。


“国外的医院工作?那不是挺好的?”


“好什么呀,还是国内好啊,国外不太平!”


“也是,治安来说,国内还是不错的!”李熏然竟然有小小的得意。


“是啊,多亏有李警官这样的人民公仆!”


“那是!”


碰个杯,相视一笑。聊了整夜,其实两人在工作中都算的上是精英,不过对于李熏然在鲜花食人魔的案件中光荣……受伤的事情还是提出了严肃严厉的批评,毕竟在国外看到他以病人的身份出现的时候,自己也差点晕过去!李熏然虚心接受,并且表示下次遇到同类事件,还是会奋不顾身,赵启平差点酒瓶砸过去!


感情这方面,李警官输赵医生就不是一点点了。从小到大,大概从初中开始吧,赵医生就开始了懵懂的初恋,至今,应该是没有空窗过,至少在xing伴侣这一块从来不缺。李警官呢,虽然喜欢他的人也是一大把一大把的,但是李警官就跟铁了心似的,不知道是假装不知道还是真的不知道,反正就是没见过他牵女孩子的手。


“我说,你也该有个交往对象了,叔叔阿姨不催你啊!”


“催啊!整天逼着我相亲,我都快烦死了!”


“……”


李熏然撇着嘴:“反正没有来电的!”


“这也急不来,你呢,是该找个会疼你的,你就是一少爷!”


“你呢?就没想过找一个稳定下来?”


“有合适的才行啊!”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同情,算了,不说了,碰个杯吧!




李熏然回到家的时候,大概是凌晨3点。桌上的菜已经不在了,应该是凌远放进冰箱了。茶几上的外卖也不见了,李熏然准确无误的在垃圾桶里找到了它完整的“残骸”!“真浪费!”默默的在心里嘀咕,凌远虽然不铺张浪费,但是对于这种他口中的垃圾食品,扔起来毫不手软,简直惨无人道,李警官多少次看着垃圾桶里的食物默默哀悼!


叹了口气,轻轻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凌远躺在床上,听到李熏然回房间关门,才真的安心入睡。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关心他的动向了?今天回家,看到桌上的菜和茶几上一口未动的外卖,他就知道估计是临时有事出去了,他本能的拿出手机打算打电话过去,却没那么做!他发现他没有立场,难道只是以房东的身份问他你在哪里?在干什么?什么时候回来吗?


人生,总有这么多无奈!




凌远见到赵启平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当赵启平人模狗样的站在凌远的办公室里,笑嘻嘻的叫了声:“师哥!”凌远瞬间头疼无比,走了个韦天舒,来了个赵启平…… 但还是公式化的起立,伸出手,笑脸相迎:“欢迎回国!”


“谢谢!”赵启平笑笑:“听说韦主任去了温宁啊?”


“是啊!”说起这个,凌远咬牙切齿,这家伙去了温宁也不消停,整天在自己眼前晃悠,不是电话短信就是吊儿郎当的坐在自己对面。


“听说他想回来啊!”


“是吗?”还是回来吧!


“哎……都一把年纪了,还折腾什么!”赵启平显然听说了一些事,他的立场很简单,中立。毕竟这件事情上,两个人都没有错。


“行了行了,自己去办手续,明天来上班!”凌远挥挥手,然后又用笔指着赵启平点了点:“不许给我挑事!”


对方显然不怕他:“我从来不挑事好不好!”起身,“那我走啦!”边走边挥手边说:“我就是不太消停而已!”


“……”




办完手续,赵启平直接打车去了公安局,并且站在门口給李熏然打了个电话。大概的意思是,我事情办完了,来找你吃晚饭!李熏然无奈的表示自己还没下班。赵启平任性的说我要吃饭我要吃饭!最后妥协的当然是李熏然,一方面,提出任性要求的是赵启平,一方面,被他缠的自己都饿了!于是,在没有任务的情况下,李熏然请了假,下了班,和赵启平去吃晚饭。


凌远难得准时下班,回到家打算大显身手,冰箱里的菜放的时间太长,于是在他知道李熏然会买菜的情况下还是去买了菜。只是回到家,人还没回来。看看表,没在意,放下菜去书房看书。凌远喜欢看书,家里书很多,各个领域的都有,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书架上好像多了一些……漫画?


凌远看书向来投入,记得不用工作的周末,他给自己泡杯茶,能在书房待一天。如今很少有这样的机会了,只是真的拿起书看的时候,还是能够心无旁骛。等他想起来看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了,李熏然还没有回来,自己也没吃饭。于是凌院长放下书,去厨房給自己下碗面。


李熏然回来的时候,身上有些酒气,看到凌远在厨房,“你在干什么啊?”


“煮面!”还知道回来!


“你怎么才吃饭啊?”好香啊!李熏然跟着香味飘进了厨房:“煮了多少啊?我也想吃!”


“你喝酒了!”这么晚回来还喝酒?


“有个朋友刚从国外回来就去喝了一点!”这个面看着好好吃啊!


“你们没吃饭啊?怎么还饿?”


“我们先吃饭再喝酒的嘛!现在又饿了行不行!”


“行!”凌远说着又从旁边抓了一把面放进锅里,“你先去洗澡吧,一会儿就能吃了!”


李熏然这才心满意足的去了浴室。出来的时候,面已经在桌子上了,旁边还有一杯牛奶,喝了酒的李熏然早就渴了,端起牛奶就喝,喝完一脸享受:“舒服了,好渴!”


凌远咽下嘴里的面:“喝了多少酒?”


“今天没喝多少!”


“今天?平时不见你喝酒啊!”


“哦,我确实不怎么喝酒,这是我发小从国外回来了嘛!哦,昨天我也跟他一起喝了点,所以回来晚了!”


李熏然专心的吃着面,完全没有发现凌远的心里变化,当然,即使不吃面,他也不会发现!他的那些警察的敏锐感,刑警的犀利,在凌远身上向来不管用!


“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吃碗面,满足的擦擦嘴,笑嘻嘻的说。


“好啊!”发小啊!是得认识认识!




躺在床上的赵启平打了个喷嚏,将被子裹紧,翻身继续睡……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