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楼诚衍生】【凌李】恋人养成·十二(上)再见,李熏然

陆廿九:

“李熏然,感觉如何?”林成言歪着头,眨巴着眼睛,李熏然想起了小鹿斑比,“是不是特别像电影看到最后发现大Boss 是最没想到的那个?”


我想到了,从你回来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我唯一没想到的就是你的身份转变这么大。


“没有转变,在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是这个身份。我隐瞒了太多,身份、情报、行踪、想法、真相……我有时在想你们知道那么多干什么呢?没有用,那些对于你们来说没什么意义……”


“怎么没有?”李熏然拎着他的领子,眼里冒火,“5.28发生了什么,整个集团如何运作,少年团的分工,你这几年的经历只有你自己知道!案子没有完结,我们知道的还远远不够!”


深映在李熏然眼里的是微笑的脸:“我们?你和这个案子没什么关系,我走之前提醒过你不要再去凡城了,你没听我的。凡城是泥沼,不能再有人陷进去了。”


“尤其是你。”


李熏然痛苦地闭上眼,长长地吁气,而后缓缓地松开了手,坐回原位:“我早该想到,你和我,有那么多相似的地方,而且你……一直是个孩子,孩子会保护最珍视的东西。”


“对呀。孩子当然会保护最珍视的东西。”林成言应着,“可你就是好奇,你就是想知道更多。”


“很晚了,我们一起睡觉吧,熏然哥哥。”林成言把手铐举到李熏然面前,可怜巴巴地问,“可以打开了再睡吗?我会乖的。”


其实李熏然有一千种办法对付林成言,苏子沐教过他,他自己也琢磨出一点,但是最后他打开了手铐。


凌远站在窗前,望着潼市的夜,天空漆黑,地面灯火通明,这座城市在这样的晚上冰冷空洞,冒着寒气。


“小远,”凌景鸿从卧室里出来,看见凌远还没有睡就喊他,“早点休息,明天医院的事还多着。”


“好。”凌远回头应了一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问他,“爸……”


凌景鸿应声。


“如果,如果我没有遇见您,我会是什么样的?”凌远一瞬间变回了那个正值青春期的敏感多思的腼腆男孩。


凌景鸿惊讶:“你怎么想起这个?”


“一个朋友问起的,我自己也在想。”凌远抿嘴,心事重重,“他说我会变成一个坏人。”


“小远,你不会成为坏人。”凌景鸿温和地笑着,他走上去伸手够凌远的头,凌远屈膝微蹲,让父亲能够到,凌景鸿摸呀摸呀,摸够了才缩回手说,“我第一次见你,你的眼里有恨有怒,但你一直是特别特别特别温和的一个孩子。你长这么大了,不管有没有遇见我,你都会是一个好孩子,一个社会上的好人。”


“世上的路那么多,你不一定要成为医院院长,也不一定要当坏人。你可能受不了这么好的教育,但是你还能选择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是很重要的。”


凌远眼眶温热,扑簌簌落下泪来:“对不起,爸,我不应该想这个问题。”


傻孩子。凌景鸿摇头,扯出一张纸巾擦拭他的眼泪。


李熏然睡得不熟,有陌生人在,半夜醒来,才发现有一个人没睡着,坐在床上看他。


有一缕月光从窗户流出来,流到床上,流到李熏然的心上。


“你在想凌远吗?”林成言盘腿坐在床上,乖巧地问。


“臭小子。”李熏然抓过他的手,“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


“想凡城,想苏子沐,想老爹,想我哥。”林成言耷拉着头,“有时也想一下现在怎么办,我想活下去……”


李熏然拽拽他,自己坐起来:“刚才还在求死,现在又说要活下去,怎么?”


“哥哥……”林成言几夜没睡,渐渐迷糊了,“哥,我想你了……”


我此生最好的时光都留在了那座大厦,定格在了五月二十八日,此后只是行尸走肉,苟延残喘。我拼命地活着,原以为是为了报仇,后来才发现不是,我没有那么强烈的愿望,远远没有,只是自私地想活着。也有人不让我死,我知道的太多了……


“李熏然,喜欢凌远哥哥要去追呀。”林成言半梦半醒间突然冒出这一句,然后倒在了床上。


“噗。”李熏然失笑,笑着笑着把他拖回被子里,这回轮到他失眠了。


小猫,李熏然读二年级的时候养过一只猫,黄白花猫,大概八九个月大,喜欢黏着李熏然,特别听李熏然的话,不时弄翻了花盆也是机灵鬼怪得不行,蹲在碎片旁低头俯身喵喵叫,可怜兮兮地盯着你看,独得李熏然恩宠,他爸他妈都赶不上。


可是某天小猫失踪了,毫无征兆,李熏然哭的稀里哗啦,拦都拦不住,家里面找了两天,也没找到。


李熏然以为自己早忘了。


小猫后来又出现了一次,正是李熏然放学回家,他看见了,喊了小猫一声,以为它会回来,可是它掉头就跑,一点都不留念,小猫长大了很多,李熏然看得出来,可那不是他的小猫了,再也不是了。


既然不回来,为什么还要在那里等我?


林成言,你突然离开,为什么又突然回来?如果你是小猫,你说你为什么要回来?


你还是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你不肯说再见,我不敢想明天,有人说一次告别天上有一个星,又熄灭……”

评论

热度(28)

  1. 风从窗前过六月风声立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