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楼诚】阴阳差错

酒子念:


“阿诚,等下跟我去个聚会。”看着在画画的人,突然想起来晚上的聚会,明楼还是出言打破了安静的气氛。


“好。”调着颜色,听到对方说话,明诚心不在焉的回答一句。


“不问为什么?”明楼凑过去,光下那双手白的透明,能清晰的看到皮肤下青色的血管,一时被引诱,不由自主的覆了上去。


“那为什么?”手被人抓着,继续调颜料,明诚从善如流的顺着往下问。


“去把你卖了。”难得的起了玩心,抓着那只手,手指顺着血管的纹路慢慢往小臂上磨。


“你舍得?”被这么折腾,画不下去,明诚索性放下笔偏头看着人笑了笑。


“你这小子,胆子大了。”


“跟谁学谁嘛。”




看着并肩走过来的两个人,赵启平扔给谭宗明一个“你看就是这样吧”的眼神。谭宗明看着明诚,记忆里的那个模糊的轮廓突然清晰了,他长高了,也变了,那双眼睛曾经是清亮的而不是如今如寒潭一般波澜不惊,目光都带着疏离和冷淡。


“谭宗明。”


“明诚。”


两只握在一起的手仿佛穿越了岁月,明诚轻轻把手抽出来。“我听启平提起过你。百闻不如一见,今天总算是见到了。”


谭宗明收回手,“平平跟你怎么说的?”


明诚微微抿唇笑了一下,“冤大头。”


“阿诚,你就这么把我卖了?”赵启平在一旁作势就要扑过去。


明楼一把扣住明诚的腰,把人往自己怀里一带,“启平,朋友妻不可戏。我们也算是朋友吧,别动手动脚的。”


明诚避开几人的视线揉了揉自己的后腰,刚刚明楼那一下警告估计已经有些青了。叹了口气,偏头和明楼小声说,“先生,我去洗手间。”


明楼替他抚平了领子上的褶皱,凑在人耳边,“要我陪你吗?”


“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去。”明诚笑着握了一下他的手,起身离开。




一顿饭吃的有声有色,回公寓的路上,明诚看着窗外倒退的树,手指抓着门框的扶手,关节隐隐发白。


“你和谭宗明,有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了。”


“你知道我的意思。”


“明先生,包养的规则我明诚自认还是懂,什么时候我需要对您坦白关于感情的事?”明诚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声音低了下去,“对不起,先生。”


“你们以前是恋人?还是他是你金主?”


明诚握着扶手的手收紧,又松开,当明楼以为他不愿意开口的时候,低低的说了一句,“恋人。”









狗血进行时。
完结倒计时。

评论

热度(37)

  1. 风从窗前过nnnf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