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凌李】 Stay With Me

Re叶梓:

第08章   开不了口




躺了两天,李熏然头晕恶心的症状有所缓解,精神也渐渐恢复起来。


这天傍晚,他一个人静静躺在床上等着凌远下班过来。


愣愣的望着病房里白花花的墙,他回想起出事那天。他想起那天雨很大,想起自己被车子掀翻又碾压而过时有多痛,想起自己努力要看清车牌号却晃了眼睛,越来越困……


 


他不自觉抓紧了床单。伤口还没好透,断断续续在发作。可是心里也似是有个缺口,没有风穿透,却也是钻着痛。


他想,这也许就是恐惧。


 


他从小就是个勇敢坚强的孩子,立志当警察也没有半点犹疑。在过去办案的过程中,即使有过险境,他也是不假思索的和罪犯斗智斗勇,以身相搏。战胜犯罪势力的喜悦让他更加热爱这份工作,心中的正义让他无畏,他似乎从没考虑过他也会恐惧。


而这次和以往不一样,他想。


似是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他想。


他恐惧,恐惧或许他再也担不起他最爱的职业,恐惧或许他再也见不到他最爱的人了。


 


凌远……


 


凌远听到我出事的消息该是什么反应呢?凌远等在手术室外是哪般的心焦呢?


这些他都不可能目睹,却也不会从凌远口中得知。


但他想,如果换作是他自己……


他顿时红了眼睛。


 


 


门被轻轻推开,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他来不及收起的情绪被凌远尽收眼里。


“熏然,你怎么了?”


“嗯…我没事。就是刚刚睡醒,还有点乏。”装作打哈欠的样子。


 


凌远放下手里打包的餐盒,伸手过来探他的额头。


“头还晕吗?伤口疼的厉害?”


“……都还好。你吃饭了么?”


“没呢,过来陪你一起吃。”


凌远也就不勉强,顺着他的话题继续。


 


“来,慢点。”凌远把床头摇起,幅度尽量小的扶起李熏然,把他背后的枕头垫高。再熟练的架起小桌板,把餐盒一个个铺开。


然后指着一堆花花绿绿的菜说,“这是我的。”


又端起一碗清粥,“这是你的。”


 


“凌远你太不厚道了,吃这么丰盛,故意馋我呢。”


“这不天天替你操心,我得好好给自己补补不是,就从三牛那儿……”


本是想开个玩笑调节病房里的苦闷,可是话一出口凌远就后悔自己这难得的多嘴。


“额…熏然,我的意思是说……”


 


“凌远,对不起。”


李熏然眼里变的黯淡。“这一次,我又食言了。我明明答应过你的,我却又让你经历那样的煎熬。”


 


凌远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因为他清楚李熏然心中的自责和内疚。


正因为在乎,所以心疼,所以看不得对方受到一点伤害,哪怕是为了自己。


 


“你没有对不起我。别多想了,你看你又瘦了。”安抚的摸上那人清瘦的脸颊,努力把眼底的情绪打碎吞回去。


 


 


 


粥已经晾了一会儿,不再冒热气,触及碗边却也是温热。


舀起一勺,小心翼翼送到那人嘴边。“熏然,安心把身体养好,就当是对我的补偿。”


李熏然听话的一口接一口吃下去,凌远看着他把一碗再普通不过的白粥吃的这么香,很是欣慰。


李熏然本想告诉凌远,当那碗看似寡淡的粥划过食道跌进胃底,他觉得安心而温暖,甚至尝出一丝甜味来。他看到凌远的笑眼眯成了线,他就忍不住撑起身子轻轻啄上那人的嘴。


 


凌远舔了舔嘴唇。


嗯,是甜的。


 


“饭菜快凉了,你也赶紧吃吧……”


“欸,知道啦。”


 


 


 


-----------------------------


 


待收拾完碗筷,凌远见李熏然精神尚好并不急着休息,就拿了件外套披在他肩上,自己坐在床边陪他聊天。


 


 


“熏然,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李熏然听出了凌远话里的紧张,很认真的对上他的眼光。


