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持证驾驶3

采王子的小东菇:

我都是用手机码字的😳
所以没有存档😊
要是不小心删了就真的没有了😲


没有新鲜凯新鲜东看
好无聊好寂寞😔


——————————————————————————————


谭宗明落了份文件在家里,开会急用,请赵启平快马加鞭送过来。


晟暄顶层的会议室里,西装革履的一群人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地……盯着谭宗明的后脑勺听他打电话。


“你去书房,书柜中间有两个抽屉,左边那个里面有钥匙。”
“慢慢找,东西杂别扎到手。”
“嗯,用第三把钥匙打开办公桌右面的柜子,右边第一个文件夹就是,你亲自带过来,让小张送你。”


挂了电话,谭宗明把椅子转回来对着一群下属点头说道:“不好意思,大家休息二十分钟,报告来了我们继续。”


大家闻言纷纷低下头盯着自己的电脑,噼里啪啦敲键盘,面色如常,除安迪外所有人眼里都燃烧着着八卦的熊熊火焰。


策划部花魁:😭绝望,我们失去了全公司唯一的钻石王老五。


市场部大浪:搞笑,你们什么时候拥有过。


策划部娜娜:别找鸡,只是拿个文件,说不定是谭总亲戚?


市场部大浪:不找鸡,谭总早已成仙,哪儿来的亲戚。


策划部花魁:@市场部大浪,谭总说我们晟暄是个大家庭的时候。


策划部娜娜:拍马屁只服大浪。


市场部老陈:@策划部娜娜 @市场部大浪,注意措辞注意影响。


策划部娜娜:😳我说别着急


市场部大浪:……


人事部李复:通知,七月新员工分部如下:


策划部花魁:@人事部李复 走开走开,说正事呢这儿。


系统提示:人事部李复被管理员禁言10分钟。


秘书部朱姐:……别闹,谭总打电话的时候我看见备注了。


众人不约而同向坐在谭宗明侧后方的朱姐投去热切的目光。


动静大到谭宗明也扭过头看了她两眼。


朱姐是何许人物,跟着谭宗明打这么久江山,面不改色随机应变早已是看家本领,此刻云淡风轻的冲不明所以地谭宗明露出一个微笑,优雅地捋一捋耳边的碎发,四平八稳地敲击键盘。


表看我!表看我!一群王八羔子,耐心给狗吃了?老娘要是暴露了分分钟砍死你们!


底下一排排齐刷刷的省略号,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前后落差惊到了。


最后花魁忍不住问:朱姐,备注是什么?


朱姐丢下加粗的“孔雀屏”三个大字关闭了群聊界面。


刚刚还一片锣鼓声天的群里半天没动静。
大家都若有所思的样子。
孔雀屏啊孔雀屏。
自恋臭美傲娇boy?
谭总平时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竟有这等情趣?


孔雀屏来电话了,谭宗明接起来。


赵启平口气听起来十分惆怅:“你能不能给前台打个电话,你们接待员说我身份不明没有预约,不让我上去。”


“嗯,你等一下。”


朱姐最会察言观色,适时走上前弯腰问:“谭总,我接他上来?”


谭宗明边扣扣子边站起来。
“谢谢,不过自己的人自己接比较好。”


赵启平挂了电话,坐在大厅的矮沙发上玩手机。


前台小姐时不时看他一眼,总觉得心虚,叫茶水间送了杯冰咖啡过去。


谭宗明从专用电梯里走出来直奔赵启平而去的时候她就暗道不好,万幸虽然没把人放进去也没有不礼貌不周到的地方。


谭宗明刚走到赵启平跟前,赵启平突然冲着他裤腿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赵启平囧了,一边搓着鼻子一边道歉,一抬头,更囧了。


谭宗明看着他红红的鼻尖皱眉:“感冒了?”


赵启平耳朵烧的慌,不去看谭宗明的脸,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站起来说:“啊你下来我就不上去啦,我今天夜班,回家补一觉。”


赵启平没好意思说,其实是因为从书房拿好文件下楼的时候他脸上的红还没消下去,司机小张尽职尽责,以为他被热的,一路上调低了三次温度,直到两个人开始都打喷嚏了才作罢。


谭宗明瞥一眼旁边茶几上的冰咖啡,揽着赵启平肩膀往电梯走去:“上去睡,我办公室有床。”


前台小姐大热天的一哆嗦。
什么叫多此一举?什么叫自寻死路?


赵启平嘴上喊着“哎呀不用”,身体从善如流地被带着走。
在宝贵的睡眠时间面前,羞涩啊矜持啊什么的都是浮云。



会议室的墙是玻璃做的。
赵启平被谭宗明领着,收获了无数或惊讶或打探的目光。


赵启平突然心情很差。
在前台他就在怀疑,现在看来,谭宗明结婚的事他们公司的人真的是不知道的。


他稍稍一侧身,把肩膀从谭宗明手臂里撤出来。


谭宗明愣了一下,手在空中不尴不尬地举了一秒才放下来。


赵启平把怀里的文件夹递给谭宗明,“你不是在开会嘛,你告诉我在哪儿,我一个人过去就行。”


赵启平的“我不开心”直接写在脸上,谭宗明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只能顺着他蹙眉把文件接过来,不说话。


这一层楼其实挺大,而且他不多不少,刚好听说过赵启平刚参加工作那年在六院手术室迷路的传闻。
谭宗明在犹豫要不要叫个人带他过去,可是就这么说出来,好像挺伤人自尊?


这时候清洁阿姨像救世主一样走过来。
谭宗明喜笑颜开叫住她:“阿姨麻烦您帮我换换办公室床单被套。”
然后对赵启平说:“那你跟保洁阿姨过去,我开完会过来。”


赵启平点头就走,保洁阿姨在前面内牛满面。
心想我刚下的班哟!


与此同时,晟暄公司群里又一次掀起巨浪。


策划部花魁:看见没有看见没有?谭总刚才的痴汉笑!我果然失去了他😭。


策划部娜娜:谭总小男友不错啊,那脸那腰那腿……果然好男人都是有男朋友的😭。


市场部老陈:谭总小男友我见过的,六院的医生,我爸以前做手术的时候他还在实习,被我吼过好多次啊哈哈哈。


市场部大浪:@市场部老陈 主管好记忆!主管好魄力!主管你走好。


策划部娜娜:@市场部老陈 陈主管走好。


市场部花魁:@市场部老陈 陈主管走好。


人事部李复:七月新员工分部安排已发送至各部门主管邮箱,请查收。


秘书部朱姐:@市场部老陈 老陈走好。


市场部老陈:-_-||


市场部大浪:所以谭总暗恋CFO的事确实是造谣没错?


安迪:excuse me?


市场部大浪:卧槽谁把灭绝放进来的。


市场部大浪:卧槽怎么不能撤回!


策划部花魁:@市场部大浪 ……大浪走好。


策划部娜娜:@市场部大浪 走好。


市场部老陈:@市场部大浪 一起走?


——————————————————————————————
嗯...我也知道我有点脱线了


讲个笑话
五环比刘欢少一环


蛋蛋欢乐多啊

评论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