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凌李】 朝阳 09 就是你,我确定了 END

虎郎:









09




 


给李局长送了饭,马上就审出个结果了。


 


那女子的丈夫果然是在撒谎,既然已经有进一步的线索,法医又已经回到警局,那么他们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送完午饭后,熏然带着凌远到处晃晃。


 


 


走着走着,他们就来到海边。


 


凌远看了看周遭的海岸「这地方现在看又是不一样的感觉了。」


 


李熏然回过头来看他「你以前来过吗?」


 


凌远比了比不远处的小山坡「以前靳言住这里的时候,我就常来,给他调理身体,帮他看看身体情况,这一带我跟子遇常来。」


 


际遇就这么奇妙「那你说现在是甚么感觉?」


 


「以前来呢,总是跟子遇讲些医学的问题、靳言的问题,总是带着心事来,带着报告走。现在是跟着你过来,等等还能带着你走,当然不一样。」说完他牵紧了李熏然的手。


 


「凌大院长真是花言巧语,你对每个女孩都是这样吗?」


 


凌远以为熏然想起了甚么,他看着李熏然的侧脸「我以为,你不在意。」


 


「在意甚么?我逗你呢。」


 


 


凌远这才放心的把身边的人揽进怀里。


 


摸摸他的背,感受着熏然也回抱着他的腰的双手,对他说出真心话来「我一直以为我这个人,挺冷血,艇无情。」


 


李熏然知道凌远要讲甚么,他也不打断他。


 


「我做过无数台手术,总是被人说冷静沉稳。」可那是为什么?因为不是自己的亲人,所以他可以无所畏惧的下去试,去救活他们,而可以不颤抖不害怕。


 


当时倒还好,但是只要凌远一回想到,当时他站在手术室门外等着结果,他就害怕的不得了。


 


「可你上一次回到这里发生的事情...」


 


「我接到薄靳言电话,他说你可能...」凌远第一次,在这些事情发生过后第一次,敞开心胸的跟熏然说这些话,他还有些说不出口。


 


「的时候...我突然害怕了。」熏然抬头想看他,却被凌远一手按回肩膀。


 


他害怕失去他,原来他也挺脆弱的。


 


「我以为我可以忍住,但我错了。」


 


「我害怕我是那个拿刀帮你开刀取子弹的人,可我更害怕没办法控制你生命的感觉。」这种矛盾,凌远从来没跟别人讲过。


 


「爆炸那次,我拿着你遗落在我车上的围巾,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哭了...」


 


李熏然摸摸凌远的背,他还哭啦…


 


 


「你的味道还在上头,没有消散,但电话里头,却告诉我你已经不再了,我怕的,差点以为你只是我一个美好的想象...」


 


李熏然摸摸凌远的背,头往他的肩膀上靠紧,他想给眼前这个男人,一点温暖,一点他就在他怀里真实的感觉。


 


「我就在这...」


 


李熏然知道,他在抢救期间,曾有一度失去心跳好几十秒「你知道是甚么让我这么快就回来了吗?」


 


「我好像,听见你再叫我...」


 


这么狗血的剧情,一定是他幻听了。


 


但是听说人在快死得时候,会看见一生的画面,会听见最想听的声音。


 


「我想是不是有个人还在外面等我。」他当时并不知道凌远跑到了美国,但他就感觉凌远一定知道这件事情。


 


「我突然不担心了。」我不怕前方有阻碍。


 


 


「你拼命的想救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就不放弃救我,我就不怕了。」是你给我勇气,给我成长的养分。


 


凌远眼眶一热,但他忍住了眼泪,他以前一直以为他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原来感情要多丰富,源自于你多爱一个人。


 


「嗯...」


 


不就正是因为他爱李熏然,才能一直坚信他还活着,最后忍住了害怕,把所有事都条理清楚,最后才救回来了他?


 


「那就待在我身边。」凌远把李熏然的头从他肩膀上抬起来,万千的情感,说出口时,却只是一句,不要离开这样淡淡的话。


 


那是因为最浓厚已经深埋心理的话。


 


李熏然看他的眼睛里面,亮亮的闪着光「我不离开。」


 


凌远的脸越来越近,最后没有了距离。


 


他的唇精准的印上了小警官的唇。


 


配着海风,甜甜的,有点醉的。


 


即使已经亲吻过这么多次,上过多次床,火绕缠绵过这么多次,这样单纯的青涩的像是初恋一样的吻,还是让李熏然心动。


 


他再也不想离开这男人身边,有如他爱自己一样爱他。


 


终究他还是回来了,美得不像现实,却又这么真实。


 


 


晚上,凌远开着车带着李熏然一起回到了家里。


 


两个人一到家就彷佛脱了一层皮一样,感觉太自在了。


 


 


「瑶瑶的婚期已经定了,你呢?会跟我一起去的吧?」


 


熏然脱了外套挂好,又帮凌远也挂好了外套。凌远解开了袖扣,把领带也交给了李熏然,两人好像新婚夫妻样的默契十足。


 


「薄靳言说我们两个的帖子打一起了,所以我当然跟你一起去了。」


 


「喔~好」


 


 


凌远了过来,看了看在衣柜前背对着他换衣服的李熏然,就走了过去从后环住了他的腰。


 


「我身上脏呢。」


 


李熏然早已习惯这种亲密,不躲也不闪,只是抱怨两句。


 


凌远的呼吸洒在李熏然颈边,痒痒的惹得他一阵想躲「那我们一起去洗澡吧...?」


 


一起?洗澡?


 


凌远在想甚么他还能不知道吗。


 


但是,把家里的事情搞定了,他们俩都跟放下一块大石头一样,自然心情也不太一样,都没了心事,自然就有其他的心情了。


 


李熏然的手慢慢爬上了凌远放在他腰间的手臂上,缓缓转过身去,投身进凌远的怀抱里。


 


「......好。」


 


凌远也是吓了一跳,这么主动接受诱惑的小熏然可少见啊。






最终章好歹也让院长吃个饱






他覺得全世界都在他床上了。


 


也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一個連自己都嚇著的念頭,卻也是一個連自己都忍不住期待的念頭。


 


 


是不是,也該考慮著求婚了?


 


他是真的想抓緊這個小可愛,不放他走。


 


凌遠默默在心裡記下記號。


 


 


嗯…


 


就在熏然生日的那天好了。


 


 


 


END






---------------




朝阳终于也完结篇了呢!


明天还有朝阳的番外篇,然后我们就要来新连载预告了喔!


 


嘿,朋友们、都是朋友嘛!一起来迎接新文吧!


 


(喔喔,我是不是透漏了甚么?)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