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 蔺靖ABO ] 请教笨拙的我谈恋爱5

小玉糖霜:


(现代AU,先婚后爱,洒狗血)
(深夜发文,带上最近略暴躁的小伙伴@小葵 )

——————————————

蔺晨见捉弄萧景琰的目的达到了,便也不再刁难人,他松开捏着对方下巴的手指,转身去床头柜上拿过一个白色的盒子。

“晏大夫开给你的,注射型抑制剂。”

状似嫌弃地将盒子丢到萧景琰怀里,蔺晨有些不自在地顿了顿,随后将酝酿了一晚上的想法说出来:“昨天的事是个意外,以后不会再发生了。还有,我希望你能控制好自己。”

言下之意很简单,就是那个临时标记什么也不算,他们俩并没有因此变得亲密,萧景琰也别再他面前搞些疑似引诱的举动。

听到这略带指责的话,本来一直默默低着头的萧景琰突然间乱了呼吸,他羞愧地捏紧了手中装满针剂的纸盒,不知道该辩解什么。

在遇到蔺晨以前,他一直以为自己受得住任何信息素的刺激,现在回想起来,酒吧的那次相遇也很不对劲,仅仅是一个吻,他却被蔺晨压在身下不受控制地头昏脑涨,如果不是对方醉得厉害睡了过去,他说不定会意乱情迷地抱着蔺晨要求对方继续。

“我……”发狠地咬了咬嘴唇,刺痛感瞬间传入大脑。萧景琰忽略掉心头压抑闷痛的情绪,安静地将那盒抑制剂抱在了怀里,“我知道了,还有,谢谢你照顾我。”

说完这些,他就闭紧了嘴巴,满脸冷淡地坐在床上动也不动。

蔺晨见萧景琰半垂着脑袋不理会自己,心情瞬间烦躁起来。

他循着角度放肆地打量起对方线条漂亮的侧脸,从长长的睫毛看到挺翘的鼻子,再到那形状姣好尾部轻微上挑的嘴巴。

以前倒没发现,萧景琰这家伙看久了,居然越来越对人胃口。

蔺晨眼神暗了暗,视线不自觉地落到萧景琰露在睡衣外面的脖子上。两排浅淡的牙印突兀地嵌在那白生生的皮肤上,意外地有种禁欲的美感。

安静在空气中漫延,两人谁都没再出声,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

后来还是蔺晨自己脑内灵光一闪,发现萧景琰竟然是难受狠了在那里闹小情绪,这个破天荒的认知让蔺小少爷瞬间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他是不太满意父母给自己安排的这门婚事,对萧景琰这个堪称寡淡的Omega也没什么想法,初始好感在见到对方土里土气的样子时就败光了,更别提后来发现那人扮女装的事情,简直想想就来气。

平日里逆来顺受的萧景琰他熟悉,风轻云淡的性子,还有点傻气,即使被他恶意羞辱也不会生气反抗,可今天这样红了眼眶一副委屈又伤心模样的萧景琰太奇怪了,这样子简直——

简直太犯规了!

蔺晨被萧景琰眼眶里雾蒙蒙的水汽吓得不敢再看下去,他默默捏紧了拳头,姿势僵硬地逃出了自己的小公寓。

————————————————————

心神不宁的蔺晨出门时碰倒了玄幻里的花瓶摆件,巨大的声响从外面传进卧室里,萧景琰这才发现蔺晨已经走了。

他摸到眼镜规规矩矩地戴好,又静静地坐了会,随后听见了熟悉的手机铃声。

对了,今天是和母亲约好要见面的日子。

意识到这点,萧景琰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却不想起得太急,还没站稳便一个踉跄摔到了地上。索性房主奢华享受的生活态度让房间里铺满了厚厚的地毯,不然这狠狠的跟头能把人关节都磕青。

可即便这样还是出了点状况,脆弱的眼镜片被压破了,树脂碎片在萧景琰右眼下方割出了一道不算长的血口子,火辣辣地疼。

“……”

没料到自己身体虚成这样,萧景琰有点懊恼地爬起来,缓了好半天才甩掉之前一直没在意的昏眩感,循着响个不停的手机铃声去了客厅。

他决定和母亲见一面,仔细地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因为蔺晨警告他最近不允许出现在学校,所以萧景琰就和母亲约在了离学校有些距离的咖啡厅。当他带着满身遮都遮不住的Alpha信息素气味出现在自己妈妈面前时,那气氛头一次让他尴尬地涨红了脸。

林静倒是没有责备自己儿子的意思,她来之前已经听萧景琰说了,知道两个孩子没有越界,只是临时标记。

况且就算越界了又怎么样呢,两家人已经联姻,她这个做母亲的什么都不求,只求自己儿子能过得开心。

“过来让妈妈看看。”拉过萧景琰因为紧张而有些凉的手指,林静心疼地叹了口气,“你这个小家伙怎么搞的,脸上又伤到了。”

“没事…没事的,擦破点皮。”

萧景琰小心翼翼地回着话,见母亲对待自己的态度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还是那么温和可亲,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母子二人亲热地聊了会家常,林静到底还是没忍住,轻轻端起面前的骨瓷杯,问儿子对蔺家少爷有什么想法。

