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窗前过

【楼诚衍生丨凌李】心有志,不能夺(下)

四壁丞相:

心有志,不能夺(下)


 (新年第一天上班摸鱼的成果~)


凌远经过了好一番周折,终于站在了李熏然家门前。


李局长老当益壮、声如洪钟,昨天在和李熏然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听到了李局长气急的声音。凌远知道他们俩的事情肯定已经暴露了,电话挂断之后也不敢贸然再拨回去,自以为镇定地给李熏然发微信安慰他,一下子发了十几条,都是车轱辘话。看了看自己发的一长串消息,凌远一下子站不住了,下了狠心给李熏然拨了回去。在等待的十几秒间隙里,他的脑子简直是一团乱麻,但有一个念头格外清晰:


不能让熏然受委屈!


凌远甚至想主动向李局长认罪,是自己拉着熏然上了“贼船”,但没曾想电话直接被挂了,他心里一个激灵,再重拨回去直接就已经关机了。


坏了!


凌远虽然不知道李熏然的家人是什么样子,但能培养出熏然这样开朗善良的孩子,他完全可以想象到他父母的痛惜和熏然两难的处境。


凌远捏着手机,慌不择路,下意识地就往医院外面冲,根本管不了值班护士的呼叫。跑到门口,看着往来的车辆和行人,凌远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只能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


还好,最后他还是想起来了熏然刑警队的队长季白,以前听他说过季白很得李局长的喜欢,再加上自己和他的爱人庄恕交情匪浅,便连忙打给庄恕找到了他,再托他打给李家去问问情况。


虽然没能问出什么,但到底还是能确认李家现在是不得安宁了。


凌远知道现在绝对不是出柜的好时机,可事已至此,他不能让熏然一个人承受这份痛苦。还是靠庄恕帮忙,不仅替他向季白问来了李熏然的家庭住址,还牺牲了假期代他值班。


凌远连夜开车,到熏然家的时候也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一整夜的奔波和高度紧张的精神让凌远的状态不甚如意,整个人风尘仆仆,满脸倦容。


凌远还是整了整身上的西装,对着镜子抓了下头发,深吸一口气,按下了李家的门铃。


来开门的应该是熏然的母亲,和善温婉,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见一个陌生人在自家门口,柔声地问他找哪位。


凌远向李妈鞠了一躬,沉声道,“伯母您好,冒昧打扰了,我是凌远,是来找熏然的。”


李妈还没从他的举动中缓过神来,就又被他的话给惊到,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捂着嘴哭了起来。


凌远见状赶忙拿出手帕来,就正对上了来看情况的李局长,还有他身后的李熏然。


“老凌?!”


李局长乍一见凌远,正觉着对方眼熟,还没来得及细想,听见李熏然这么一声,就知道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凌远也不敢多说什么,又向李局长深鞠一躬,“伯父您好,我叫凌远,是熏然的爱人。”


“你是多大的脸,居然还跑到我们家来了!”李局长扶着妻子,直接把凌远拿着手帕的手给挥开了,挺身在前冲着就是凌远一顿骂。“你赶紧给我走,我们家不欢迎你!”


李局长说完也没等凌远说些什么就半推着李熏然进了屋,直接关了门。


凌远虽说是见到了李熏然一面,但心都纠成了一团。他的向日葵叶子也蔫儿了,花盘也耷拉了,只一双鹿眼巴巴地瞧着自己,就让凌远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嘴巴子!


里面的李熏然也不好过,昨天他从中午就跪到了晚上。李妈出房间准备晚饭的时候见他还挺着背跪在那儿,心疼得不行,也顾不上别的了,拦着李局长不准他再说什么狠话,这才勉强过了一夜。李熏然并不想在这种时候退缩,但眼看年假就要到头了,他也不愿意再让父母难过,正是两难的时候,凌远居然来了!


老凌那么聪明,肯定是知道自己不小心出柜了,才辛辛苦苦地赶来支持我的。他的脸色好差,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东西,胃有没有疼……


李局长一看李熏然魂不守舍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为了个男人,你看你这像什么样子!”说完李熏然一句,对把自家白菜拱了的凌远更是没有好话,“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也只有你这种满脑子都是破案的傻小子才会被骗得死心塌地……”


“爸!”


李熏然一插话就被李局长镇压,“怎么,为了个外人还要跟我犟!”


李熏然哪见过自己的父亲这样,当即改变策略,软下口气,“不是,爸,老凌他对我的好我十张嘴也说不到点子上,但他家里情况特殊,整天在医院里工作,胃病很严重,他这次突然过来肯定不舒服,要不您还是让他进来喝口水?人家不知道救了多少人,您也看在那些病人的份上?”


