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持证驾驶2

采王子的小东菇:

仿佛被抓包的小赵啧啧啧。


——————————————————————————————


赵启平下午不上班,谭宗明去公司以后他一个人满脸满足地躺在超大号的床上左滚右滚,不料赵妈妈一个电话轰炸,生生耗掉他大半个下午的时光,把他一觉睡到天黑黑的计划碾成了渣渣。


赵妈妈千叮咛万嘱咐,说来说去就是交代他不要吊儿郎当不要使小性子,要不然一不小心被扫地出门就成了赵家之耻贻笑大方云云。


赵启平不以为然:“妈您大小也算一枚知识分子,说话怎么跟那些封建老太太似的。扫地出门怎么了,大不了我回家孝敬您。”


“什么怎么了,嫁出去的女……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封建老太太怎么了,人家封建老太太四十就能抱孙子了,哪像我,五十好几了还见天的给儿子安排相亲,人家还不领情……”


眼看着赵妈妈又要在另一个方向滔滔不绝,赵启平连忙按住她即将奔腾万里的小火车:“好了我知道了妈妈,我这不听您安排把婚结了吗,您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


“哦哟什么听我安排,分明是你贪图人家美色和钱财好不啦,说得好像我强迫你一样的。说来也是奇怪哈,人家竟然也瞧得上你,几天就把事情办完了哈哈哈哈。”赵妈妈说着说着就像天上掉下个馅饼正好砸自己面前一样,兴奋地傻笑起来。


这话说的就有点伤自尊了,赵启平差点冲着电话咆哮。


他是被赶鸭子上架相的亲没错,但结婚这种事也不是被谁逼着就能答应的。


他家不差钱,但和上海金融界的半边天谭大鳄比起来简直差了不只十万八千里。


赵启平梗了半天脖子,最后咽了咽唾沫,听见电话那头赵妈妈已经和别人聊起天来了,灰溜溜地把电话挂了。


嗯,其实他也觉得自己高攀了。


但是结婚这件事,居然是谭宗明提出来的。


那天他故意穿得老气横秋迟到半个小时到达赵妈妈说的老面馆,窗边的位子居然还有人。


说不定相亲对象已经走了,这只是个来吃面的顾客而已。赵启平安慰自己,都懒得看人脸一眼,直接在那人对面坐下没骨头似的瘫在椅子上。心想人家一开口嫌弃自己立马跳起来走人。


对方本来扭头看着窗外,似乎被惊了一下,看了他好一会儿才不确定地问一句:“…赵启平?”


啊哦,失算。
赵启平为自己默哀,坐直身体朝那人伸出右手。“你……”


剩下的那个“好”字堵在喉咙口说不出来。


人在两种情况下会迫切希望得到一个人。


一种是这个人的出现,让原本得过且过的你重新燃起对未来的希望。
另一种是,这个人满足你之前对另一半的所有想象。


五官精致,身材匀称,声音低沉。
赵启平第一次见谭宗明,就从心底里产生出要把这个人占为己有的龌龊思想。


高啊帅啊理想型啊。
赵启平手还悬在餐桌上,目光热烈,仿佛发情期的狮子。


谭宗明眼角噙笑,伸手握住赵启平的。
“谭宗明。”


赵启平不看财经杂志,但有女人的地方少不了帅哥和八卦,赵启平深受六院广大妇女影响,一瞬间“大鳄”“总裁”“大人物”等词涌进脑海里,再看谭宗明简直像镀了金一样闪闪惹人爱。


名啊利啊人民币啊。
赵启平简直想握住谭宗明的手抖三抖。但也只是想想,他收回自己的手,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打扮。


“相亲啊。”谭宗明没漏掉他的小表情,出声问他。


你不也是么。赵启平奇怪,来不及问,对方又问:“以后还相么?”


赵启平条件反射的摇头:“不相。”


谭宗明笑意更深,“那咱结婚吧。”


“啊?!”


赵启平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结了婚,谭宗明为什么肯“下嫁”的问题,赵启平冥思苦想,得出了“游戏人间的大鳄突然想靠岸,此时正好出现一条船”这个答案。


至于赵妈妈哪里来的渠道和谭大鳄连上线,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赵启平追忆过去完毕,电话又响起来,赵妈妈口气听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平平啊,妈妈刚刚说话没注意,你生气了呀?”


“没有没有。”赵妈妈居然为了给他道歉专门打一个电话,赵启平简直受宠若惊。


“噢,那你把你那儿地址发一个给我,你张阿姨给我带了好多老毛蟹,我给你寄点过去。”


“啊老毛蟹!”赵启平哈喇子直流。


“哎哟你怎么那么馋,我是特意给谭宗明的啦,你少吃一点行不行啊,人家收了你简直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要懂得感恩啊……”


“……”
赵启平想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不是这么用的,结果听见赵妈妈又和别人聊起天来了,只好又一次灰溜溜地挂了电话,躺在床上感慨人生。


电话第三次响起来,赵启平都懒得看来电显示,直接接起来无可奈何地说:“好了妈妈我没生气,也不会跟您宝贝女婿抢吃的,我比你还稀罕他好不啦?”


电话那头没人说话,赵启平只好疑惑地“喂”了一声。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尴尬的咳嗽声。
赵启平心砰砰乱跳,有种十分不祥的预感,来不及看来电显示,一个低沉的声音混着滋滋的电流声传进耳朵里。


“有多稀罕?”


——————————————————————————————


本来留着明天发的😌😌……
但是谦金大大出本啦我好嗨森😊😊


爱你们哟❤

评论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