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谭赵】昼夜(三)

辞镜:

还是那句话,写的不好,请诸多见谅
不想废话
各位晚安么么哒
正文开始




  第一个小目标,比如先睡了赵启平
  
  
  
  
  “你别动!”
  “你就站那,不许动!”
  
  小赵医生跑上楼,嘭一下关上门,一脸见了鬼的样子,悄悄地挪到窗边,撩开一点窗帘,高大的人影久久伫立,真的动也不动。赵启平捂脸,心道完了。这特么表白表的太草率了,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预兆。有钱人的脑子都有病!谭宗明打了个喷嚏,心说感冒了?
抬头向上看,冷硬的窗帘把自己阻隔在外,看得谭宗明一阵悲哀,说的是实话,理应没问题啊,自己这是被讨厌了?人生真是失败。谭总表示,我们要贯彻党的领导,不抛弃,不放弃。失败了就继续嘛。谭宗明安慰了一下自己,回去思考人生。
  曲筱绡看着赵启平顶俩黑眼圈,差点哎哟出声,她对赵启平用情不深,喝顿酒,放空几天就缓回来了,不过这个。。。是个什么情况?
赵医生失恋啦?
  “我没失恋,也没失身。”赵启平对曲筱绡丰富的想象力表示无语。不过还是凌院长好,看见他第一句话“不管你昨天干了什么,你要是敢这样上手术你就完了。”然后迅速对来送饭的小李警官笑的一脸春风明媚,赵启平瘪嘴对着冒着热气的饭菜翻白眼“赵医生一起吃吗?”小李警官真是个好人,不过院长你的眼睛再撇就出来了,好好,你有对象你有理。
  赵启平懒得去食堂面对油汪汪的食物,干脆买个三明治,啃的热火朝天。自己什么时候能有人给做顿饭呢,塞完最后一口,原地转椅子玩,顺便瞎想,谭宗明,这人会做饭吗?估计连火都不会开,会不会把厨房炸了。赵启平盒盒的乐,觉得自己可能脑子也有问题。估计是面对太多或浪漫或青涩的表白,突然有个异类出来,一时间没刹住而已,对,就是这样。赵医生自我催眠,不过谭宗明还真是他喜欢的类型。。。
  赵启平静默了三秒钟,拍案而起。没刹住个屁,就是有好感。小赵医生向来不喜欢隐藏自己的情绪。所以院里的小护士觉得赵医生是不是经历了什么情感问题,好家伙,办公室里笑的呵呵呵,然后一阵砸桌子,这不符合平时的人设呀?
  
  
  “老谭,我觉得你需要休息。”安迪贴心的给出建议,谭宗明没看她,只是问“我看起来很累吗?”安迪思考了两秒“不,你现在看起来神经衰弱。”其实不仅是神经衰弱,安迪腹诽,看起来已经不想活了。“怎么?小赵医生不好追?”谭宗明继续看天花板“我追了他半个月了。”安迪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小曲还追了一个月,老谭你还是缺乏经验。”谭宗明终于坐直,双手交叉“其实我觉得追男人应该换方式,所以我没有只花钱,我是不是表现的不明确?”安迪想了想当初赵启平让自己帮他发展施主时的样子,忍住没说,只轻咳了一声“赵医生爱玩,老谭你可以。。。”她看到谭宗明在打字“你在干嘛?”谭宗明终于露出了一个看起来算是愉悦的表情,晃晃手机“感谢上天赐给了我一个万能的秘书。”


  
秘书小姐正在欲哭无泪的查地方,万恶的资本主义。不过秘书小姐还有更重要的用途。
  秘书小姐追人第一式
  和他身边的人打好关系,使之成为内部人员。
  谭宗明和凌远面对面坐着,大眼瞪大眼。李熏然咔嚓咬苹果,没好意思嚼。
  两个人终于开口
  “一栋。”
  “两栋。”
  “成交。”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李警官看着貌似行贿现场,愣的苹果差点掉地上。谭宗明风度翩翩的离开,李熏然很配合的一脸懵逼。
  “老凌?你们这。。。”
  “进行了不错的交易,晚上吃什么?”
  “糖醋排骨。”
  
  秘书小姐追人第二式
  了解对方,可为以后行动进行铺垫
  
  赵启平,第一医院杏林分院部骨科主任医师,男。。。。晚上出入各大酒吧,其中有几个,里面玩的人性向不明。谭宗明点头,性向对了就好办了。
  
  秘书小姐追人第三式
  等待时机
  
  谭宗明看着秘书小姐“然后呢?”
  秘书小姐一愣“等。。等啊。”
  安迪在一边随便丢给谭宗明一本文件
  避免对上秘书小姐眼神求助
  谭宗明差点拿出小本记下来,第一次求知欲爆棚“等到什么时候?”
  谭总你这样问一个没有对象的女孩子是不道德的。秘书小姐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想辞职,你是老板你开心就好。
  
  秘书小姐没辙了所以最后一式
  表心意,最好带上点礼物。
  
  
  赵启平发现自己清闲了很多,那个说自己认真的人,三天没出现。小赵医生很乐观,想想他,大概是死了。赵启平牙痒了三天,特别想得谁咬谁。板正对白大褂裹不住一颗狂躁的心,直到第三天下班,某个磨牙器站到眼前了。赵医生很舒心,正在想一会怎么解气
  “赵医生下班了?”
  废话你说呢?“嗯,谭总有事?”
  对面的人笑得一脸褶子“我是来和凌院长来谈投资项目的。”
  哦,你大爷“那不打扰了。”赵启平脸上平静如水,迈开长腿就走。
  谭宗明慌忙把人拦住“赵医生,我其实也是想问你,三天前的事。”
  赵启平皱眉毛,一肚子火,没什么好气
  “那也要问问谭总,问问您这颗心到底是不是真的。”
  谭宗明忽然静默了,赵启平垂下眼睛,自嘲的笑了笑
  “这个,你可以自己问问。”
  
  赵启平瞪着圆眼睛看他,有点不解
  谭宗明笑 一指赵启平的心口
  春日的暖阳正落山,留给人们些许温存
  
  那个男人淡然开口
  
  “我的心在你那,赵医生自己问问他,怎么样?”
  
  赵启平又当机了,心里想着真丢脸。


         谭宗明决定给秘书小姐涨工资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评论

热度(26)

  1. 风从窗前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