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楼诚衍生】【谭赵】适逢其会(九)

回得了过去回不了当初:

后来,就像很多故事里写的那样,他们在一起了。
赵启平没有课,学校里闲的时候就会到谭宗明家里,有的时候谭宗明忙,他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看书,谭宗明闲时在家的时候他们便在一起。
对于谭宗明来说,赵启平出现在他生活里,是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有时候半夜醒来,看着自己旁边正熟睡的赵启平,他便看着他,看着他熟睡的侧颜,黑夜里只能模糊看到赵启平脖颈的曲线,他觉得很美好,很幸福,有时候甚至感觉幸福的都不那么真实了。
慢慢的,谭宗明终于彻底看清楚了赵启平的本性是什么样的。他会在学校上完解剖课之后和谭宗明一起吃饭的时候,边吃饭边有声有色的说着人体内的器官,说的,嗯,栩栩如生且生动翔实。有的时候在家和谭宗明一起看电视的时候,看到某些情节,猝不及防的抛出一个带颜色的段子,待谭宗明想明白什么意思后看他,他依然是一脸淡定。有的时候还会拿着他自己的书在谭宗明身上做研究,一本正经的揩油。
谭宗明记得,有一次他托朋友帮赵启平带日本的原版漫画,带回来他也没看便放到了家里,有天他忙完回家见赵启平正坐在阳台上看书,看的认真的连他进来了都没有注意,谭宗明趁他不注意从他手中抽走了书,翻了几页,他的笑容便凝固在了嘴边,拎着书看着赵启平问,“你看的.......是什么......怎么.....”
赵启平看他那样,夺过书,说,“这是我的精神食粮,我刚考完试现在急需精神腐蚀来拯救我前两天使用过度的大脑。”说完,便又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谭宗明看他坐在那里看书,总算想明白那天来给自己书的那个朋友为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表情也是一种说不出的高深莫测,还说了几句他听不太懂的话,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不过看赵启平坐在那里看的那么开心的样子,他也只是笑着轻轻摇了摇头,坐在了一边。然后他的书柜的内容就变得越来越丰富多彩。当后来谭宗明发现,赵启平最喜欢的音乐竟然是古典大提琴曲时,他便想着,自己到底是得了什么样的一个宝贝。
他们在一起后赵启平的第一个生日,他们是在一起过的。那天,谭宗明看出来了赵启平有些低落,他叫了许多好吃的在家里,还备了酒,只有他们两人在谭宗明家里给赵启平过生日,结果那天赵启平喝多了,喝醉了之后和谭宗明说了很多。
赵启平亲眼看到他哥哥回来之后的样子,他心里又难过又失望,在他心里他哥哥,所有的一切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当他自己彻底从小时候的梦境里醒来之后,他突然意识到这么多年他亏欠他父母的太多,他因为哥哥的事,就不愿再去与父母亲近,家也不怎么愿意回。虽然平心而论,他父母对他一直不错,他一直倔强的不愿意接受,有时候甚至会故意伤他们的心,现在他明白过来之后觉得后悔,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听完赵启平说的,谭宗明便明白了赵启平心里想的那些事,可是赵启平现在是喝醉的,只是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眼睛睁的圆圆的,有些泛红,看得谭宗明心里格外怜惜。
谭宗明想,等赵启平酒醒了这个问题是该跟他好好说一下,想着,谭宗明便摸了摸赵启平的头,说,“你喝醉了,今天先睡觉,好吗,其他事我们明天再说。”
赵启平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的看着谭宗明,谭宗明便是一直轻轻摸着他的头,看了好一会,赵启平突然笑了,看着谭宗明说,“你长得真好看,”谭宗明愣了一下,赵启平继续说,“怎么办,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很爱很爱你。”脸上的笑容,正如孩子一般。谭宗明看着赵启平,手摸上了他的脸,摸着赵启平笑着的嘴唇的弧度,笑着说,“我也很喜欢你。”
那天过后,谭宗明便经常刻意让赵启平多回家跟他父母在一起,每次他能做到一点,便会开心的告诉谭宗明,过了些日子,赵启平和他父母也算是有些缓和,至少不再是之前那种冷漠了。那段时间,谭宗明也能明显的感觉到,赵启平许多方面都有了比较大的变化,那种变化,也是让谭宗明打心眼里觉得高兴,那样的赵启平似是比以前更完整了,而他自然为他自己能拥有更真实更完整的赵启平而觉得开心。