“下午,我和赵启平商量了你左腿后续的治疗方案。他已经联系了之前在美国实习过的医院,针对你的情况,他们认为需要二次手术,植入一种高分子垫片,来减缓骨骼的承重压力。这是他们这两年的最新研究成果,从目前已经实施的案例来看,这一项发明在治疗和后期恢复中确是发挥了显著的效果。”


“小赵医生对你的治疗很上心,他也建议我采纳美国那边的治疗方案。所以,我想……”


 


“我听你的。”


李熏然没等凌远把话说完,很果断的给出了他的答案。“医学上的东西我不懂,但是我相信你选择的都是对我最好的。所以,我愿意再接受手术。”


 


凌远搂住李熏然,他想起下午的时候赵启平对他说的话,他的眼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悲怆,李熏然并看不到。


他不想让李熏然看到。


 


“好,手术时我会在旁边陪你。”


 


 


 


你那么好,


我怎么忍心告诉你。


 




---------------------------


 


李熏然的手术定在了一周后的一个上午。


这天一早,赵启平就去病房安排了术前检查。


 


“熏然,凌院长临时有一台手术,可能不能陪你了。”


“这样啊…没关系,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老凌这点特权不指望了。”李熏然说的自己都心虚。


“我赵启平什么人,骨科一把手,我主刀你就放心好了。”小赵医生很熟练的自夸起来。


赵启平和李熏然年龄相仿,很谈得来。李熏然知道赵启平虽爱开玩笑,但是认真起来是个很靠谱的人。


 


换上手术服后,李熏然被医护人员慢慢推往手术室。


他们穿过了一条很长的走廊,李熏然呆呆望着天花板上的LED灯被拉成长长的光带,然后一扇门被打开,他浑身一哆嗦被送进了一间满是仪器的房间。


他躺上了一张冰冷的床。有医生护士开始往自己身上绑仪器接管子。


 


他牙齿开始打颤。


手术室太冷了,他想。


 


不多久赵启平就穿着刷手服走了进来,然后跟他说了一句“别紧张。”


麻醉医生开始给药。他感到一阵明显的胀痛后,渐渐觉得自己脚上麻麻的,没有了知觉。


李熏然做的是半麻,意识是有的。他看不到自己的腿,就盯着无影灯和天花板好一会儿,然后用余光撇着戴口罩的医生们,他们一个个都没有表情,专注着自己的事。


那一刻,李熏然竟觉得自己有点无助。


 


是啊,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大伤小伤都受过,但每次不是不省人事的被送进来,就是缝个针贴个膏药什么的,像这样意识清醒的接受手术还是第一次。


他闭上眼睛。他承认自己有点不安。


 


视觉被屏蔽后,耳朵听的更加分明。他能听到移动门打开关闭的声音,他能听到赵启平简短明了的指示,他还能听到金属的刀具被拿起放下的声音。他更加心慌了。


 


忍忍就过去了吧。


 


 


 


“熏然,我迟到了。”


他觉得他一定是出现了幻觉。他的潜意识里一直在渴望那人的出现,所以心里的声音被放大传进耳里。


 


“哟,凌院长,你手速也太快了吧,这才1个小时就解决了?”


“不是什么大问题,缝合就交给王东他们了。”


 


李熏然睁开眼,看见那人还穿着刷手服。


他微微抬了一下手指,然后感到整个手掌被人紧紧握住。


是他的皮肤,他的温度。


还有传递过来的力量。


 


凌远给李熏然擦了擦额头的薄汗,“再坚持一下,快结束了。”


李熏然安心的点点头。


 


整个人放松下来,困意就上来了。


李熏然迷迷糊糊记得自己被人抬上了一张软床,送回了自己的病房。还有很多凌远关切的话。


 


还是一条长长的走廊,白晃晃的灯带。


还是一扇门,但门的里头是温暖。


 


那是个宁静的午后,有阳光。


 


 


 


 


 


---------------------------------


 


李熏然掀开被子,慢慢撑起身子坐在床沿,然后伸手去够靠在一边的拐杖。


昨天李睿和赵启平过来给他做了检查,他已经被批准可以适当下床走走了。在病房闷了一个多星期,解除禁足令的他自然呆不住。


 


