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凌李】意外(二十五)END

青水绕: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李熏然醒过来的时间被凌远还早。


凌远和薄靳言被爆炸时巨大的热流冲击到空地上,捡回来两条命。薄靳言穿的防弹衣,命又跟小强似得,第二天就嫌医院的床不干净,下地走路了。


倒是凌远,因为热冲击造成的脑震荡,在病床上昏睡了几天。


李熏然在二次手术后的第三天就醒了。


薄靳言在简瑶惊讶的眼神里第一时间提出了去ICU探望李熏然。


李熏然躺在床上还不能动,梗着脖子看架着拐杖的薄靳言,想笑又得顾着伤口,他出口的声音很哑,“你……噗,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薄靳言从兜里掏出来一根吊坠,在李熏然的眼前规律的晃动。


简瑶有些奇怪,就看到李熏然的表情瞬间变了,眼神直直地跟着吊坠走,开始猛烈地呼吸。


薄靳言皱起眉,有些疑惑。


简瑶紧张地要去按铃叫护士,却被薄靳言拦住了,他淡淡地说,“他没事,装的。”


李熏然恢复了下来,这点动作做得很辛苦,他闭着眼睛无力地笑笑,“已经没事了。”


“我一直奇怪,为什么许楠敢在停车场反抗刘茂然,不止是因为信息素,还有她的性格。许楠这个人冷静,倔强,她怎么也不会采用这样的方式直面刘茂然,我隐隐有个猜测,但是不敢确认。”薄靳言敲了敲食指,“后来我见到了那个叫小威的孩子,瑶瑶提醒过我,一个孩子不该对父亲的行为这么无感。老实讲我不太明白亲情,但是不得不承认,就算是我,在那个年龄看到男人杀人,自杀,也不会如此无知。孩子不懂得掩饰,那么就一定有人帮他掩饰。”


“催眠就很好解释了。催眠是控制人的神经反射系统,深度催眠可以改变人的记忆,遗忘,甚至构造一段新的记忆。谢晗的生父曾经是个非常有名的催眠师,我也一度怀疑谢晗没有接触催眠,因为他非常憎恨他的父亲,可惜,他比我想的无趣的多,他并非不恐惧被警察逮捕。”


“许楠,小威,都是试验品,催眠的试验品,而那些死去的人,则是信息素的试验品,那么成品在哪儿呢?”薄靳言盯着床上的李熏然。


李熏然精神不济,他努力地捕捉薄靳言的关键词,有些头疼。


“他把你改造成Omega,很成功,你的身体素质,心理素质都超越成人,以至于你活了下来,他觉得这是目的,其实不是的,这只是开始。”


“他催眠你,让你杀凌远,试图让你激怒被自己标记的omega反抗的凌远,他无意识想用催眠帮他母亲报仇。但其实他和他父亲是一种人,所以他希望凌远活下来。杀了你,活下来,就像当年,他憎恨他生父,却选择奸杀他母亲。”


简瑶有些背后发寒,“不折不扣的变态。”


薄靳言笑笑,“那么为什么是凌远呢?我一直觉得你被救回来之后有些思维错乱,在帮谢晗隐瞒什么,被动的,无意识的。”


“他扰乱了我的思维,”李熏然皱皱眉,“关于凌远的,他跟我说过,他又在我脑海里抹去了。”


“要改变他对神经的反射系统的损坏,只能采用更大刺激,所以你成功了。”


简瑶有些疑惑,“什么意思?”


“也就是他朝自己开的那一枪开得不错。”薄靳言挑起一抹微笑,“活过来了就不会再被控制了,那些记忆也想起来了。”


“谢晗死了。”薄靳言突然说道。


“我猜到了。”


“他是死在凌远面前的。”


简瑶恨不得把薄靳言扔出去,他这架势就是要把李熏然第三次刺激上手术台似得。


凌远终于苏醒过来,赵启平善心大发,同意护士推着他去见李熏然。李熏然已经转到单人病房,正睁着眼在晒太阳,懒洋洋的。


“我很生气,也不想你。”李熏然闷闷地说。


凌远推着轮椅到床边,一直一直盯着李熏然,直到扭头的人忍不住转过来瞪他,“熏然,我不生气……也很想你,醒着的时候想你,睡着了也会梦见你。”


“你胆子大了,敢一个人去见谢晗,”李熏然伸手去摸凌远的后背,中度烧伤不是一朝一夕能恢复的,“……疼不疼?”


“你现在知道整个案件了,”凌远没有回答,他反问到,“你怪不怪我?”


