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楼诚衍生多cp】三十九度的风(二)

Aauper:

主凌李谭赵杜方 庄季楼诚有 欢快架空向 注然然未成年!


楼诚方李一家人 赵启平是杜见锋亲弟弟 部分职业有私设


————




  琅琊酒店宴会厅。


  李熏然一身淡蓝色西装,手里捧着鸡尾酒,嘴里嚼着牛排,跟在谭宗明的身后,含糊不清的说着话,“但是他们两个都不同意,我怎么办呀?”


  谭宗明西装款款,带着得体的笑容和人来人往打招呼,时不时和来人握个手点个头。听着李熏然絮絮叨叨一路,在桌上伸手拿了杯橙汁换掉李熏然手中的鸡尾酒,同时打掉小孩儿张牙舞爪的手,“小孩子喝什么酒。”


  李熏然愤愤喝了口橙汁,瞪眼道:“哥!你听我说话没有啊?”


  “听了听了。”谭宗明捡了块苹果塞进李熏然的嘴里,“不就是个假期实习吗?要我说,你大哥拒绝你就对了。这会儿上头来人检查,本来就忙得团团转,再加上个你去捣乱,你还让不让你哥活了?”


  “再说,”谭宗明敲他脑袋,“你见过哪个高中生跑政府去实习的?”


  李熏然不满,扁嘴道,“我什么时候捣乱了!”又叉了块苹果,李熏然忽然想起来,“我大哥和阿诚哥呢?”


  “那儿。”谭宗明坐在椅子上抿了口酒,给他指了一个方向。


  明楼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酒杯,正在和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地中海交谈甚欢。明诚站在他身后,带着礼仪性的标准微笑,倾听着他们的谈话。


  “看见了?那个人是某领导家亲戚”谭宗明低声跟他介绍,“想在上海买块地做买卖,前几天约了我吃饭希望帮着他参谋参谋,我瞅着他不像是真货,侧面一敲击发现他背地里做的不是什么正经生意。”


  “啊?那你还邀请他来?”李熏然惊讶。


  “你看他那身行头,还有说话的语气,就是个人傻钱多的主儿。当时我就想啊,这得给你大哥介绍介绍。”


  “这不是应该给孟韦哥介绍介绍吗,关我大哥什么事儿?”李熏然迷茫。


  “啧,”谭宗明白了他一眼,“你孟韦哥是刑警大队的,经济上的往来不归他管。”


  “最要紧的是,能宰一笔是一笔呀。”


  李熏然才明白,啧啧啧个不停,“官啊商啊勾啊结黑更黑呀。”


  “这种人黑了就黑了。出了事儿责任也摊不上咱们身上,谁叫他自己笨呢。”谭宗明悠悠的又喝了口酒。


  说话间,明楼和地中海握了个手。谭宗明回身对李熏然做了个无奈的手势。


  李熏然咬了一口鲍鱼,说道,“得,你们真不愧是朋友。”


  “诶?”李熏然忽然抬头,上下打量谭宗明,笑眯眯的样子惹得谭宗明直发毛。


  “宗明哥,咱们晟煊缺人吗?”


  我就知道!


  谭宗明放下酒杯,伸手揉了一把李熏然的头,认真的告诉他,“熏然哪。”


  “哥还想多活两年。”


 


  小狮子刚挥舞起罪恶的小拳头,一个声音忽然就从后面响起。


  “谭宗明。”


  凌远同样一身西装,头发整整齐齐,在不远处面无表情的喊他。


  谭宗明回头,递上一杯鸡尾酒,“你怎么才来?”


  “刚做完一个手术。”凌远好像有些疲惫,淡淡的伸手接鸡尾酒,这才看到今天没炸毛的李熏然。


  “李熏然?”凌远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光。


  “嗯?”李熏然站了起来,然后笑开,“啊,是你呀!嗨!”


  “认识?”谭宗明看向凌远。


  “一面之缘。”凌远看着小孩儿手里的橙汁,笑笑,“这位…嗯,小同学救过我的命。”


  李熏然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叫我熏然就好。”


  “噢,对了。”李熏然放下橙汁,“您怎么称呼?”


