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一点真心(三十)

玖月旧日:

    小赵医生的生物钟很准时,虽然昨晚胡天胡地闹了大半宿,早上仍是挣扎着睁开眼睛。身体很清爽,只是有点酸痛,某人的事后工作还是做的不错的,他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身体,惹得抱住他的谭宗明皱了皱眉,箍在腰上的手更紧了一些。谭宗明还没醒,头发乱乱的盖在脸上,难得的显出一点稚气来,好像昨天晚上那头狂乱的兽已经被牢牢关好。赵启平抬了一下手,力气全无,指尖微微的颤了颤,作为一名握手术刀的医生,这样失控的感觉让他有点慌乱。正待他想仔细观察一下自己的手时,谭宗明握住了他的手送向自己唇边,轻轻亲吻了一下。他的眼睛半睁,显然还未完全清醒,努力的又向小医生挨近一点,将头埋到他的脖颈处。温热的呼吸撩拨着赵启平,昨夜的情景又不可抑制的在脑海里回放。他看见谭宗明胸口上那些意乱情迷时留下的痕迹,越发觉得脸红心跳。埋在他颈项中的谭宗明突然笑了一下,低沉的嗓音揪起了他的心。“宝贝儿,你心跳得好快。”他忍不住推了推谭宗明,结果那人反而坏心眼的对着他的耳朵吹了一口气。赵启平扭过头,努力的平复着心跳,早起敏感的身体哪里禁得起一点诱惑。谭宗明的手在他身上四处点火,努力让身体回忆起昨夜的缠绵,赵启平捉住他作乱的手,却因为没有力气反而被他带在掌中抚摸自己,一声低吟溢出喉咙,宣告另一场欲望盛宴的开启。


    赵启平坐在门诊室几乎想要哭了,忍受不了诱惑就要付出代价。本就疲劳过度的身体又在早上雪上加霜,偏偏今天还是他出诊,敬业的赵医生忍住了咬死谭宗明的冲动,让他送自己上班。上班的途中小赵医生想就算这个地方再大再美自己也不要来了。离得远不说,谭宗明抱自己下楼的模样肯定被大家都看到了,简直没脸见人。谭宗明本想帮他请个假,自己有点没分寸把他折腾的够呛,可是小医生死活不同意,他只好亲自开车送他,看着小医生在车里念念有词的模样,他觉得一阵冷风吹过,不用想都知道他在说什么。拒绝了谭宗明送自己上去的要求,赵启平努力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医院,只是那个总是风度翩翩的身影不知怎么有点僵硬。


    好不容易熬完了上午的看诊,春风满面的赵医生笑的都有点狰狞了。本该去食堂吃饭的,可是自己现在真的是全身发软,只想静静的趴着,一根手指都懒得动。身体虽然疲乏,但胃却提出了抗议,搅动着想引起他的关注。赵启平按住胃部,欲哭无泪,报应啊,报应。他努力站起来想去安抚自己的胃,门却被轻轻敲响了,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保温桶。“您是?”女人笑了,“赵医生,我是谭先生家的保姆,先生特意吩咐我来给您送饭过来的。您尝尝合不合胃口。”盖子打开,上层是清甜的醉鸡,下层是鲜美的鱼片粥。看到这些,赵启平口水都忍不住滴下来,客气的道了谢送走了人便坐下大快朵颐起来。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手机来了一条短信:小医生,食物还合胃口么?最近饮食上吃清淡一点比较好。本来想亲自给你送过来,结果公司有事耽误了,你不要太勉强,注意身体。晚上等我接你下班。你的老坛酸菜。赵启平咬着勺子,笑着笑着却落下泪来。原来被爱的人用心呵护着是这样一种甜到飞起的感觉,再多的笑容也诠释不了,再多的泪水也疏解不明。



评论

热度(50)

  1. 风从窗前过玖月旧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