李熏然刚要回答就被凌远按住了嘴唇,“我知道这个问题很愚蠢,其他人我都不会问,但是熏然……我没办法觉得自己对你……没有任何伤害,所以我才会问你。不管答案是什么,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李熏然苍白的脸皱成一团,“我很生气,也不想你。……能和你一起活着,就很好了。”


赵启平在医院啃馒头和咸菜的时候,觉得大中国的食物实在是太美味了。韦天舒乐哉悠哉地给赵启平准备了一份老干妈蘸酱,继续听赵启平夸大其词地说美国发生的事。


凌远和李睿两人做完手术,也一起到食堂吃饭,端着菜盘子做到八卦的两人边上。


“我说这都多少天了,”韦天舒看着凌远菜色的脸,“你这刚恢复点身体就上班,就每天在食堂吃的……这都叫什么呀,你不能回家做点好的。”


凌远拨着碗里的饭,认真地吃。


“你想让他早点去把李熏然找回来就直说。”赵启平掰了口馒头。


“小赵,咱做人不能说的这么直白好吗?”


凌远冷漠地看这两人。


“不是我说,你就这么让李熏然跑外面去啊,你说你也太不合格了,有你这么当人男朋友的吗,你这叫始乱终弃。”


“也是,反正现在omega抑制剂对他也起作用了,发情啊,什么的,也不关院长的事。”


李睿被一个omega直白的话呛得眼泪都出来了,看对面的凌远脸都快全黑了。


“……他就是去旅游。”凌远白了他们两眼,“你们能不这么脑补吗?”


“你算算都一个月了吧,人家受了这么大的刺激,跑出去旅游散心,你竟然还有心思在这儿上班!”韦天舒简直要跳脚了。


李睿摇摇头,“唉,你不知道,院长以前被小李警官宠坏了,哪里知道去猜人家心思。”


凌远最终也没有再尝试让李熏然恢复alpha信息素,李熏然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根本不可能再接受这种刺激性,且未知结果的治疗。


死过一次的人,觉得只要活着就够了。


Omega不能当刑警,李熏然修养之后的那段时间,就在就业网上思来找去。最后得出来的结论就是,果然我什么都干不了,我就吃你白食一辈子吧。


凌远知道李熏然心里还有心结,而且是他解不开的心结。


他们去找过心理医生,心理医生给他们的建议是,最好让他们远离现在熟悉的人,去一个全新的地方重新生活。他们最大的障碍,是别人眼中的自己。


因为熟悉,所以会在意,在意身边人的异样眼光。


李熏然拒绝了,背了背包,说出去自由行。


正值阳春三月,凌远给李熏然发短信。


在哪儿?


北京。


玉兰花都开了。


你带来给我看呗。


凌远真的揣了一朵白玉兰,坐飞机去了北京。


李熏然在机场就冲过去抱着他,他笑着道,“好想你,穿这么点也不嫌冷。”


他拎着凌远的包,絮絮叨叨,“我跟你说,我现在可以向网警发展了,我昨天成功破了二层防火墙,果然还是警察适合我啊。不过我还是得研究一下,现今还没有omega参与,但是也没有跟刑警要求一样明令禁止。”


凌远从包里掏出了一张证明,夹着一朵白玉兰。


李熏然眨眨眼,“什么?”


“你猜。”


凌远很快就被挤到了外圈。金玉窜出来站到李熏然面前,“副队!!复职通知书!”


李熏然看着薄薄的纸,觉得比右手的行李还重。


“李熏然。”一个威严的声音。


李熏然下意识喊了声到。


“潼市警察总局局长,”


“潼市警察局刑警A队队长黄琛。”


“刑警A队队员邢源。”


“刑警A队队员金玉。”


“刑警A队队员肖老五。”


“刑警A队队员……”


李熏然被此起彼落的声音晃得有点分神。


“欢迎刑警A队副队长李熏然归队!”


凌远看着被簇拥着得的李熏然,又开始闪闪发光。


“回去升职啦升职啦李队”


“请客啊,请客!”


“好久没听你唱歌了,回去去KTV啊。”


“机票可都是凌院长掏的啊!”


“副队,你又帅啦,想死大家啦。”


“李队你抱凌院长的时候,邢源拍照了哦,你快偷他手机。”


“你怎么一见副队就告状啊。”


再意外的寒冷席卷也没关系啊,


总会冰雪消融的,


这就是春天的魅力啊。


END


因为好几个朋友喜欢,所以就填啦。


凑巧的,一周年快乐。

评论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