  “凌远。”


  有点耳熟。


  李熏然却想不起来,马上转头用眼神询问谭宗明。


  “第一医院院长。”谭宗明回答,“我高中同学。”


  “院长?”李熏然把面前的人重新打量了一遍,年纪轻轻就是院长,忍不住在心里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明楼家小崽。”谭宗明帮人帮到底,用下巴指了指李熏然。


  李熏然不满的鼓起腮帮子,刚想张嘴亮牙咬人,谭宗明就被又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地中海给拉走了。


  “看着点,别让他喝酒。”谭宗明不忘嘱咐凌远。


 


  凌远笑得好看,“你是明长官的家人?”


  “嗯。”李熏然抬头给他指明楼和明诚,“我跟他们俩来蹭饭的。”


  “怪不得那日面对劫匪英勇无比、毫无惧色。”活像一只威风凛凛的小狮子。“难怪都说明家辈辈出人才。”


  李熏然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飘乎乎的伸手塞了个小蛋糕进嘴里,塞完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瞪着湿漉漉的眼睛,有些无辜的看着凌远。


  刚想说抱歉,凌远已经看着他满满当当的腮帮子失了笑,用纸巾抹去小孩儿嘴角的奶油,说道,“没关系,吃吧,谭宗明不让你喝酒,又没说不让你吃饭。别因为我在这里搅了你来的目的。”


  小孩儿迷迷糊糊的接过他递过来的橙汁,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凌远的内心正在放烟花。


  多亏了自己前些日子痛下决心再也不吃小白菜了,今日才没一下了班就去超市,而是换了衣服来赴宴。


  虽说他的本意是来忽悠几个钱多人傻的主儿给他们医院投几幢楼。


  没想到还遇到了来吃吃喝喝的小孩这个意外收获。


  心情好好。


  李熏然吃上了东西,就变得自在多了。坐在桌子旁边,话也多了起来。


  他兴致勃勃的跟凌远说昨天看的电影,说上周那场球赛,说他哥哥们的日常虐狗系列,以及第一医院楼下的烤冷面有多好吃。


  他问凌远,“医院缺人手吗,能看护病人还能扛米袋那种。”


  看护病人和扛米袋的倒是不缺。


  英雄救美的院长夫人倒是很缺。


  凌远早已挽起了袖子给他剥虾仁,听到这话笑眯眯地反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假期有实习作业。”李熏然刚吃过热气腾腾的水煮鱼,辣的嘴唇通红。


  “实习作业?”凌远用手背抹去他鼻尖上的细汗,说道,“医院里鱼龙混杂,你一个小孩子不安全。”


  李熏然忙了一圈没找到水喝,便一把拿起凌远只喝了一小口的鸡尾酒往肚子里灌,然后舔舔嘴唇,说道,“这是甜的呀,为什么不让我喝?”


  凌远才注意到他的所作所为,忙把酒抢了下来,“度数高,不准喝。”


  李熏然撇嘴,心想三十多岁的男人都一个样。


  凌远把剥好的虾仁倒在他的盘子里,用纸巾擦了手,给他倒了一杯橙汁,接着说道,“我们医院对街有一家餐馆正在招人,客流量没那么大,卫生还算合格,薪水也说得过去。”


  “薪水没关系,我最后就要那个老板批条子就可以。”李熏然夹起虾仁。


  “但是,”凌远看着他笑,“服务生你做得来吗?”


  “当然啊。”李熏然瞪眼,“我当然做得来。“我们家的碗全是我刷的!阿诚哥都说刷的特别好。”


  “好吧。”凌远说,“那我发你地址。”


  “谢谢远哥!”李熏然露出笑容,从盘子里捡起个虾仁送到凌远嘴边。


  他看着李熏然,然后张嘴吃了进去。


 


  私炮房夜场。


  音乐声震耳欲聋,啤酒瓶子轱辘满地,尖叫声与欢呼声混在一起。赵启平窝在沙发最里头的位置,拿着麦克风跟着节奏乱喊一气。


  杜见锋给他从里面拎了出来,撞了杯又闷了一瓶。赵启平把麦克风扔给别人,走过来踢他的腿。


  音乐声太大,赵启平扯着杜见锋的耳朵大吼,“杜见锋!你就不能找个清静的地方!”


  “你不玩的挺开心吗!”杜见锋不甘示弱,“听说你回来了,这帮孙子都坐不住凳子了,非要沾沾您大明星的仙气!”


  赵启平切了一句,重新坐回了沙发上,诉苦道,“我都苦了大半个月了,好不容易说拍完这广告就放假,谁知道屁股还没坐热乎呢,又给我接了部戏。惨哪!”


