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凌远/李熏然】简单故事 续 10

子___子:

简单故事  续
10
“听说你要对我们医院的小护士负责?”凌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明明是调侃的语气,偏偏让人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林熏然简直想就地挖个坑把自己埋了,无力呻吟状:“你们医院小道消息飞得够快的。”
凌远失笑看着他窘迫的样子,莫名觉得心情很好,李熏然撇嘴:“当院长的也这么八卦真的好吗?”
“话可是你说的,怎么?敢说不敢认?”凌远看了看时间,打算要走:“阿姨回家做饭了,你现在只能吃流质食物,别挑嘴,阿姨做什么你就吃什么,既然醒了,有事就叫护士,老老实实的,监护仪还连着呢,我一会儿还得去卫生局开会。”
李熏然听得一懵一懵的,除了点头也没别的反应,凌远给他倒好了水,又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李熏然这才大大咧咧地挥手:“韦主任看了,说挺好。”
凌远笑了,点着头,叮嘱:“嗯,他说好我就放心了,困了就睡,别勉强自己,刚才不就没做梦吗。”
李熏然笑容一艮,心虚地打了个哈哈:“你忙去吧,我不是重症病人了。”
凌远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李熏然越发心虚,恨不能蹦下床把人赶走,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凌远临走还是没忍住胡拉了一下他头发,不带手套手感果然不错。
待凌远走了,隔壁陪床的大妈问李熏然和凌院长啥关系,他咋还亲自陪床呢?
李熏然摆着手:“他不是陪床,他就是……”然后自己也卡住了,抓抓头发想了想,对呀,凌远怎么这么像陪床呢?
从他回来到现在,见凌远的时间比见自己主治医生都长,在重症监护室,昏睡醒来经常能看见凌远坐在旁边。
这饭搭子有情有义的,李警官当即决定回头再让凌院长去买张彩票,祝他能中大奖。


