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楼诚衍生/杜方】36岁老杜和18岁小方的荷尔蒙(12)

墨色琉璃:

(12)


一顿饭吃的很愉快。毛利民是什么人,跟了杜见锋这么多年,哪句话该讲哪句话不该讲,再没有比他更明白的。他带着弟兄们专讲杜见锋糗事,哄方孟韦开心,杜见锋吹胡子瞪眼睛威胁,不过是装装样子,他也不真怕。


总之,一顿饭热热闹闹的吃下来,没有冷场,也没有提一句正经话,杜见锋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吃罢饭,毛利民叫着大家帮着收拾干净桌子,就带头告辞,说以后再来看望旅座。有不开眼的小子不想走,被他给了两巴掌硬拖走了。


杜见锋把他们送走,回来看方孟韦在收拾东西,走过去从后面搂住他说:“别忙了,快让老子好好抱抱亲亲。”方孟韦拍拍他的手说:“别闹,我给你带了两件衬衫,你试试合不合身。”


杜见锋说:“试啥试,一会儿还得脱,媳妇带的没有不合身的。”方孟韦瞪他一眼,他不敢说下去,只好乖乖的脱掉外衣穿上衬衫。方孟韦仔细的给他抹平褶皱,后退了两步打量,满意的点点头:“还算不错。”“好得很好得很。”杜见锋说着,急不可耐的脱掉衬衫就来抱方孟韦。


方孟韦从他手边躲开,后退了一步说:“不行,我得走了。”杜见锋先是惊愕,然后沉下脸来骂道:“他妈怎么回事?刚来就要走?”方孟韦冷淡的说:“临时有点事,本来来不了的,赶着时间来了,现在也该回去了。”说的不是实话,他只是恼怒杜见锋的若无其事。


“不行!”杜见锋突然提高嗓音,“老子他妈说不行!”方孟韦一怔,杜见锋对着他从来都是百依百顺,向来只有他任性耍脾气,杜见锋都是哄着顺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今天突然之间对他横眉立目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他居然真有些怕。


但是片刻之后他就恢复了平日的强硬,微仰起头冷着脸说:“怎么?我走不走要你来管?”“屁话!”杜见锋额角的青筋都爆了出来,“老子当然要管,老子说不准走就不准走!”


方孟韦不知道他哪儿来一股子邪火,自己的邪火也被勾了上来,于是冷笑道:“杜旅长好大的官威,我今天非走不可,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办。”说罢他转身就走,几步到了门口,就听身后杜见锋赶了上来,他回身要阻挡,却见杜见锋一俯身从他腋下一钻,然后猛然站起,将他扛在肩头。


又来这一套,方孟韦又惊又怒,踢打着叫:“放我下来!”杜见锋回身到床边,硬生生的把他摔下来,自己也顺势压上去。方孟韦气得满脸通红,奋力挣扎,却被杜见锋压得死死的,他抬头想骂,看见杜见锋的眼睛却有些心惊。


他从未见过杜见锋发怒的样子,平日里杜见锋都是装痞耍赖或是嬉皮涎脸,此刻目露凶光,面色铁青,眼角眉梢,尽是杀气。他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不论对他多么温柔,终究是杀过人的。


杜见锋眼中寒光一闪,一手抓住方孟韦两只手腕另一只手两下拉掉他的裤子,用膝盖顶开他的腿就要硬上。方孟韦惊慌失措的叫了一声:“杜见锋!”他知道这样毫无准备的硬来几乎可以撕裂他,他看得出杜见锋真的打算这样做,他被吓住了,他这一声喊带了惶恐和乞求。


杜见锋低着头,粗重的喘息着,头发遮住他的脸,方孟韦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他停了下来。“杜见锋……”方孟韦又叫,这一次,杜见锋慢慢松开了手,迟疑了一下,坐起身,背对着方孟韦说了一声:“对不起。”声音异常疲惫,然后他站起身走了出去。


方孟韦坐起来,呆呆的盯着房门,眼泪突然就涌了出来。


那天他早早的回了家,仆人交给他一封信,方孟敖寄给他的。信上说和日寇激战正酣,每次出战都有战友伤亡,但是若无牺牲,国土怎得保全。他说孟韦,如有一日牺牲的是我,你不必悲伤,为国捐躯乃我所愿,唯盼早日驱除日寇,还我河山。


方孟韦久久的盯着这几句看,大哥如此,杜见锋又何尝不是这样?他自己原也应该捐躯赴国难,即使退避后方也该积极为国出力,哪里有资格去阻止杜见锋。


他站起身走到窗边,对着北方暗沉的天色,心慢慢的沉静下来。国事如此,个人感情不足挂齿,即便与杜见锋分离,他也会振作起来,为国所用。相信就如杜见锋所说,胜利就在前方,他们终会在和平的日子里相逢,到那时,就再也不分开。


他很晚才睡,第二天要上班,他照例早早起床吃完饭,然后步行去上班。方步亭家规很严,他现在没有职务,方步亭就不准他坐车上下班。所幸警局离得不太远,他干脆步行,就权当锻炼。


因为出门早,街上还是静悄悄的少有人迹,他一身警服快步走着,突然见路边树上靠着一个人。开始时他只是扫了一眼并未放在心上,但是对方见到他却立刻挺直了身体,向前走了两步,他才留心看去,立时呆了——杜见锋。


他怕被门房看见,连忙过去问:“你怎么这个时候在这里?”杜见锋面色有些疲惫,带了尴尬的表情说:“我是来道歉的,昨天我太混蛋了。”方孟韦心里一痛,低声说:“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的态度也很坏。”


杜见锋的表情明显放松下来,长出一口气说:“我就怕你生我的气,再不理我,你走之后我就追了来,又不敢上门找你,正巧看到你站在窗口,知道那就是你的房间,我就看着你的窗子守了一夜。”


方孟韦吓了一跳:“你就在外面守了一夜?”杜见锋点头,指了指一个角落,方孟韦看见那里一地烟蒂。他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心疼,低了头拉住杜见锋的手哽咽道:“是我任性,你不用顾虑我,你去打仗,我等你,不管一年两年还是十年八年,我等你回来。”


杜见锋身子一震,方孟韦说:“我19岁,但我早不是个孩子了,我就跟你明说了,你这一去,无论生死,再不会有人能替代你的位置。”


杜见锋的眼睛里瞬间有了泪,被子弹打过被刀砍过,他没有落泪,手下的弟兄死在他面前,他没有落泪,今天,他却忍不住眼泪。方孟韦视线笔直的看着他,紧抿着嘴唇,年轻的脸上带着格外严肃的表情,他知道他决心已定,不可更改。


他爱极这个人,这个人让从来不畏生死的他变得瞻前顾后,但是那并不可耻,因为他也让他懂得生的可贵。他依然会去无畏的作战,这一次,不仅是为保全万里河山,也是为了保他的平安。


他把方孟韦紧紧的搂在怀里。


“等我,孟韦,”他说,“我一定会回来。”


PS:


杜见锋会失态发怒的原因,参见《蓝宇》中两人分手前撕破脸的争吵和《断臂山》两人分手前打的那一架。

评论

热度(217)

  1. 风从窗前过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