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谭赵】君子不乖 14

雨不惊鱼:

明天你就成为别人的男人......(大误)


以下:


曲筱绡的电话打来时,赵启平还有些奇怪,只见过一面而已,不过那个身高谈吐都极具特色的曲小姐,倒是给他留下挺深的印象。


“呃,这个不太好吧。”


听着曲筱绡的请求,赵启平忍不住皱眉。


事情说大也挺大,曲家父母要带闺女去相亲,曲筱绡自然是千百个不愿意,而安迪一直在犹豫,说实话,她还没做好面对小曲父母的准备,更不想在这时候火上浇油。小曲脾气爆,看到安迪扭捏,没两下自己就先炸了,再加上父母那边催得紧,越发觉得焦头烂额,电话里也忍不住地尖叫。


挖了挖耳朵,赵启平总算插上话:“为什么找我,你的朋友呢?”


“那些朋友我爸妈都认识,说出来他们肯定不信。你条件这么优秀,爸妈肯定喜欢的不得了!”隔着手机,都能感到曲筱绡的激动,“赵医生赵医生,看在安迪和谭总的面子上,你就帮我一次啦,拜托拜托。”


这娇撒的浑然天成,赵启平眨眨眼,问道:“你跟安迪说了吗?”


“安迪?”曲筱绡愣了一下,“需要跟她说吗?你就明天陪我演一场,干嘛什么事都要跟她讲啊。”


这是还在闹情绪啊,赵启平没回话,只说到:“那我先问问老谭。”


“啊!那你就是答应我啦!”曲筱绡只顾着抓住自己想要的信息,立刻在电话那头千恩万谢,“谢谢谢谢,赵医生你真是太好了,你跟谭总真是绝配!谭总绝对是上辈子积德行善,佛祖才把你赐给他……”


小丫头,年纪不大还挺能说。


 


“你答应了?”


谭宗明开着车,小赵医生坐在副驾驶上认真剥栗子,见缝插针地给谭总嘴里塞一个。


“没有,不过……”赵启平挑着眉做了个夸张的苦恼表情,“她好像默认我答应了。”


“哈哈,那丫头。”摇摇头,谭宗明表示十分理解,“也只有她那种咋咋呼呼能把安迪带的开朗点。”


“安迪怎么样了?”


“不太好,小曲跟她闹情绪,她那人又爱钻牛角尖,自己给自己找事。”


“哦。”


点点头,赵启平把两个腮帮子都塞得鼓鼓囊囊,谭宗明瞅见,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软乎乎滑腻腻的,养了这些天,脸上也算是有些肉了。


“对了,听曲筱绡说她父母这次是铁了心想把她给那个相亲男,她跟我说只演明天一场,不过我觉得悬。”


嗯?谭总本来就对爱人外借这件事不甚满意,一听这话立刻瞪直了眼。


“怎么,郎才女貌还不够,还要演一出干柴烈火?”


“想什么呢!”摸了个栗子就去堵老谭的嘴。


咔的一声咬开壳,谭总冷不防就被硌了牙。


“你倒是剥开喂我呀。”


“好~喂你喂你。”


九十秒的红灯,赵启平把剥好的栗子噙在唇间,一手揽过谭宗明的脖子就探过身去。老谭只觉得那人的眼睛渐渐靠近,直直看进自己心里,嘴里有着果肉的香糯,唇上还贴着诱人的火热。


“绿灯了。”


伸出舌头舔舔嘴角,还有人故意留下的水渍,谭宗明只觉得那颗栗子从嗓子眼儿一直烫到胃里,胸腔腹腔都是火烧火燎的燥。


方向盘打满,猛地掉头,一脚油门就把速度提了上去。


“你往哪儿开啊?”


“去我那儿,近。”


谭宗明不想说话,也不想听赵启平说话。赵医生对着他时,声音里总是暗暗带着一股勾魂摄魄的劲儿,一把柴一桶油,生怕这火势不够大。


见人恼了,赵启平伸了根手指在人大腿上一下一下地画着,笑道:“谭总怎么这么不经撩。”


谭宗明目不斜视,只握住作乱的手用力捏了一下:“那得看谁撩了。”


哈,赵医生得意了,看看路况,忍不住又要伸手。


“别闹啊赵启平,出人命啊。”


小赵医生点点头,还是把手覆了上去,十分矜持地放着,再没一丝动作。他这边没了动静,谭总可憋屈了,向下瞟一眼,深色的西装裤衬着手格外细长白净,掌心的温度毫不客气地袭过来,谭宗明的鼻尖生生被逼出汗气。


“平平……”


“嗯?”


转头看过来,眼睛圆圆的,脸还鼓着,笑得十分无辜。老谭恨得咬牙切齿,半晌还是无可奈何地叹口气:“赵医生,你不希望一会儿叫救护车吧。”


哈哈哈哈,赵启平笑得张扬得意,猛地捏了一把才收回手去。


谭宗明像是在背上抽了一鞭,又痛又痒,可看见人嘚瑟,忍不住也跟着乐,心下细细盘算起来。


小样儿,待会就收拾你。

评论

热度(119)

  1. 风从窗前过雨不惊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