  杜见锋伸手搭上赵启平的肩膀,“所以告诉你回来跟哥哥混嘛,你非不听。”


  “跟你混?开夜店?办赌场?还有什么来着?收高利贷?”赵启平翻了个白眼,“黑社会谁干呀!我可是有头有脸的人。”


  “嘿小兔崽子你,”杜见锋气笑,“什么黑社会。咱们干的都是正经生意。”


  “屁吧。”赵启平启开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说道,“头一次见爸这样的,黑社会还世袭,生怕不知道你们家有皇位是要继承是吧。”


  杜见锋作势要打,被赵启平拿了个抱枕糊了一脸。


 


  忽然,门嘭地被撞开,狼哭鬼嚎的歌声戛然而止。


  杜见锋看去,一个穿着黑背心的年轻人站在门口大口喘气,右手紧紧捂着左胳膊,浑身是血。


  屋内一片寂静。


  年轻人的刘海有点遮眼睛,腿部因伤有些踉跄,他看了一圈,然后朝杜见锋扑了过来。


  杜见锋懵了。


  电光石火间,杜见锋从兜里摸出来的刀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年轻人扑了上来,把杜见锋按在沙发上就吻了上去。


  别说杜见锋,一旁拿着抱枕要抡的赵启平也懵了。连带着屋里的一群人,看着大哥被强吻,错愕不已。


  听到从外面传来的急促的脚步声,杜见锋反应迅速,一翻身就把年轻人压在了身子底下,把人遮了个七七八八,对着嘴唇就开始疯狂的亲吻。


  来人不少,乌乌央央的堵了个水泄不通,手里拿着大砍刀,就是一通嚷嚷。


  赵启平最先反应过来,推开身边缠绵的两个人,站了起来,对着毛利民使了个眼色。


  毛利民反应过来,清清嗓子站了起来,“吵什么呀?”


  “人呢,把人给我交出来!”一个满脸是血的大汉嚷嚷。


  “这儿没你们要找的人。”毛利民说。


  “甭跟他废话!闯!”一个瘦子喊。


  说话间就嚷嚷着要挤进来。


  吃瓜群众终于反应过来,猛然起身摔了酒瓶子。


  两伙人对峙起来,毛利民挡在门口,说道,“不好意思,你们不能进来。这儿是杜见锋的场子。”


  听到杜见锋的名字,外头的人还是有些忌惮的。


  他们探头探脑,果真看到沙发上缠绵的两个人。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一个刀疤脸说。


  “信不信由你。”毛利民笑,“我劝你们冷静。杜哥的脾气你们不是不知道。”


  受伤的人快被杜见锋亲到昏厥,偏偏头躲了躲。


  “别动。”杜见锋眼角带笑,故意加大了音量,“再乱动老子就在这儿办了你!”


  年轻人在心里破口大骂,心想着好不容易逃出虎穴,又进了狼窝!


  外头的人听出了杜见锋的声音,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放弃了强闯,在门口整齐的喊了一声“对不起,叨扰了!”


  然后迈着整齐的步伐去另外的包间找人了。


 


  听到远走的声音,年轻人一把推开身上的杜见锋,大口大口喘着气。


  “哎哟,”杜见锋笑,“你他妈还挺现用现交啊?没用了说扔就扔。”


  赵启平示意他们继续玩,然后坐了回来。


  “赵启平?”年轻人看着他,疑惑着开口。


  “啊?是我。”赵启平笑笑。


  “真的啊,等会儿给我签个名呗,我特别喜欢你的小赵医生。”年轻人露出大白牙。


  杜见锋直觉好笑,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追星呢。


  “诶,小子。”杜见锋抬抬下巴,“你叫什么名儿啊,怎么得罪他们了?”


  “方孟韦。”年轻人如实说,“我是警察。他们贩毒的证据被我抓到了,要杀我灭口。”


  一句话,一个炸弹。


  现场的音乐又停了下来。


  杜见锋咽了口水,“真…真是警察啊?”


  “是。”方孟韦说道。


  “能再麻烦你一个事情吗?”


  “你你你说。警察有事儿,公民在所不辞。”成功获得赵启平白眼一个。


  “能送我去医院吗,我中枪了。快挺不住了。”


  杜见锋这才注意到他泛白的嘴唇。“顺便帮我给我哥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今天不回去吃了。”


  然后彻彻底底的晕了过去。




————Tbc

评论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