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凌李ABO】ALWAYS 24 (完结)

涉皑:

凌李ABO,老套的复合梗。


采用《到爱》和《他来了》之中的人物设定,但和原著情节并无关系。


私设如山,感谢喜欢。


 ————————————————————


“你醒了?”


李熏然揉揉眼睛,撑着身体缓缓坐起来。


四周流淌着粘稠胶着的灰色雾气,带着一种令人昏昏欲睡的馨香,水母一样缓缓浮动着。


谢晗坐在较远的地方,半边脸隐在雾气之后,却并没有看着他。


“又是你?”李熏然叹了口气,摇摇晃晃站起来,冲着角落走过去。


或许是有些惊讶,谢晗终于饶有兴致地将目光从虚无缥缈的空气中收了回来。


“你不怕我?”


“怕,”李熏然撇了撇嘴,一屁股坐在谢晗旁边,“但是我知道你已经死了,我这个人是干警察的,不信鬼神不信天命,所以现在不怕了。”


谢晗噗嗤一声笑出来,扭过头去继续看着远方。


“傻小子。”


“哎,”李熏然用胳膊肘杵杵身旁人,“你既然都死了,跟我讲讲你为什么老抓着我不放呗。”


“你有没有想过,既然我死了,你为什么能看见我呢?”谢晗若有所思地轻叩着手指。


李熏然愣了下:“我——也死了?”


谢晗拍拍手:“八九不离十。”


“那不行啊!”李熏然蹭一下站起来,“孩子——”


“孩子没事——”谢晗拽着人拍了拍平平坦坦的小腹,“孩子健康,阳气重,来不了这地方。”


“喔那就好,”李熏然长舒一口气,顺着力道坐回去,“那我就再陪你待会。”


“你可真心大。”谢晗瞥了他一眼。


“我命大,死不了,万一真——”


“真怎么?”


“真有个三长两短的,也是命,” 李熏然摇摇头,“作孽太多,得还债啊。”


“你不恨我?”谢晗顿了顿,“是我把你拉进来的。”


“当然恨啊,但是你已经死了,血债血偿,你都还清了,”李熏然耸肩,“而我能力不够,没能阻止你,还连累了其他人,这是我的责任。”


“那你怎么还?”


“——拿命还?”李熏然撑着下巴想了想,“可是我不想死。”


“很正常,任何一个罪犯都不想死,”谢晗点了点头,“我也不想死的。”


“但是你已经死了,”李熏然冲他翻了个白眼,“要不然我怎么有心思在这里跟你说话?一枪毙了你都来不及。”


谢晗冷笑着哼了声,扭过头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李熏然坐在谢晗身边,百无聊赖地看着四周灰蒙蒙的虚空。那雾气似乎有意识,游鱼般缓缓伸缩着自己的身躯,被李熏然指尖一挑,就会用尾尖很生气地抽他一下。


“哎,谢晗,这是啥?”他拍蚊子一样抓住一缕不停挣动的雾气。


谢晗懒洋洋地瞥了眼,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你的——?”


“我的思维,你这样拽它,我就会疼。”


李熏然吓得一甩手把那条滑不溜秋的玩意扔了出去,拽着谢晗的衣服拼命擦手。


“卧槽我说怎么这么恶心——呃啊我错了我错了!你别再让他们过来了!”


谢晗不以为动,津津有味地看着那雾气掀开李熏然的下摆挠痒痒。


“啊哈哈——痒——谢晗别挠了——!”


李熏然笑得泪花都飙出来,气喘吁吁地四处逃窜。谢晗见闹他闹得够了,一挥手,雾气便消散了。


李熏然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掖在裤腰里的衣角被扯出来,露出一截血红色的玫瑰来。


谢晗看在眼里,微微垂下眼帘。


“我不明白。”


“哈?”李熏然躺在地上喘气,闻言费劲地翻了个身。


“我不明白,为什么在我对你做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地同我说话。”


李熏然沉默了下,撑起半边身体。


“你后悔吗?”


谢晗摇了摇头。


“我劝你改邪归正你会听吗?”