李熏然本也不敢指望就凭自己几句话就能让李局长心软,这话也多半是朝着李妈说的,谁知道李妈还没说出什么话来,倒是李局长沉吟片刻竟然松口了。虽然原话是“让那个臭小子滚进来让我审审!”


这人一进来可就不只是喝口水了,一开始李熏然还顾忌着自己爸妈,没敢耽搁就把人领进了门,凌远轻轻捏了捏他的手心,李熏然整个儿就晕乎了,哪还有半点颓丧的样子。也不怎么怕李局长生气了。


我家老凌来了!


李熏然知道凌远从昨晚开始就没吃东西,也顾不上别的,就要去给凌远热点饭菜,凌远都拦不住,也不好在人家父母面前太出格,只能随他去,迎着李局长若有所思的目光而上,张了张嘴,只叫了声伯父,就被李局长打断了。


“你是不是在西安的时候进过局子?”


“啊?”


“什么?!”


凌远愣住了,一旁的李妈也吓了一跳。


李局长这才发现自己的话有歧义,干咳了一声修正了一下自己的话,“我是说你以前在西安是不是救过一个犯人?”


“您说的是我被劫持的那会儿?”


被李局长一提,凌远马上就想了起来,当时他去西安参加一个医学论坛,偏偏倒霉被一个在医院急救的嫌疑犯给挟持了,那人确实是伤得不轻,脑子也昏昏沉沉的,下手自然不晓得轻重,手里的刀子一碰上凌远就在他手臂上划了一道,凌远当时不敢乱动,谁知道嫌疑犯还没怎么着自己就不行了,还是自己看出他有潜伏的哮喘给他做了急救。


难不成那个时候还见到了未来岳丈?!


凌远一看李局长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这事儿肯定给他留下了印象,顿时在心里捶胸顿足,当时怎么不表现得英勇一点,急救的时候也该先自己止止血、对人动作温柔点啊!


“伯父,我平时还是经常锻炼身体的,以后肯定能照顾熏然……”


“谁跟你说这个了。”


当年李局长在西安参与了那次贩毒团伙的抓捕行动,就一直记得这么一个临危不乱、德艺双馨的好医生,谁曾想再见面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况。一想到自己还曾经希望能够让李熏然跟着他好好学学,真正是啪啪打脸。


一旁的李妈这个时候也是实在担心在厨房里的李熏然会把厨房给毁掉,想了想还是去帮忙了。


这边陷入谜之沉默的两个人也是大眼瞪小眼,直到李妈端出饭菜来才稍微缓和了一些尴尬的场面。李熏然张罗着大家一起上桌也没再说些什么,四个人倒是和谐地吃了顿饭。


眼看初七就要上班了,本来李熏然也就该走了的,谁知道回家过个年会被迫出柜,搞得他也不敢先说要走的事情。现在凌远过来了,他也就顺势说了要回上海的事情。李局长虽然对他这种鸵鸟行为敬谢不敏,但考虑到工作重要,还是松了口。


李妈帮着李熏然收拾行李,凌远就在客厅坐着,真是让李局长憋屈得不行,这凌远软硬不吃,不论自己说什么,就是一句话,“我跟熏然会好好过日子的”。李局长这一辈子遇到过不少硬茬,就没见过凌远这样的,你说出一句话,他能绕着这一句说出一大段来证明他的结论,还一脸温文尔雅,让人不好破口大骂。


最后送李熏然出门的时候,李局长也只能再重申一次自己的态度:他是决不会同意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


李熏然虽然从小就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但也从来不会让父母伤心,这次的事确实让他很难受。上了车之后就抓着凌远胳膊不说话,直到凌远说了之前在西安发生的事情他才活泛起来,眨了眨眼睛就盯着凌远看。


原来老凌就是我爸夸个不停的“勇救歹徒”的青年啊!


把凌远看得都别扭了,亲了亲李熏然的眼睛,“熏然你放心,我觉得对咱爸这种嘴硬心软的人还得软磨硬泡,以后咱们每次放假都回来拜见,他们老俩口总会愿意了解我、接受我的。”


李熏然笑得见牙不见眼,也亲了亲凌远的脸,“可我们放假经常要值班的,我们能凑到一起几次啊?”


“放心,不是有庄恕和你三哥吗?当初为了为他们的爱情事业添砖加瓦我们可帮了不少忙,这次轮到他们帮我们了。”


“老凌,你好坏呀……”李熏然揪了揪凌远的耳朵,张牙舞爪地凑到凌远面前,被凌远抓住手就亲了一口。


“只对你一个人好。”


“老流氓……”


 (FIN)




这个脑洞终于完结了,虽然我不会再写后续了,但唯一可以剧透的就是:最后王子和骑士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评论

热度(35)

  1. 风从窗前过Goldfish bowl 转载了此文字