凌远早上有门诊,说是结束后会过来给自己送饭。李熏然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想自己一个人慢慢挪到电梯间等他。


拐杖才用了两三次,还不习惯,再加上肋骨的伤远没有好透,李熏然不敢太造次,很当心的一点点往前走。


 


接近电梯的时候,他听到楼梯间有熟悉的声音传来。


“凌院长,我打算下个星期安排他复健。至于最终的效果我没有办法预料,你清楚的,他当时的情况能保肢已经是奇迹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奇迹,你要有心理准备。”是赵启平的声音。


凌远也在。


 


他们讨论病例起来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李熏然是见识过的。


也罢,李熏然决定还是回病房等他的午餐好了。


 


“是,这些我都清楚,我只是…只是不知道怎么对他开口。他那么骄傲,那么自信,你让我告诉他可能后半辈子都要靠拐杖走路……我……”


“李熏然是个坚强的人,你们都是……我相信会没事的。”


 






李熏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正欲往回走的他整个人定在那里。


一股难以言喻的气血往眼眶冲,他觉得脑子嗡嗡作响。


 


“他当时的情况能保肢已经是奇迹了……”


“他可能后半辈子都要靠拐杖走路……”


……


 


 


 


原来,他们说的是我啊。


 


 


 


 


李熏然的第一个反应是逃走。赶紧离开这里,躲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他左手指节已经不知不觉在拐杖把手上扣的生疼。右手扶着一侧的墙,用力迈开腿走。


可是他觉得所有东西都失控了,他的手他的脚他的大脑都失控了。


他跌跌撞撞了好几步,终是失去了平衡,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人。


小护士手里的托盘被撞开,随着“哐当”一声响,药瓶和器械散落一地。小护士下意识的想去扶李熏然,奈何被他一带也摔了下去。


“啊……”


 


 


凌远和赵启平闻声赶来,看到那样一幕惊讶不已。


“熏然!”凌远赶紧跑过去扶起那人。


李熏然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一般,眼眶是红的。


待他回过神看到凌远万分焦急的眼神,他努力朝凌远笑了一笑。


“这,怎么回事!”一旁的赵启平也赶紧扶起倒地小护士。


“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李熏然躲闪着凌远的眼睛,“我就是想出来走走透透气,没站稳。”


“下次不准一个人出来了,太危险了,你伤还没好呢,再摔着怎么办。”凌远语气里是责备,更是心疼。


 


赵启平替小护士收拾完散落的东西,扶着她去急诊室上药了。


凌远看李熏然的状态不太对,很是担心。


“怎么了熏然,哪里不舒服?怎么哭了?”


 


 


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扔进了海里,不断往下沉。


咸涩的海水涌进眼里,水泡堵住了口鼻,海水的压强撞击着耳膜。哪儿都疼。


他想挣扎,但是他太累了,他渐渐透不过气。


他不想让凌远担心自己,所以努力挤出了一个字,“疼……”


 




凌远把李熏然打横抱起,往病房走。


他死死捏着凌远的领口,沉默着不语。


 


凌远走的很慢,他回忆着刚才李熏然闪躲的眼睛,和极力掩饰的即将崩溃的情绪。


他心中了然。


 


“熏然,你是听到什么了吗?”


没有任何回应。


 






在进病房的那一刻,李熏然突然开口,带着压抑着的哭腔,“凌远,原来我…已经是个瘸子了呀……”


纵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凌远的手还是控住不住的抖了一下。


 


 


 


 






 


天空灰的像哭过。


秘密被揭开后并没有更轻松。


 


一直开不了口让他知道,


一直狠不下心去戳破这个残忍的事实。


可是,结局并没有更好。


 


 




 


我揣摩过很多种方式、


组织过很多次言辞想告诉你,


但我唯独没想到,最终竟是这样让你自己撞破了答案。






----------------------------------------------------------------------------


旅行结束一回到家就开始写,终于在假期最后一天码完了这迄今为止最长的一章。


医学部分如有bug请见谅。


以及感谢来看文的朋友,


有任何想法欢迎交流。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