谢晗又摇了摇头。


“这就简单了,”李熏然一拍大腿,“苦海无涯,你又不肯回头是岸,我只好把你绳之以法,现在你已经死了,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了。”


谢晗难见地露出一种略带迷茫的不解表情:“我以为,你们警察都是那种——苦口婆心——”


“拉着你的手声泪俱下地劝你改头换面重新做人?”李熏然嘿地一声乐出来,“你这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谢晗,就你们这种冥顽不训的,一枪,砰,干净利落脆,完事。”


“那你为什么不恨我?几年前你明明——”


“时代在进步,谢晗,”李熏然的脸色稍微沉了些,“我的确恨透了你,因为你我伤害了那么多人,拘禁,绑架,虐待,还有早产——都是因为你——”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沙哑,似乎紧紧绷着一根线。谢晗看着他垂下头,单薄的肩膀微微颤抖着,指节泛着青白色。


谢晗忽然有一种想要揉揉他脑袋的冲动。


但还没等他伸出手,李熏然又抬起头来,他冲着谢晗释然地笑了笑,脊背挺得跟一株小白杨一样。


“但是这一切都过去了。”


他眼睛里闪烁着星辰大海。


“这一切都过去了,感谢你没有把我击垮,谢晗,我会活得更好。”


谢晗静静地看着李熏然。


当年那个初出茅庐意气风发的小警察和如今这只遍体鳞伤后依旧闪闪发光的小狮子重合在一起,组合成了谢晗心目中“李熏然”最为完美的模样。谢晗阴郁,寂寞,在黑暗中匍匐苟且,李熏然却是暗夜中的光芒,让人忍不住靠近,取暖,握于手心占为己有。谢晗就像一个得不到放在橱窗里的糖果的孩子,冲着琥珀色的甜蜜糖果扔泥巴吐口水,试图将其刻上记号据为己有,又或许是被嫉妒心作祟,想要污染它同归于尽。谁知道在最后的最后,那罐糖果依旧摆在明净透亮的橱窗里,闪着诱人的琥珀色光泽,还是当初梦寐以求的模样。


谢晗笑起来。


他伸出手去,轻轻摸了摸李熏然的脸颊。


“回去吧,”他悄声说,“祝你幸福。”


————


李熏然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在床边趴着的凌远。


他瘦了好多,眼眶深深凹进去,还挂着一圈“浓墨重彩”的黑眼圈。凌远连睡觉也睡不安稳,眉头紧紧皱着,眼皮翕动,仿佛下一秒就会张开来。


好厚一层胡茬……李熏然迷迷瞪瞪地想,自己和他接吻的时候又会被扎痛了。


他吃力地伸出手去,想要试验一下凌远胡茬的触感,谁知沉睡多日的身体酸软无力,李熏然一没控制好力道,一巴掌打在凌远脸上。


凌远就跟受了召唤似的,蹭地一下跳起来!


“护士——护士人呢——!”


“老凌——咳咳——”李熏然好笑地看着如临大敌的凌远,“我——”


凌远这才看见床上的睡美人终于醒了过来,他瞬间凝固在了原地,傻呆呆地看着冲他乐的小狮子。


李熏然见那人半天没反应,心下咯噔一声,勉强撑起身,以为自己把人吓出毛病来了。


“凌远——?”


凌远这才回过神来,三步并两步冲上前,把人死死搂进怀里。


“熏然……熏然……”


李熏然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来,小小挣动一下,那人却把自己拥得更紧。


“别……熏然……让我抱抱……”


李熏然苦笑着叹了口气,任由那人的泪水打湿了肩膀的病号服,一下一下撸猫似地给人顺着背。


“老凌,我没事,你别——”


“熏然,”凌远的声音闷在衣服里,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撒娇委屈,“可可生下来的时候七斤九两,你都没抱抱她,就知道一直睡一直睡,告诉你咱爸的病情好转了你也不理我——”


“好转了?”李熏然眼神一亮,差点蹦下床去,“我要去看啊啊啊啊——疼疼疼疼——”


这下把凌远吓得肝胆俱裂,连忙把人扶着躺回床上:“碰着刀口了?”


李熏然疼得冷汗哗哗流下来,人却兴奋得很:“快把可可抱过来我看看——等我能下地了就去看咱爸!”


凌远手忙脚乱地把输液的设备整理好,还得拼命压着刚醒来就活力四射躁动不安的小狮子,但他终于笑起来,眼神温柔而浩瀚。


“好,你等我一下,可可就在隔壁。”


李熏然看着凌远向门口走去,白大褂随着他的步伐飘起来,像武侠小说里的大将军那样虎虎生风。


“凌远——!”他鬼使神差地叫了一声。


“怎么了?”凌远在病房门口停下脚步,笑着扭过头来。


小狮子傻笑着挠了挠头,得意洋洋地摇起尾巴。


“我们会幸福的,嘿嘿嘿。”


 


(END)


 ————————————————————


思考了很久,不知道在这里完结合不合适,后来觉得自己想要写的都写完了,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从五月六号开始写的,到现在,写了好几个月,才七万多字,效率的确好低喔,但是有姑娘们陪着,感觉真的很幸福很幸福。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也能一直在一起喔XD


嘿嘿嘿,有什么想看的番外吗?


 



评论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