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谭赵】暴力美学17

靳夕是何年:

考完试,求过求好运!我背的重点都完美的避开考试题目。心好累。
----------------------------------------------------


十七
谭宗明对时间的把控强大的真是令人发指。同样是一夜没睡,赵启平睡了以后他自己也眯了一会,准时在七点的时候醒来下车去给赵医生准备早点了。

七点半的时候赵启平就觉得食物的香气一直围绕着自己,咖啡的热气一阵一阵的喷到自己脸上,睁开眼就看到谭宗明正端着咖啡冲他一下一下的吹着。赵启平揉了揉干涩的眼睛。“你叫人起床的方式还挺特别的。”

“你睡的那么香,我下不去手也张不开嘴。”谭宗明把买来的早饭一样一样递给赵启平。“安迪这两天去出差了。没人看家了,所以我这几天会比较忙。”

“嗯,你可快忙点吧,我还真以为你的钱都是大风天逮来的呢。”

“我,我们还能一起吃饭么?”

“不行了,这是最后一顿,你珍惜吧。你有闲功夫吃饭我还没有呢。昨天你也看见了。这种事情,搞不好还有第二起。这根本就不是仇视社会,这就是仇视医院!”

谭宗明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闭上了,看着赵启平狼吞虎咽的吃完了早饭,抹了抹嘴,手已经搭在门把手上又转过身,“额,我走了啊,我有空正点下班就找你吃饭。”

“好,注意身体,不要太累。”谭宗明抿着嘴从眉眼处漏出笑意。赵启平只觉得从脖子开始热到耳根子,推开车门,应付着嗯了一声,就匆忙地下了车。赵医生的白大褂在清凉风中飞扬,怎么脸也开始热了?

连续几天的忙碌,谭宗明好不容易维持住的正常作息,一下子又回到了解放前。一连几天都没有回家,只在晟煊的休息室里将就着。新闻里接二连三的报道着公共场合的爆炸事件,公司上下人心惶惶,员工们每次下地铁都觉得是劫后余生。谭宗明工作之余思虑着赵启平是不是没空吃饭,可是自己也抽不开身。


“啊……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韦天舒在手术室的休息区伸着懒腰问凌远,“我这好几天没和媳妇儿好好吃饭了,我们夫妻感情快破裂了。”

“我知道大家都辛苦,再坚持一下,既然你选择了医生,就……”

“得得得,这就咱俩,你别打官腔,怎么样,小警察……有没有什么内部消息?”韦天舒端着杯子蹭到凌远身边来,此时此刻工作的疲惫在韦大夫脸上一点也显示不出来。

“咳,这么跟你说吧,”凌远左右看看没人,压低声音说道,“我没时间做饭,他没时间吃。”说完凌院长莞尔一笑。

“啧,凌远,你大爷的,这是内部消息啊?!这盆狗粮我不吃!哼,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韦天舒放下杯子气急败坏的走出休息室,冲到门口还撞上刚下手术的李睿。“怎么了这人,着急忙慌的。”李睿看一眼走掉的韦天舒又回过头来问凌远。

“谁知道,发神经吧。怎么样,李大夫,今天几台啊?”

“三台吧,这爆炸要是还不停,我就要自废武功了。无影灯能一直开着,我这血肉之躯可是盯不住啊。”

“再坚持坚持吧,咱也积极配合警方工作,我听说查的有眉目了。”说到配合工作,凌远的眼神有一点泛粉。

“呦,聊什么呢?院长这么高兴?”赵启平晃晃悠悠的走进来。“我今天的台都上完啦!我可以小歇一下,羡不羡慕?”赵启平不敢撩拨院座,所以一下一下地摸着李睿的脑袋。

“哼,我跟你说,现世报会有的!”李睿的嘴开过光,医院里众人皆知,好的不灵坏的准。果然,手术室的护士跑进来,“没手术的大夫快去急诊吧,又炸了,这回是高级商务写字楼。”

“你呀!”赵启平咬牙切齿的指着李睿的嘴,“高级写字楼,端了大老板们的老巢……有钱人?”赵启平话还没有说全就疯一样的跑走了。一直冲到急诊,揪住一个救护车司机就问,“人从哪拉来的?!”

“大公司啊。”

“废话,哪家公司?”

司机不知道具体的公司名称,只报了一串街道地址。赵启平就觉得天旋地转,眼前发黑。

“晟煊,安迪不在……他在看家呢。”

评论

热度(40)

  1. 风从窗前过靳夕是何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