萧景琰没想到母亲会那么直接切入主题,立刻被问住了。他有些无助地用手摩擦着杯沿,想了想,还是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包括最近面对蔺晨无法自控的事情。

林静虽然是个Omega,还因为这个身份被萧家强娶做了小老婆,但她其实非常聪慧。

眼见着萧景琰说了没几句就目光闪烁地一直盯着窗外,常年表情淡漠的脸上充满了困惑和羞窘,她瞬间就懂了。

无奈地笑笑,林静抬手摸了摸儿子柔软的头发,从座位边拿过一大盒自制的小点心交给他。

“上次不是说想吃妈妈做的榛子酥么,喏,也拿些给蔺家那孩子尝尝。不是什么好东西,下次正式见面了我再给他包红包。”

由于身体抱恙,之前蔺萧两家的订婚仪式她没能参加,也就错过了和蔺晨的第一次见面,今天听儿子对那小少爷的描述,似乎除了幼稚点,人还是挺不错的。

“妈妈——”

摸不透母亲心思的萧景琰呆了呆,有些奇怪她突然对蔺晨展现出的好感。

林静对着萧景琰宠溺地笑了笑,觉得还是刺激他一下比较好,如果再这么迟钝下去,这段好姻缘说不定会飞走。

“我怎么生出你这傻孩子来的,蔺少爷是你命中注定的人,妈妈当然喜欢他。”

————————————————————

为什么唯独对着蔺晨没有抵抗力,你想过没有?

和母亲告别后,萧景琰拎着食盒独自走在回蔺晨公寓的路上。林静的话还在脑子里徘徊不去,那句“因为你们的信息素匹配度非常高”让他有点懵,这种几率很低很低的事情发生了,他是该高兴还是该难受呢?

命中注定又怎么样,他们的缘分说不定就到这里而已。

萧景琰自嘲地摇了摇头,阻止自己再胡思乱想下去,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名字。

停下脚步,萧景琰转头往人行道旁的行车道望去,只见一辆黑色的因菲尼迪靠过来,缓缓停在了他面前。

“景琰同学,我们又见面啦!”

学生会会长梅长苏从车里探出脑袋,笑眯眯地跟萧景琰打招呼。

“梅同学你好。”萧景琰猝不及防被梅大会长的灿烂笑容晃了眼,当即就晕乎乎地笑了回去,礼貌地向对方问好。

可还没等他们再说上话呢,这次愉快的见面就被打断了。后座车门被人从里面粗暴地推开,蔺晨黑着脸从车里走出来,扯住萧景琰的胳膊就是一通质问——

“不是让你别出门吗,你在这做什么?”

萧景琰被突然出现的蔺晨吓了一跳,见对方凶巴巴的样子下意识地就想往后躲,奈何胳膊被人死死扣住,拉扯间痛地他皱起了眉毛。

蔺晨见萧景琰居然想躲开自己,心里顿时一千个一万个不舒服起来。

他忿忿地松开钳制住对方的手,想出言讽刺几句,不想靠的近了,竟发现萧景琰右眼下面多了一道新鲜的伤口。暗红的血色刺得他心里别扭的厉害,于是不经大脑思考的话就冒了出来——

“你的脸怎么了?”

这句突如其来的关心询问让两个人都愣住了,气氛也尴尬起来。

萧景琰不自在地低头碰了碰伤口,结结巴巴地解释说:“一点小伤……没关系,已经上过药了。”

“……哦,没事就好。”

怎么会是小伤?那么深一条血口子!

蔺晨这回也没心情再指责萧景琰不听话独自出门了,他眼尖地看到对方拎在手里的盒子,没话找话地转移话题问那是什么。

“啊,我差点忘了,这是我妈妈做的榛子酥。”萧景琰被蔺晨一提醒,瞬间想起什么似的笑了起来,“你尝尝?”

说着说着,就给蔺晨递了一颗过来。

这是萧景琰第一次对他笑,那张温润的面孔因为这个简单的表情变得明亮起来,青涩又生动,平日里寡淡的样子瞬间就消失了。

蔺少爷被那单纯而充满期待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不受控制,砰砰砰地越来越快。

妈的,这是干什么啊?!

“我不太喜欢吃甜——”

垂死挣扎地说了半句话,蔺晨还没来得及拒绝个干脆,就败在了萧景琰带着些许恳求的目光里,他默默张嘴吃下对方递来的榛子酥,舌头还不经意地舔过萧景琰沾着碎屑的手指。

湿热的触感从指尖传来,萧景琰仿佛被烫到了一样猛地收回了手,面上瞬间红了。

蔺晨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干了些什么,只是奇怪地看了看萧景琰,点头夸了句榛子酥挺好吃的。

被两人完全遗忘在路边的梅长苏不忍直视地扭过头去,感觉自己要瞎了。

蔺晨你这个二百五,之前还信誓旦旦说不喜欢萧景琰,不喜欢他你还撩他,等着以后哭去吧!

————tbc


评论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