到了晚上,李熏然又把他妈给忽悠走了,临床陪床大妈特别热情,说有什么事儿可以帮忙照应着,熏然妈妈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转入普通病房第一晚,李熏然觉得身上的伤就算疼也疼的轻多了,果然,还是在重症监护室里憋的,他这么想着,病房门就被推开了,一瞅见凌远那张熟悉的脸,李熏然没由来的心虚脸红,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呢,隔壁大妈就热情地打上招呼了:“凌院长来陪床啊!”
诶?李警官看看她,又扭头看看凌远,见他也有点愣了,急忙回头给大妈解释:“您误会了,凌院长不……”
“是啊,今晚我陪床。”凌远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戏谑地看着李警官囧着一张脸呈目瞪口呆状。
“你和小李是亲戚吧?”大妈终于开启了她的八卦技能:“我说小李不用他妈妈在这里,真是孝顺!”
“是啊,我拿熏然当亲弟弟,这个时候就该帮忙阿姨多分担一点。”凌院长笑容和蔼可亲,完完全全一张陪床家属脸。
诶?李熏然大脑刚重启完毕,听见凌远的话,又有点卡,这就陪床家属了?凌院长你画风变化是不是太快了?
亲弟弟?
帮阿姨多分担一点?
这口气听起来怎么像你才是我妈亲生的?
“小李生什么病啦?这么年轻身体应该很好才对啊!”
凌远一默,看了眼李熏然,后者第一次被人这么直白地问这个问题,脑袋里依旧在懵着,凌远抿起一字笑容,而后无奈地叹着气:“年轻爱逞能,受了点伤。”
诶?李警官瞪圆了眼睛,谁谁谁爱逞能了?
安抚性地胡拉着李熏然的头发,凌远低头笑了笑:“这次该长记性了吧!”
他想到自己看到李熏然失踪的新闻时的心情,想到新闻发布会视频里李局长那张麻木又按捺着绝望悲恸的脸,想到熏然妈妈躺在病床上以泪洗面的那些日子,就好像刚才随着隔壁大妈的问题说出来的答案是真的一样。
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地往重症监护室去,是因为想看见李熏然,原来他是那么的想和这个人更亲近一点。
是了,这就是原因过程和答案。
李熏然乖乖地点着头,他从凌远的眼睛里看到了难过还有点别的什么。
李熏然拧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豁然开朗。
就是豁然开朗,凌远悟透什么人生真谛了?
凌远在床边坐下,见李熏然躺那儿冥思苦想,忍不住问:“琢磨什么呢?”
“人生真谛,”李熏然顺嘴溜了四个字,又压低了声音问:“你不是真来陪床的吧?”
“级别不够?”凌远笑着逗他。
果不其然,李警官又窘了,摇着头讪讪:“这不耽误你休息嘛,你这么忙。”
“今天第一天,韦天舒让我帮忙盯着点。”凌远扯着瞎话并不脸红。
李熏然“哦”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后兴致勃勃地问:“你最近买彩票了吗?”
凌远一怔,随即有种气不打一处来的无力感,睨了他一眼:“真是没心没肺。”
“我心和肺招你惹你了,让它俩好好待着不行吗?”李熏然翻个白眼,撇着嘴:“呐,别说我没指给你发家致富的明路!”
说他没心没肺真是一点没冤枉他,凌远叹着气点头:“好好好,你说号码我去买。”
李警官灵犀一闪噼里啪啦说着号码,凌远掏手机要记,电话刚好这时候打进来,凌远示意李熏然等一会儿,带着笑音接起了电话,听完那边的话,凌远表情沉了下来,语气沉稳地做了安排挂断电话。
“你去忙,我这里没问题。”李熏然。
凌远不放心,拜托了临床大妈帮忙照应着,才匆匆离开。
手术室那边来电话,廖老师被患者家属打了,凌远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是不仅仅是关心廖老师受伤没有,还有他要如何处理这件事,等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被秦少白和韦天舒轮番炸了两次。
廖老师说患者家属只是情绪激动推了他一下,凌远看着廖老师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悲伤,再三追问真相,但是廖老师仍旧坚持自己只是被推了一下。
凌远看着廖老师远去的背影,知道他和老师之间有的不再只是意识上的差距,他自己在她曾以为坚不可摧的师生关系上留下了一道鸿沟。
韦天舒他们指责他在这种时候不站出来为廖老师主持公道,指责他为了自己的改革一再的牺牲廖老师,凌远听着好友的指责,只觉得疲惫不堪。
处理完事情,已经夜里十点多了,凌远走在空旷的医院里,长长的走廊回响着他自己的脚步声,窗户外的世界一片黑暗,走廊里的灯光照亮着他走过的每一步,凌远蓦地停下回头看向走廊尽头,灯光尽处,一片昏暗。
只是一瞬间,他想起了李熏然,想起他柔软的头发和那双特别有内容的眼睛。


凌远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被病房里浑浊的空气给顶得顿了顿,病房里黑着灯,只有李熏然床边的监护仪闪着点微弱的光,门一打开,外面的灯光撒了进来,凌远就着这点光亮去到窗户旁,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缝隙,清新的空气得以进来,凌远这才悄悄来到李熏然床边,走近一看,李熏然睁着双大眼盯着自己呢。
“把你吵醒了?”凌远弯腰搬过凳子,小声问着。
“没有。”李熏然:“我没睡。”
“又不敢睡了?”凌远笑着往上拉了拉被角。
李熏然摇头,笑了笑没再接这茬,凌远听着临床老夫妇此起彼伏的鼾声,大概知道他为什么不睡了,李熏然见他抬眼去看隔壁床,忍不住也咧开嘴乐,满是羡慕地看过去:“能这么睡个好觉,呼噜震天我都不醒。”
“你当然不醒,轮到别人睡不着了。”凌远习惯的看向监护仪,听到李熏然问:“你没事儿吧?”

评论

热度(118)

  1. 风从窗前过子___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