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谭赵】庐山烟雨浙江潮(二十一)

Lillian·Firth:

   二十一、


       谭宗明好像很有兴趣,他亲自去屋里搬了木桌和凳子,将棋盘摆在了桌子上。
       赵启平饶有兴致地打开雕刻精美的棋盒,里面的棋子玲珑剔透,是用玉雕成的,触手生温。饶是赵启平这种门外汉也知道这一定是上好的玉。


         资本家,他把玩了一会儿便放了回去。


        赵启平果然不会下棋,这是谭宗明看着棋盘上黑子越来越少,最后快消失才得出的结论。


        而且,棋品也不好。


        “该你了。”这是淡定的谭宗明。


        “嗯。”有些抓狂地的赵启平。


        十分钟后。


        “该你了。”


        “知道了,老谭你怎么这么啰嗦。”


        ……


        “应该下这里这样你黑子的气就可以通了。”谭宗明有些无奈,自己明明和他讲过规则的。


         “哦。”谭宗明无奈,赵启平更无奈,自己是真不会下啊,讲了规则又怎么样,你一个老手好意思欺负菜鸟吗。显然他已经忘记自己悔棋耍赖的事儿了。


         连输三局后,赵启平面无表情地拿起了棋盒中的一枚黑子。


        “这盒棋是姆妈生前最喜欢的。”谭宗明研究着棋局,心想是不是要让赵启平赢一局,虽然他现在跳脚的样子自己很喜欢。


         “我……”赵启平拿着棋子的手僵住了,原本威胁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接着,他小心翼翼地放下棋子,用略带沉重的语气说:“既然是令堂的爱物,那赵某就……”


       谭宗明手里夹着一颗白子思考着如何不动声色地输棋,听到这话,他抬起头来,淡淡地看着赵启平,眼里带着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柔:“棋是用来下的,该你了。”


        赵启平:“……”
        我是真的不会下啊,我不是谦虚,你看不出来吗?!


         ……


        又是十分钟。


        其实赵启平是会一点围棋的,谭宗明与他讲过诀窍,他也是懂得,奈何谭宗明的水平太高了,两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谭宗明的母亲是个围棋爱好者,他从小耳濡目染,再加上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谭宗明晚上失眠,就起来研究棋谱,棋艺自然不在话下。


        “你应该下这儿 。”谭宗明用手轻轻地覆在了赵启平的手背上,慢慢将棋子推到了正确的位置。这是第二次,谭宗明第二次与赵启平有过肌肤之亲。


        手背微凉,人面桃花 ,相映红。

评论

热度(22)

  1. 风从窗前过江素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