谭宗明坐在家里,静静地想着那些往事,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幸福也还能感觉到,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奈和伤感。
谭宗明坐在阳台上,想了一会,起身去自己一直自己房间打开了一个柜子,拿出了那个自己一直藏着的箱子,谭宗明摸了摸箱子,打了开来,许久没来过里面已经是一层灰,打开谭宗明不由得呛了一下。
里面其实不是什么很名贵的东西,但是都是和赵启平有关的东西。谭宗明在里面翻翻找找,找到了一盘CD,这是赵启平送他的第一盘CD,后来其他CD他都放在车上,就把这盘一直锁在这箱子里。谭宗明拿出去那盘CD,放到了播放器里,已经老旧的CD音质总是不好,沙沙作响,谭宗明坐在那里听着,越到后来CD失真越来越厉害,已经基本听不清楚了,谭宗明却还是坐在那里听着,好像那杂乱的电流声能胜过这世间所有动听的音乐。
坐了一会,谭宗明拿起手机,想给赵启平发短信,一个字一个字的编辑好,再删了,然后再写,再删,一遍一遍的。重复了好多次,赵启平那天走的时候说的那些话一遍一遍在他心里回放,谭宗明只觉得心里越来越压抑,把手机放到一边便去洗澡了。
第二天,谭宗明在公司开了一上午的会,到了中午快十二点的时候才结束,结束之后,安迪有与他说了一些关于和包氏企业合作的事情,听完安迪说的,谭宗明知道了,安迪最终还是愿意和包氏合作,谭宗明心想,这包奕凡自己还是不够了解,他竟然真的把安迪拿下了,不过谭宗明作为安迪的朋友其实还真是希望安迪能愿意与包奕凡有进一步的发展,因为在他看来,包奕凡真的很适合安迪,至少包奕凡是可以让安迪笑的很开心。
谭宗明想着却不觉愣了神,安迪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怎么了,今天怎么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安迪问到。谭宗明摇摇头,“没事,刚才想了一些事。”谭宗明说着看了看时间,说,“十二点多了,先去吃饭吧。”安迪点点头,“是有点饿了,走吧,不过,说好了今天我请客。”
谭宗明笑了笑,“那我可得好好想想吃什么了。”两人说着笑着便出了公司。
两人一起到了吃饭的地方,点好菜之后两人便随便的聊着天,
“安迪!”
突然一个女声打断了他们两个的谈话,他们两人便都向声音的来源地看过去,是曲筱绡。安迪一看是曲筱绡,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在这里都能碰到这个小妖精。谭宗明看向曲筱绡,却更多的是看到了曲筱绡身边的那个人,赵启平。
曲筱绡见安迪转过头来看向了她,便不容赵启平反应过来就拖着他过来了。
赵启平和曲筱绡站到了安迪和谭宗明的旁边,安迪和曲筱绡打了招呼,问了几句。而曲筱绡和安迪自然是没有感觉到此时的氛围有了那么一丝不一样。
曲筱绡跟安迪打了招呼便看向了谭宗明,她自然知道谭宗明是谁,便也笑着打了招呼,谭宗明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说,“你好。”
安迪疑问的打量了一下赵启平,又看向了曲筱绡,曲筱绡便介绍到,“这位是赵医生赵启平,是我的......暂时是朋友。”曲筱绡说着话,莫名的让赵启平紧张了起来,今天他终于是拗不过曲筱绡来跟她一起吃饭了,可是没想到会遇到谭宗明。
赵启平只觉得心里纠结,自己要不要解释,要解释什么,可是又为什么要解释。安迪自然是明白,曲筱绡正在进行拿下赵医生的计划,便只是用眼神示意曲筱绡加油。谭宗明倒是淡定,看了赵启平一眼,眼光平静,就像是在看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甚至还礼节性的点了点头。赵启平心里却是越发慌乱,甚至都想夺门而出,他又在心里气自己,为什么一遇到谭宗明他就不像他自己了。
曲筱绡和安迪又说了几句话,偏偏这曲筱绡又是把爱情和赚钱区分的很明确的人,安迪说跟他们一起吃,曲筱绡自然没有放过这个可以和谭宗明坐在一起吃饭的机会,赵启平强装微笑同曲筱绡一起坐了下来,坐在谭宗明的对面,听曲筱绡和安迪说话却又好像听不到她们再说什么。
她们说了一会,就听曲筱绡跟安迪说,“安迪,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赵医生,我上次脚伤了痛的快死了就是赵医生救了我,赵医生医术特别高明,我今天好不容易才请他出来跟我吃饭,还能遇到你跟谭总,赵医生啊,简直就是我的福星。”赵启平转头正对上曲筱绡冲自己放电的眼神,他想避开转过头却正对上谭宗明的眼睛,谭宗明看着他,轻轻笑了笑,说,“赵医生,幸会。”说着向赵启平伸出了手,赵启平轻轻呼了口气,也伸出手,握住谭宗明的手,“幸会,谭总”
谭宗明只觉得手心里赵启平的手指尖是冰凉的。
安迪看谭宗明和赵启平握了手,心里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她总觉得老谭似乎有什么不一样。安迪突然想到,曲筱绡曾经说过她在赵启平办公室见过老谭,按照老谭的话,见过的人是绝对不会忘的,为什么现在又好像从来没见过一样。可是,安迪心里不管怎么想也把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只是心里留下了疑惑。
一桌四人吃饭,却是各怀心事。

评论

热度(64)

  1. 风从窗前过回得了过去回不了当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