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谭赵ABO】认栽(三)

给少年的歌:

赵启平简直要被气死了,他在心里用手术刀细细得描了谭宗明的骨,画了谭宗明的皮。打算等他回来就拆了他炖了喂楼下的流浪狗。




他攥着手机坐在医院长廊的座椅上,耳边回响着师姐温柔的笑,“启平,看起来快有七八周了,你尽快去做化验确认一下吧。”那一刻他也说不好自己是什么心情,B超仪照出来很清晰的图影,小家伙就在他肚子里搏动着心跳。他第一反应是,“不行啊,我每天都有手术要做,我请假了病人怎么办!”




然后他看着那个模糊的影子,想起来之前书上怎么说八周大的胎儿的呢?——“胚胎已初具人形,头占整个胎体一半,能分辨出眼、耳、口、鼻、四肢,已具雏形。超声检查可见早期心脏形成,并有搏动。”的确是,当时他上产科的课,看到八周大的胎儿的图片还被吓到了,人类幼崽怎么跟外星人似的?眼睛那么大,头那么大,活像谭宗明。




想到谭宗明,他倒泄了气。谭宗明知道了这个孩子会是什么反应呢?高兴?他总在床上说一些要自己给他生孩子的荤话,不过下了床也不一定作数。也可能会觉得慌张吧,也许谭宗明根本就没有想过孩子的事情,他在生意上是稳重而严谨,但在感情上是走一段算一段的,他们俩甚至还没有完成标记,有了孩子算怎么回事呢?




赵启平拍下了B超仪上的照片想要传给谭宗明,想了想,也没有发出去。谭宗明去华盛顿出差16天了,一个电话也没有,也不发微信给他问要不要带什么,和之前吵架以后立刻就来讨好的狗腿样子完全不同,他是不是厌倦了?




这16天,赵启平过得很不好,是数着日子过的。那天晚上,他不是真的要吵架,他想和谭宗明好好谈谈,但话到嘴边就说成了分手,所以谭宗明甩门而去的时候他已经后悔了。




和谭宗明从只走肾不走心、只在空闲时一起寻开心的炮友关系变成每天下班后一身疲惫得回到同一个家里过着油盐酱醋生活的恋人,这之中的每一步,赵启平都是在赌。外人看他们俩,多半觉得是豢养者与金丝雀的故事。但于赵启平而言,谭宗明的权势与财富让他喘不过气,让他不敢去想未来。所以他们之间从没考虑过标记的问题,他每次在半是推拒半是纵容得让谭宗明内射之后都会很注意吃药,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是走钢索了,哪里负担得起那么沉重的羁绊呢?




赵启平越想越觉得心慌,但他知道他不能逃避,孩子来了,alpha可以说不要,但Omega是避无可避的。他想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深呼吸着给谭宗明打了电话,而谭宗明好像是在接一个陌生人的电话一样,居然问他“你有什么事?”赵启平自嘲地笑笑,我能有什么事呢?我现在肚子里有一个孩子,我想问问你要不要他。




爱一个人真是可怜啊,想把自己有的都给对方还怕给的不够,还要担心自己给的对方不喜欢。赵启平觉得自己的心像是一片云,不知道是什么形状,轻飘飘软绵绵得使不上劲儿,使他坐在阳光里却如坠冰窖,谭宗明的冷淡是一阵风,他的心要被吹走了。




飘去哪儿呢?


随便吧,反正谭宗明也根本不想知道了。


 




谭宗明完全不知道自己一通电话把赵启平的心撩拨成什么样子,他只是加紧了行程,终于赶在上海初雪的时候在虹桥机场落了地。




他早就预定了外滩的一家口碑一流的新概念餐厅,吃牛排,赵启平的最爱。赵启平科室里的同事个个都收过谭宗明的好处,知道他俩在吵架,二话不说告知了他赵医生今天准点下班。所以赵启平走到车库里取车的时候,看到的是谭宗明倚在车门上用手指转钥匙圈的故作风流姿态。




顺应天性是藏不住的本能,怀孕的omega对信息素是很敏感的,谭宗明不在身边他不觉得,谭宗明在他眼前了,他觉得自己仿佛得了谭宗明缺乏症,嗅着那股信息素的味道让他觉得安心。




他需要安心。谭宗明一声招呼也不打就回国了,直接出现在医院的地库里,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会面。放在之前,他可以扮演一个可爱的情人轻快地走过去,高傲得说两句话看谭宗明吃瘪,又撒娇招他笑得眼角的皱纹都聚起来。但现在不行,因为这个突然来报道的生命,他吃不准他俩的关系了,他不再是过一天算一天的情人,谭宗明也不仅仅只是一个没标记他的alpha。




还好谭宗明先开口了,他像是不记得他们俩吵过架闹分手,也不记得冷战了半个月,他今天就是像之前无数次约会一样,来接下班的恋人,他招呼赵启平,“愣着干嘛呀,今天我定了一家特别好的牛排,赶紧上车走,一会儿就该堵车了。”算是一个台阶吧,虽然砌的生硬,但是赵启平伸伸脚勉强还算能走。




但是赵启平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谭宗明,他还没想好,只能忽视了谭宗明为他打开的副驾驶车门,走到后座钻进去躺下,装作很累的样子睡了一路。




谭宗明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因为赵启平最喜欢一边吃饭一边看黄浦江上的渡轮,等菜的间隙他会眉飞色舞地分享一天的医院见闻,比如老人用拐杖痛打不孝子闹得病房像剧组,又有叛逆的孩子玩滑板摔断了腿还怨父母没给够钱买好装备让查房的医生都忍不住怼他两句,也有沉默的家庭,多半看不起病,病了的伺候的都愁眉苦脸......赵启平每天见到太多家庭,听到太多故事,他都要和恋人分享,充实了每一顿饭的话题。




但今天赵启平好安静,谭宗明特意开了美国带回来的红酒也不喝,点菜就是听服务员介绍了一堆之后选了一个名字最短最普通的,也不主动开口调笑,这让习惯了捧哏的谭宗明很不适应,他觉得赵启平还是在生气。他捉摸不清,感觉自己也没做什么坏事,但也只好时不时主动说话讨好着,一顿饭吃的两个人各怀心思,并没有想象中和好的感觉。





评论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